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面纵横

第66章 叩门,死亡之墙!

第六十六章 叩门,死亡之墙!

然而,世间的事情并不会总是让人绝望,不是么?

为寻觅希望而走出荒野的野蛮人成功了,漫天嚣张的冰蛇忽然如同梦中浮现的恶魔般偃旗息鼓,消失无踪,留下四张愕然与惊喜交织面面相觑的面孔。

“我在大山的火炉里亲手打造的锁子甲啊!”矮人心疼地看着看着自己被冰蛇腐蚀得锈蚀的精钢锁子甲,气冲冲地干嚎着,完全没有看到自己短小的双腿已经**裸地暴露在空气中。

脸色苍白得如同白纸般的锋无力地踉跄着回到同伴们身边,将考验的经历告诉了他们。

“是阿古依门,迟瓦神庙之前的建筑,在迪加勒底诸位祖先的面前,我不知道是否是冰封之墙将我的灵魂带到那些痛苦与嘲讽编织的梦幻里,”他摇着脑袋讲述着,瞳孔剧烈地收缩着,“是那该死的魔咒,魔法王朝宫廷顾问斯帮法尔蓝留下的画面,他用锁链编织了那些该死的谎言,妄图欺骗我的眼睛,但是我明白我的先祖都是铁骨铮铮的汉子!

“他们屈辱地跪在神庙前,我知道那是假象,但至少我知道,我们信仰的神灵,是位号称‘负之轮回协奏曲’的法术之神。他的法杖还留在神庙里,是的,在战争中最后唯一留下的只剩下了神庙,”说到这里,他的眼睛里难免闪过一阵沉痛,沉默片刻,他继续说道,“在我的面前出现一位同我完全一样的野蛮人蛮武者,我必须击倒他!”

“没有人会与自己为敌,所以我们最不熟悉的永远是自己。在前期,我不得不被动防御,尝试去熟悉自己的战斗方式。曾经有那么一段时间,我感觉我就要被打败了,但是你的声音唤醒了我沉迷的意志,”野蛮人感激地向冰魂颔首致意,后者耸耸肩,示意他不必客气。

“那时我才明白如何去超越自己,不能沉沦,为他们战斗才能够让我保持热情!是意志和责任支持着我发动反攻,我必须选择进攻,逼迫我的幻象防守,因为蛮武士唯一的战斗方式便是进攻!”他翻翻手,微笑浮现出来,“就这样,我就取得了胜利。得到了蓝色钥匙。”

“钥匙让我们看看!”格林对他的战斗经历毫无兴趣,专业使得他对那件组合钥匙产生了浓厚的兴趣。

野蛮人伸过手去,将那件带着他的体温的炼金物品小心翼翼地递给好奇的药剂师。

“迷人的棱角,紧密的连接,还有这些奇异的纹理,真是令人迷醉。竟然能够用同样的材质制作出同那个零件同样精妙的东西,真是高超的炼金技术啊。”出身炼金名门的药剂师惊叹着,从戒指中取出观察镜细细地看着它的每个连接,每个凸起,同另一件钥匙比较着,寻找它们的规律。

“然后呢,有什么发现?”暴躁脾气的矮人过滤去格林的喋喋不休,直接地询问道。

“没有,”他遗憾地抬起头来,“惊人的完全相似,或许只有得到所有部分,才能够揭开谜底。”

“那就继续前进吧。”冰魂略有遗憾地道。

在昼夜轮回之后,他们穿越了瑰丽之峰下面的狭长通道,并在黄昏降临之前抵达了最后的墙。

死亡之墙,信仰不洁者止。

第一眼目睹这座至高之墙让人有什么感觉,如果是冰魂来说的话,他感到令人窒息的沉重。

那些能够直直地看到人心的眼神,在暗雾笼罩的墙里发散着深邃的光泽,一眨一眨地,看得人毛骨悚然,又欲罢不能。他们仿佛能够听到那些诱惑的呢喃,明知道那是虚幻却兴不起半分抗拒的念头,心里带着隐隐约约的欢喜想要投入他的怀抱。

“是暗黑禁咒,信仰的召唤!”熟悉的黑暗波动瞒不过地狱的骑士,墨索卡在第一时间提示冰魂,“有人称之为最无用的禁咒,但大师们都认为它是最难以预料的禁咒,因为一旦成立,他将彻底摧毁受咒者的所有。在太古年代,一位狂信徒创造了这个禁咒,但是他却因为这个咒语而疯狂,禁咒将彻底地考验你的信仰,本心能够为你找到豁免它的方向,但即使是大师也往往找不到本心。”

“我想我可以试试。”沉吟片刻,冰魂同他交流,“如果这玩意都能够摧毁我的意志,那么我也不必存在这世间!”

“相信你自己的信仰。”冥血骑士随即微笑。

锋已经做好了准备,经过一夜的休整,他已经确信自己达到了巅峰状态,可以挑战那堵直面人心的死亡之墙。于是他挥挥手,大踏步地走上前方,声音从墙上反射回来:“闪米特的子孙绝不会后退,大家看我如何胜利吧!”

在无数道眼光笼罩下的野蛮人缓缓走到墙下,将手掌放到了墙的表面,他的身体随即巨震,然后归于沉寂。

冰魂静默地看看周围的伙伴,灰斗篷笼罩的阴影下浮现淡淡的弧度:“我也去试试。”

缪里斯想要阻止他,却被格林拉住,药剂师眼神凝重,对着他摇了摇头,没有说什么。

缪里斯张张嘴,在那些洞察人心的眼睛面前,却没有说出话来。

(忘记了,昨晚上是十一假期的最后一天,网线该断的,所以没有来得及上传,昨天的两章今天发上来,状态不怎样,所以昨天只写出来两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