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面纵横

第77章 崛起的星辰,一剑光寒十四州!

磐石之卷,点金之手 第七十七章:崛起的星辰,一剑光寒十四州!??脸色阴沉不定地向演武场走去的那伊索保持着寂灭般的缄默,他的眼眸里燃烧着愤怒的火焰,攥紧剑柄的右手早已经暴起狰狞的青筋。然而,沮丧与无力同样充斥在他的心间,敌人的强大使得他素来的高傲已然荡然无存,这场战斗注定不过是徒取其辱而已。?

身后的星韵轻轻扯了扯冰魂的衣襟,待得恋人熟悉的温柔脸孔出现在她眼前之时,她却有些羞赧地低下美丽的脑袋,揉着衣角带着点局促地道:“魂,那伊索是家里很看重的人,你们还是不要发生冲突。”?

“没事的,”冰魂轻轻抚了抚她柔软的流银长发,目光温柔如水,“我要你坚信,阿韵,只要我在,就没有人能够伤害你!”?

很多年后叱咤风云的少年,在学院时代便有着如此的坚定和守护啊。?

星韵扑闪着闪亮的能揉出水来的晶莹眼眸,深深埋进冰魂的怀里,脸上满是幸福的笑意。?

人群环绕之中,他们缓缓向元素剑士系的演武场移去。因为战争而有些沉闷的校园沸腾了,来自元素剑士系一年级的冰霜剑士,平民冰魂.陨星,即将挑战龙魂骑士学院的元素骑士系三年级首席寒之氏族的那伊索.寒圣骑士!?

而且那位籍籍无名的剑士竟然是“狂妄”地宣称要仅仅使用圣骑士技能来击败这位龙魂骑士学院当代骑士的代表人物!?

霎时间,无数或无所事事或埋头魔法的学员和各职业导师们纷纷汇聚在这个已经被遗忘很久的剑士分支的演武场上。?

“冰魂,你这小子,刚回来不到我那报个平安,就惹这档子麻烦事!”深幽剑圣布利斯曼大笑着从楼顶上下来,却没有半分埋怨的意思,满是欣慰地仔细看了看自己的得意弟子,随即喜不自禁地狂笑起来,“好小子,待会打完了,跟导师我切磋切磋。”?

学员们不禁哗然,难道眼前这位剑士都能够同圣域之下第一人,“暗夜的造访者”深幽剑圣布利斯曼相抗衡吗??

冰魂哽咽着同导师拥抱一下,此去一行不过两月而已,但是却在生死边缘轮回过太多,甚至差点就没有机会能够回来。差点老泪纵横的导师狠狠地拍了拍冰魂的脑袋,指了指人声鼎沸的演武场,道:“去吧,冰魂,别给导师丢脸!”?

冰魂抬起头来,看到他有些湿润的眼睛,刚要说话,导师却伸手擦了擦眼角很是沧桑地道:“人老了,秋风一吹,就有些受不了啊。”?

冰魂对着死要面子的导师洒然笑笑,斜拖着沉静的冥焰之剑跃到万众瞩目的演武台上。?

那伊索已经穿上寒之氏族收集的名铠之一的“徽暗凝视”,手中龙魂骑士学院配发的制式骑士重剑也已经更换成那柄在冰魂曾经目睹的交流战中所使用的大剑“驱魔者之刃”,右手食指上的戒指更是散发着莫名的灿烂光彩。熟悉龙魂骑士学院的精英人物的三年级灵通人士已经骇然地发现,这位百战百胜的强大圣骑士已经将所有曾经使用过的手段都开启到最佳状态!?

“那伊索.寒,圣骑士,佩剑‘驱魔者之刃’,铠甲‘徽暗凝视’,向您请教。”礼貌性的骑士古礼在简单的介绍之后施过,圣骑士平静地退到场地的西方,等待对方的回礼。?

这介绍却使得所有的导师们更为愕然,难道是他根本没有取胜的信心,所以才不愿让自己的学院蒙羞?重剑士系的斯卡拉导师不禁为自己的想象力而倾倒,自觉如果去写YY小说都能够同唐家三少相媲美了。?

