位面纵横

第64章 叹息之墙,能力卑弱者止!

烈焰之卷,破魔法者 第六十四章:叹息之墙,能力卑弱者止!

“你?”冰魂淡淡笑着,静静等候着他继续将未说出的话说完。?

野蛮人沉默不语,只是将惜之如命的长刀从暗色刀鞘中取出平端在众人面前,然后他轻轻地有节律地叩着刀柄,在药剂师了然的目光中刀柄末端忽然掉落,一卷黝黑的墨色皮纸滑了出来。?

锋神圣而虔诚地将看不出什么材质的神秘纸卷铺开,一个奇怪的立方体与一顶颜色黯淡的古拙王冠跃然纸上,图的下方是些看似极其拙劣的文字,晦涩难懂。?

“野蛮人在荒凉的黄羊荒地已经没落了太长的岁月,分散的部落正在逐渐遗忘他们的信仰,”锋的脸上骤然现出极度的痛心,他自顾自地缓缓说着,“也正在遗失祖先流传下来的瑰宝,魔纹之语,那些能够借助天地自然的纹理去与世间万物沟通的自然之语者早已经湮灭在野蛮人的信仰里太多年代。而我的部落,我的老师,最后继承着高贵的闪米特血统的迦勒底王族也已经死去。”?

他的眼角不可抑制地滑过两条泪痕,肩膀剧烈地颤抖着:“也许,野蛮人最终将成为荒原上的被遗忘种族,因为我们无法取回圣物‘国王之冠’,闪米特遗族辉煌文明的承载。无数位野蛮人魔纹蛮武士都曾经带着寻回‘国王之冠’的使命踏上各族的领地,但是很多年后,能够幸运地回来的人却都一无所获。”?

聆听者们静静地感受着这段属于野蛮人,哦不,闪米特遗族的历史,一言不发。?

“在导师即将告别尘世,他的王族血统即将消散于世间的时候,血脉最后的印迹燃烧意外地在野蛮人祭祀先祖的远古祭坛上显示了闪米特遗迹的位置。于是,为了挽救整个闪米特民族,导师便将他的感知永远地封印在我的身体里,作为最德高望重的野蛮人远古祭祀,他具备的王族血统能够帮助我感知到国王之冠的呼唤。但是在前往被封印的闪米特毁灭王朝遗迹的路上,会有魔法帝国的三道至高之墙阻挠闪米特血统后继者的脚步,就是这里。”锋粗壮的指节在国王之冠旁边的空白处轻轻按压,一幅尘封已久的图画缓缓浮现,“叹息之墙,意志薄弱者止!冰封之墙,能力卑弱者止!死亡之墙,信仰不洁者止!”?

“精神魅惑,冰封幻觉……”锋讲述完之后,格林当即开始思考他曾经在导师藏书室内翻阅的资料。?

“那这个结构奇怪的方盒子是什么东西?”对与铁相关的一切都怀着莫大兴趣的铁斧忙问起那个神秘机械的事情。?

“嗯,”锋沉吟一下,“按照古闪米特语,那是深蓝魔钥,闪米特古语是‘轮转的救赎魔方’。是打开最后的阿古依之门的钥匙。”?

说着,他从口袋里取出一块血红色的长方立体:“在每座墙被摧毁之后,都会有一枚这样的魔钥碎片,它们是闪米特帝国炼金术的化身。这是在冰魂你摧毁那座强大的叹息之墙之后,我在碎片里寻找到的,说实话,冰魂你能够打碎它真的让我很惊讶,古卷轴纪录说除非是意志极其强大的神才能够免疫它的幻境,否则只有闪米特血统的人才能够按照魔法帝国法神的诅咒进行意志考验。”?

锋眼神闪烁着望向冰魂,极其疑惑,按照道理来说面对圣域之虫布诺邓希都要燃尽生命力的冰魂是绝对不可能拥有神域那骇人的能力的,但是他竟然就能够豁免叹息之墙的诱惑。所有其他人也是目光灼灼地盯着他,眼神耐人寻味。?

“哪有那么玄奥。”冰魂忙笑着摆摆头,“也许是年代太久了,叹息之墙也失去了大部分力量吧。我当时也就是强忍着脑袋里的疲惫,冲过去猛地打碎那堵怪墙而已。”冰魂心里想着,不过也确实不是他,羽落的意志本来便已经是超越神域的,异常之强大,对付凡域的某个远古魔法文明的法术本就是容易之极。?

冰魂这么说了,其他人自然也都信以为然,怎么说神域那也是诸神的领域啊,凡域怎么可能出现。?

只是深谙叹息之墙强大的锋眼睛里仍然闪着光。?

“那,也就是说,接下来如果我们摧毁这座冰封之墙,那么也会有同样一块魔钥碎片?”冰魂很自然地笑着,将话题引开。?

“当然这样。”锋忽然严肃起来,“我必须警告大家,在闪米特残存的资料里,死亡之墙上封存着的是异常强大的闪米特祖先的遗魂,他们的能力非常强大,而且在冰封之墙后面有着能够吞噬能量的古塔斯黑水晶,我们如果跨入到黑水晶的世界,那么能力便会被强烈抑制。”?

的确,冰封之墙便已经如此难以突破,那么作为最终防线的死亡之墙的可怖绝对是难以想象的!?

沉默良久,冰魂笑着打破了沉寂:“锋,你一定要选择前进吗?”?

“野蛮人的所有荣耀和骄傲,此时都寄托在我的身上,寻找回我们的信仰,重现闪米特人曾经的辉煌,是抚养我到成年的老师这辈子的愿望,我没有选择,只能前进!”野蛮人攥紧拳头,异常坚定地道。?

“既然如此,我们都是伙伴,怎么能够把你扔在这里被虫子啃掉呢?”冰魂笑骂着,伸出拳头重重地锤了野蛮人壮实的胸部一下。?

“远古文明遗迹啊,肯定会有很多的金币!矮人绝对为金币而向前!”铁斧笑嘻嘻地挥挥板斧。?

“到哪不是历险!”牛头人很简洁地说。?

“你就不用用这种充满仰慕的眼神看着我了,伟大的召唤法师怎么能够让他忠实的信徒独自踏上那未知危险的道路,我与你们同在。”胖子拍拍野蛮人的肩膀,很神棍地说。?

“随便你们了,等发现遗址后我可得收集些炼金物品带给导师。”药剂师也没有反对。?

野蛮人眼里噙着感激的泪花,重重地点点头,独自大踏步地举着双手向冰封之墙走去。?

“他疯了?”萧瑟冷风中,矮人看着他决然的背影,愕然道。?

“冰封之墙懂得投降吗?”召唤法师疑惑地回头看看同样木然的同伴。?

“冰封之墙,能力卑弱者止。”冰魂喃喃低语着,望向锋伸展开的双臂的眼神里浮现出一丝明悟和敬佩。?

冰焰骤起,狂烈的硕大冰蛇扭转着身体,急速向满脸无畏的野蛮人抵近。?

“回归吧,闪米特的骄傲!”冰蛇及身之际,他猛然咆哮,吼声震天!?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