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面纵横

第76章 傲慢,对蔑视的挑战!

第七十六章 傲慢,对蔑视的挑战!

久久,他们从甜蜜的簇拥中分开来,冰魂握着她柔软的手掌,轻轻抚着她流银的长发,低低地重复着当日的誓言:“在帝皇星的见证下,我冰魂.陨星.金以我挚爱的母亲与我骑士的荣耀的名义起誓,只要生命生生不息,你仍深爱着我,我便愿意用生命来维护我的爱,无论付出何种代价!因为爱,我可毁天灭地,永堕魔狱,那时,我将在地狱中微笑,爱永不变。”

“我的誓言从未变过,这辈子,我都不会再离开你。”情至深处,冰魂的身体颤抖着,自责地看着眼前憔悴的人儿,眼睛一眨不眨,仿佛要将她揉到眼睛里去。

“我以为你再也回不来了,”她尽情地呜呜哭泣着,“前线幸存者的名单里没有提到你的编号,我去追着他问了好多好多遍,可是都没有你。我满心里想的都是你,韵儿真的好怕离开你。”

冰魂心里交织着爱恋和自责的复杂情感,他颤抖着双手从七度金戒指中取出那件“深蓝潮汐之舞者”,在众人的惊叹中将这瑰丽梦幻的精美额饰为她戴上,宠溺地道:“我带回来这件‘深蓝潮汐之舞者’,给阿韵赔罪。”

原本便绝美的容颜,配上这件大师精心制作的额饰,顿时令天地为之黯然。

两人正沉醉在这温馨的气氛中,横空中却忽然猛劈来一记狂怒的剑斩,暴虐的杀意直指全无防御的冰魂。汹涌澎湃的圣剑气幻成锐不可当的月刃,直袭向冰魂的背部!

距离是如此之近,但是感觉敏锐的冰魂仍然迅速地反应过来,电光火石之间,圣光之铠轰然降临,光辉圣从龙的图案剧烈澎湃,咆哮的龙吟声怒吼着将固化装甲所蓄积的能量释放出来,绝非青之阶位剑气所能够抗衡的庞大力量令所有在场的学员为之震撼。

在圣光之铠包裹中心的冰魂爱惜地将被他紧紧保护在怀中的柔顺的宝贝放开,转过头来时已经是面若冰霜,杀意凛冽!

曾经在无数杀伐中挣扎走过来,看过无数生死繁荣的破灭和衰败的冰魂在他杀意大盛的时刻毫无保留地将那深入骨髓的暴虐和蔑视释放出来,冥焰之剑诡异地振着剑鞘凄厉地鸣着,贪婪、嗜血、饥渴、杀戮等强横的意志在呼啸着,仿佛群魔乱舞!

他昂着头向前迈出一步,毁灭生机的冥焰在坚硬的青石板上硬生生灼烧出一只黑色烧焦的脚印,在圣光之铠洁白若雪般神圣纯洁的圣光之外,那层不灭的毁灭之火竟是如此将残酷和美丽交织,妖异得令人兴不起半分反抗的念头。

头脑混乱的圣骑士那伊索.寒已经没有半分能够取胜的自信,然而嫉妒和愤怒引发的怒火已然摧毁了他的理智。

“该死的家伙,还有你这卑贱的女人,全部去死吧!”

静止的重剑忽然散成无数缤纷的流光,带着绚丽的雷暴,在苍穹中炸裂成无数紫色阴雷,在弧光闪烁的明灭之下,将冰魂与他身后的星韵全部笼罩在里面!

灭魔之舞最终技,神之弑,已然发动!

素来沉稳如无波之水的冰魂愤怒了,斯世间与自己最为亲密的人竟然被人辱骂和攻击,性格中因为那些挥之不去的阴暗而带来的偏执使得这位少年抛却了善良和隐忍,毫无保留地挥起那下一刻就要吞噬鲜血的无锋巨剑!

巨剑为盾!

在偷袭者骇然的注视中,浓郁的辉煌之力在那冷漠少年幽暗的剑刃上绽放,晶莹剔透的光之壁墙稳稳将来势汹汹的神之弑抵挡在外。

剧烈撞击带来的巨大尘嚣散去之后,喃喃着“不可能”的那伊索骑士惊惧地望着从重重尘烟中漫步而出的恶魔,踉跄着后退几步,跌倒在地上,狼狈之极。

元素骑士系三年级部首席,曾经战胜过皇家魔武学院的代表人物之一作为火元素系首席的林波学长的青之阶位圣骑士那伊索.寒,龙魂骑士学院的骄傲,在施展其最强技偷袭之后,竟反被对方轻描淡写的防御威慑得屁滚尿流,噤若寒蝉!而且对方竟然仅仅是刚入学未满半年的新生!这何止是滑天下之大稽,围观的学员都简直难以相信自己的双眼。

但那一剑立威的少年,却仍旧意气风发地迈步向前,死亡与灭绝的冥焰随着他的怒火嘲弄般地变幻着绝望到来的前奏曲。

“那伊索.寒,高贵的圣骑士,您的骑士精神指引您同盗贼般偷袭手中没有任何武器的陌生人吗?”他毫不留情地讥讽着这位脸色苍白的圣骑士,“竟然,还要对对你没有丝毫戒备之心的星韵痛下杀手!”

围观者的脸上不约而同地现出几分鄙夷,皇家魔武学院与龙魂骑士学院的宿仇显然加剧了这种情绪,窃窃私语声顿时响起:

“对毫无反抗的女人出手,龙魂骑士学院的卑劣骑士精神啊。”

“偷袭者,无耻的家伙”

……

那伊索的情绪在这难堪中却反而慢慢稳定下来,屈辱的表情深深掩埋在满脸的寒霜之下,他将骑士重剑收入鞘中,拍拍尘土,绝望与忿恨的眼神在星韵的身上掠过,然后深深定格在冰魂的脸上。

眼见他即将离去,冰魂却再次开口:“听闻那伊索圣骑士在本职业上造诣颇深,我,冰霜剑士,冰魂.陨星,想要以圣骑士职业技能跟您切磋切磋,不知道龙魂骑士学院的骄傲有没有胆量接受?”

那伊索离去的脚步猛地一滞,僵硬的头部木然地转过来,声音苦涩:“为了龙魂骑士学院的荣耀,那伊索必当奉陪到底!”他根本没得选择,对方以剑士的身份提出以圣骑士技能为比试方式,而且指名为龙魂骑士学院的骄傲,为了学院的声誉,他根本没有任何选择!

在簇拥的学员们的欢呼当中,冰魂淡漠的脸上露出丝丝残忍的冷笑。

似是嘲讽,又是不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