冰魂没有让他多等,更为标准的礼节行完之后,他将冥焰之剑横在身前,辉煌灿烂的金甲“圣光之铠”骤然降临!?

“冰魂.陨星,冰霜剑士,皇家魔武学院一年级部普通学员,佩冥焰之剑,名‘灼热之刃’,铠甲‘圣光之铠’,”满眼寒芒的冰魂轻轻撇嘴,不屑地笑笑,“但对付你,用不着这铠甲!”灿烂夺目的铠甲顿时又凭空消失在围观者的视野中。?

缪拉导师兴奋得猛摸拉茬的胡子,不禁在心里暗赞,这小子对龙魂骑士学院元素骑士系三年级部的最强者竟然都能够表现得如此强势,看来我们元素剑士系注定要因为他而大放光彩啊。?

满脸涨红的那伊索.寒被一而再地羞辱,愤怒已经淹没了满心的怯懦,在战斗刚开始的时候便开始猛烈蓄积斗气,为持续地释放强力圣剑技而做准备。“徽暗凝视”上慢慢泛起炽亮的金光,若隐若现的符文围绕着那夺目的金甲飞舞着,圈圈金色光晕在那伊索.寒骑士身旁形成坚固的护罩。“驱魔者之刃”在圣光的沐浴之下,霍然而亮,剑刃上竟莫名闪耀起一抹鲜灼的血色!?

“‘灭魔之舞.裂空战矛!’”蓄力完毕的那伊索猛然将大剑挥舞,澎湃的圣光在剑刃上化作漫天华丽的光之利矛,正是裂空技的进阶技!呼啸的光之利矛宛若流星之雨般无所不在,威势煊赫之极!?

刹那间,星辰漫天,圣光咆哮!?

演武台下的观众无不骇然,竟然没有决斗前的试探,直接使用寒之氏族的传承技,难道他所面对的少年竟然是强大到如此令人心惊胆寒的敌人么??

在无数人掩面惊呼,目不忍视之时,冰魂竟然淡然地举起大剑,云淡风清轻描淡写地在虚空中挥出一圈无华剑轮,光轮纵横朴质之极的剑光宛若浮夜清梦中情人的触摸般轻轻抚上那致命的剑技!立时,仿佛泥牛入海雪沃沸汤,飚射而至的剑光竟然如此轻易地如云中雾霭般消散无遗!?

纵然是龙魂骑士学院的三年级生首席,纵然是寒之氏族的天才圣骑士,那伊索.寒也不过是青之初阶而已!对于依靠炽之精灵使能够随意驾驭蓝之阶位武力的冰魂,又岂能够造成半点威胁!?

在众人或惊骇或艳羡的目光中,那白衣少年漫不经心地轻轻拂去罗衫上的尘灰,仿佛做了件拍死只蟑螂般微不足道的事情,才抬起头,淡淡注视着面色已经由红涨青的那伊索骑士,撇撇嘴:“所谓的寒之氏族的传承技便是这种档次啊,还真是把你们看高了呢。”?

“算了,免得被你看做我只会防御而已。”在那伊索.寒数次的进攻都黯然失色在光轮纵横的固守中之后,冰魂终于漠然开口!?

猎猎征袍纷然而舞,无尽之海般汹涌澎湃的圣光在冥焰之剑的血色剑刃上剧烈地灼灼而燃。“灼热之刃”长啸着,凄厉的哀怨摧心夺魄!?

“来试试我半分的力量吧,您,所谓的贵族也未必就强过我这个卑贱的平民!”他冰冷的声音在虚空中飘渺地荡起,众人仰首,那袭白衫恍若融入纷飞的白色云彩中,悠然若仙,那剑那人仿佛非是人间所有。如梦似幻的交织之中,大千繁华世界陡然破碎,一剑从天外而来,带着破碎梦幻的残酷和着剑的悲鸣,骤然降临!?

凛冽的剑意中带着对死亡和忘却的悲伤,浸透了壮士断腕的无畏悲壮,至情而至性!?

白衫少年俄顷而笑,在缓缓的坠落中轻轻吟起:“王侯将相宁有种,一剑光寒十四州!”死亡破灭中圣光从无数方向汹涌而来,惊涛骇浪般摧向风暴中飘摇的那伊索.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