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面纵横

第65章 冰封之墙的力量

第六十五章 冰封之墙的力量

风在低吼着,虚无的冰之焰火充斥着冰封之墙前的每寸土地,生机灭绝。

死亡,闪米特遗迹的永恒代名词,那些贸贸然闯入的探索者以及土著的虫子都无一例外地倒在那辉煌的灰烬上,化成覆盖在它曾经的喧嚣上的一层浮尘。

但,此时,它却正欣慰地望着他的后裔同远古流传下来的魔咒做着生死存亡的斗争。闪米特的血在沸腾,野蛮人锋面色痛苦地融入那些肆虐的冰蛇中,忍受着撕心裂肺的剧痛,眼神里却透露出几分视死如归的温柔。

冰魂久久地看着前方迷雾缭绕的群山,白雾的海洋将所有的罪恶深深掩埋,他不知道虫族在那些山峦的深处酝酿着什么样的可怕阴谋,在那一刹那间,他忽然在那令人敬畏的神秘面前感到有几分惊惧。但随后,他清醒过来,感受着充满身体的温暖,忽然明白,在很久以前是母亲为他选择着路,而他热爱着母亲,所以听话地遵循着安排好的轨迹运行着,而在随后失去她的日子里,他痛恨那些记忆,痛恨他曾经寄托的没有能够保全他最爱的母亲,所以他失去了信仰。固执地走上复仇之路的他以为他能够按照既定的路继续走下去,直至完成使命,然后安详地离去。但是,此时,他最终了解了自己的内心。

“我本凡人,所以只是风中齑粉,有时不得不按照世界的逼迫前进,”他神经质地喃喃自语着,“我为我失却信仰,没有方向而苦恼,唯有此时我才明白,即使命运没有牢牢被我攥在手里,能陪着他们一起飘荡本来便是我最大的幸运,也是我永远的骄傲。”

在冰魂垂首沉思的时候,他没有望到。眼睛里喷薄着火焰的野蛮人此时正在冰焰的滔天巨浪中摇摇欲坠。时间的风并没有消除那堵狰狞笑着的来自已逝王朝的巨墙上镌刻的魔咒,即使曾经施展下这个妄想阻止闪米特遗族辉煌重现的魔咒的家伙也早已经埋入地底。

矮人的眼里燃烧着熊熊怒火,靠着矮人对于生命的感知,他感觉到那股自信的意志正在缓缓动摇和崩溃。冰封之墙,能力卑弱者止,那故意设下的屏障超过野蛮人所能够承受的太多。

“卡兹-库里!”他怒吼着山地矮人的始祖铸造矮人所流传下来的古语,猛地冲了上去,板斧在空中翻滚着,毫无畏惧地迎向嘶嘶作响的冰蛇。

冰魂被矮人门战役中成千上万的灰矮人、铸造矮人、丘陵矮人们曾经吼着的声音所惊醒,敏锐地意识到了锋的处境。同时,他也明白,他们也已经没得选择。

“你没有放弃的资格,野蛮人!”他冷静地呐喊着,同牛头人一起向前冲锋,“你那些挣扎在蒙昧中的同胞,都等着你带去胜利的消息呢,懦弱的杂种!”

“我不是!”精神恍惚的锋猛地一激灵,力量缓缓地从四肢百骸中涌上来,他铜铃般的眼睛瞪大着,盯着异族血统所不能视的考验。

冒失冲上的战友们同样陷入麻烦中,尽管他们成功地为伙伴分担了伤害。

没有任何生命的冰蛇按照咒语留下的意志尽职尽责地对入侵者发起进攻,能够从瑰丽之峰上无数蓝水晶中汲取能量的魔法阵源源不断地生成着这些缠人的玩意。

在第一时间,气势汹汹的矮人便被无边无际的冰蛇狙击在一角,极寒的气息在他四周纠缠着,让他逐渐失去体温和敏捷。通常,随着寒冷而来的还会有绝望、认命以及沉沦,这些能顷刻间让巨厦颠覆的颓丧情绪。

矮人引以为傲的长髯上已经冻上了冰霜,上下翻飞的板斧并不能有效地抵挡住四面八方涌来的冰蛇,他只有苦苦支撑着,等待同伴的救援,或者将希望寄予野蛮人能够成功地通过考验。

没有默契的营救已经陷入危机,各自为战的他们不得不独自面对所有方向扑来的冰蛇,没有可以将后背托付的伙伴。

苦笑着的召唤法师驱使不动坐下的紫影猎风豹,只能颓然地站在冰蛇覆盖的区域之外,向他信仰的神灵祈祷庇佑。同样,这也绝不是属于药剂师的战斗,格林冷静地从折叠空间中取出炼金傀儡,准备在死神来临的时候,用魔导巨炮轰碎他的镰刀。

冰魂从来都没有感到像现在这样窝囊和丧气,那些绵绵不绝扑来的冰蛇消融着他的斗气防御,他每刻都能够清晰地感受到力量的流失。那些冰蛇绝非单纯的冰霜,而是燃烧的冰之焰所组成的武器,是冰与火缠mian而生的消融之焰!与湮灭有着极度相似的冰焰腐蚀着他们的力量,如同湮魔的效果般令人绝望。

“相信你的伙伴!”他的意识里深沉的声音回荡着,智慧古树透过他的眼睛看到了窘境,用不容置疑的语气鼓励着。持剑的少年咬着牙,承受着无数条翻飞的冰蛇,向身畔的牛头人靠近。

迪巴洛特的战争图腾上洒下一片血红色的光华,将他魁梧的身体包裹其中,脸色涨红,无法说话的牛头人用目光向同伴表示着对自己无法前进的歉意。

最后,冰魂和迪巴洛特终于胜利地会师,互为犄角的他们大大地缓解了战斗的压力。但是对于矮人他们已经爱莫能助,他冲得太前了,已经被密集的冰蛇充满了身旁所有的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