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面纵横

第78章 绝对的差距!

磐石之卷,点金之手 第七十八章:绝对的差距!

漫天乌云顷刻间流逝,仿佛之前那惊天一剑也不过是噩梦中可怖的梦魇,无影无踪。刚刚触及那伊索.寒的剑气已然重重撕开他匆忙间加持的“圣盾守御”,正贪婪地吞噬着那铠甲的金色,也不甘地哀鸣着消逝在空气中。?

“如你所愿,我的公主。”冷厉瞬间消失,万千漠然与杀戮绕成指尖的温柔,冰魂望向台下担忧的清丽少女,一丝柔和的笑意融化坚冰般的冷厉。?

沧海桑田,白云苍狗。却恍然天地间,唯有这一双男女!?

“不,我不要你怜悯!”那撑过残余剑气肆虐的圣骑士,蓦然悲愤地吼叫起来,淡淡血光从剑刃上急速蔓延到全身,目光中唯一的清明也在暴怒中转瞬即逝。?

“是‘陨灭冰魄’,寒之氏族血能的兽化战争姿态!”了解这帝国传承无数岁月的古老家族的学员们不禁惊惧地捂住嘴巴无力地失声道。?

星韵当即花容失色,精致的脸蛋上挂满了楚楚可怜的泪珠,挣扎的神色在短暂的犹豫之后转瞬而逝:“魂,保护好你自己!没有你,我也活不下去!”?

很多年很多年,世间有着太多的很多年,然而这句话却永远都烙印在少年的心里。?

黑发笼罩住他的双眼,但他转过身去的时候,很多人都望到那悄然滑落的苦涩泪珠,却没有听到他哽咽着的低低自语:“这么多年,我竟然还会成为别人如此重要的部分吗?”?

在冰魂的迷离恍惚之中,那伊索.寒身体上覆盖的血红光泽却终于达到鼎盛!?

“吾之血脉,于轮回往复之际苏醒的罪孽啊,”那伊索脸部的肌肉抽搐着,暴涨的力量使得他暴怒的心境中充斥着毁灭的**,他低低地狰狞笑着,吟唱的声音逐渐大起来,“将赎罪者的亵渎之血呈上,彼岸灭绝与悲哀的杀戮之歌,吾将以此为献祭……”?

恢复平静的冰魂对眼前的异状视若无睹,颇为不屑地评论着:“所谓的‘陨灭冰魄’,不过是唤醒人心中的兽性,将人类变成野兽,但纵然拥有再多的力量,仍旧是猪狗不如的东西而已!”?

听着冰魂的揶揄,那伊索暴怒更甚,诡异的身形鬼魂般飘动,在乳白的圣骑士速度之光环的增幅之下,迅捷地掠上来,重重地将像极了滚动血液组成的“驱魔者之刃”斩向敌人单薄的躯体!?

“达贡里斯之活力”瞬间开启,作为辉煌骑士最引以为豪的战斗技能,自太古蒙昧年代传承至今的光环自光之碎片与暗之碎片结合进阶为炽之精魂之后,尤经辉煌骑士导师羽落不遗余力的指导,冰魂已经掌握了借助“达贡里斯之活力”增幅百分之七十的速度的秘法!原本便以速度见长的冰魂踏着蔚蓝的光环,闲庭信步在剑气纵横的杀场之上,场地中幻化出无数残影,那一袭白袍如明月下春潮上一叶逍遥扁舟,任风浪吹袭而巍然不动。?

“真是脆弱的精神和自尊啊,”从容闪避着漫天剑光的冰魂继续嘲弄着,“竟然因为这小小的比试,便使用这种潜规则里禁止对人族同胞使用的禁忌秘法!人性泯灭原来是龙魂骑士学院骑士美德的最高准则啊。”?

观看的皇家魔武学院的学员们愈看便愈是惊叹和佩服,在启动兽化战争姿态之后,那伊索.寒的力量何止飙升数倍!散逸的剑气竟然每次都能够在加持高级结界的演武台上划出明显的印痕!但即使是这样,那白衣少年仍然轻松写意地避过交织的剑网,步伐从容淡定,未曾有过半分慌乱。?

挥霍着强行透支潜力而带来的力量的那伊索.寒在久攻无果之后,站在演武台的角落里拄着大剑剧烈地喘息起来,眼神也回复了几分清明。?

死死地盯着冰魂,因为极度的愤怒而冷静下来的那伊索骑士却反而挑衅地开口:“胆小鬼,先前作为狩猎者的骄傲哪里去了?如今只剩下老鼠般躲藏的本事吧!”?

冰魂的身形霍然静止在场地中央,他笑涔涔地望着眼前的敌人,眼神中流露出一丝佩服,然后他轻轻拍了拍手掌,啪啪的响声在寂静的演武台上是如此响亮:“竟然能够克服兽化战斗姿态后遗症的蛊惑恢复神智,我还真应该恭喜你呢,那伊索圣骑士。但是巅峰的力量已经现出疲态,开始衰退了吧。”?

轻而易举地捕捉到他眼中一闪而逝的惊恐,冰魂淡笑着继续道:“不过你仍旧相信我会接受这挑衅是吧。”?

“好吧,你赢了,”冰魂耸耸肩,脚下的“达贡里斯之活力”猛地收缩,辉煌力量咆哮着涌出,在电光火石的刹那之间,因为兽化而得到强化的本能刚刚引导着他的身体将大剑横在胸膛之前的那伊索骤然倒飞而出!?

完全所不能匹敌的速度令圣骑士的心里充满了极度的不甘和沮丧,然而在绞杀了那伊索的所有希望之后,冰魂却再次抛出诱惑:“那伊索骑士,为了使这游戏更好地继续下去,我放弃光环!趁着你的力量还未流逝,我们用最强的一击来结束这战斗吧!”?

皇家魔武学院沸腾了,竟然自放弃使用威势煊赫的铠甲之后,再次放弃了圣骑士的光环!但是此时,学员们心里却没有丝毫的担忧,反而有好事者大声呼喊起来:“剑,剑也不要用了!”?

声潮如海,在强烈的呼声下,冰魂淡然而笑:“罢了,‘灼热之刃’你也暂时休息吧!”?

言罢,他随手一抛,那熊熊燃烧着冥焰的冥焰之剑直插进坚硬的演武台中,无声无息!?

场地中,也是这般死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