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面纵横

第88章 轻而易举的胜利

磐石之卷,点金之手 第八十八章:轻而易举的胜利

瞬息之间,竟是绕过被逆鳞之刃纠缠住的冥焰之剑那宽阔的剑盾,毒蛇般将嘶嘶的蛇信伸向冰魂再无防御的**咽喉!?

电光火石的须臾时间里,死神威胁下的冰魂竟是硬生生在无法接力的苍穹之中腾出持剑的主手,以“流浪剑客”职业的指剑之术,匆匆施展出半式“十万神魔十万血”,指尖抚出数道冰冷的剑光,朝着恐狼血影逆袭而去。?

然而,紫之阶位巅峰的猎龙者歌德终究是在斗气总量上胜过依靠炽之能量堪堪迈入这最接近圣的领域的冰魂,锐气被夺的骨兽失却了夺命的獠牙,却仍爆发出强大的斗气余波,而副手也没有抵住那寄生“刺冰兽”带来的强横力量!?

冰魂猛地从天空中坠落,重重地摔到墙角破碎的瓦砾中,撞到了摇摇欲坠的土墙。星韵悲呼出声,提着裙子刚要奔向那堆瓦砾掩埋中的爱人的时候,欲乘胜追击的龙窟猎手却是已然幻化为迷离的白色闪电,刺向失去平衡的猎物。?

利刃霹雳般接近了他,然而赏金猎人却是失望了。碰撞激起的尘烟略微掉落的时候,迷蒙中他看到那袭斗篷破裂所露出的白衫正霍然起身!?

大剑斜插在地上,尽管纠错的手指已然鲜血淋漓,但是他借着剑的坚韧竟是坚强地站了起来,微笑着向星韵颔首表明自己安然无恙。?

“您的能力让我感到惊讶,强大的龙窟猎手,”冰魂洒然笑笑,向着身形停住正准备着第二轮刺杀的猎龙者歌德说道,“在刚才的攻击中已经耗尽我的所有斗气。”?

“所以,您是要逃走了吗?”猎龙者歌德颇带着玩味地嘲弄道,“仍旧请您放心,我绝不会伤害这位可爱的姑娘,你不必有任何后顾之忧。”?

冰魂浅笑,语气昂然而自信:“我永远都不会将她置于危险的境地。而且,圣域之下似乎并没有击杀我的能力!”?

“我愿一试。”恢复冰冷的潜行者将逆鳞之刃祭起,让它沐浴着苍白的邪焰静静地悬浮在手心。?

许久,抑或是片刻。萧瑟的狂风卷着尘埃与落叶骤然腾起的时刻,酝酿着最强一击的猎龙者歌德猛然蹬地,带着动心夺魄的杀戮之气,掀起重重波形的银色气浪,以莫大威势煊赫袭来!?

那体兽从他肩头上化出,以他的精血为代价结成狰狞的实体。而骨兽则蔓延其主人全身,结成强固的防御装甲,以抵御这可悲的猎物最后的挣扎。?

落寞笑着的少年望着那强横无匹的攻势势不可挡地逼向自己之时,竟是有些颓丧地转身,表情略微痛苦地走向墙角捻着衣襟等待自己的恋人。?

在他身后,龙影伴着强壮的骑士踏出契约之门。?

猎龙者歌德如坠冰窟,从胜利者到希望被完全割舍的失败者的痛苦是如此残酷地降临。面对圣域的巨龙与龙骑士,曾经单枪匹马闯入龙窟的赏金猎人却感到无比的窒息和绝望。?

所有神话最顶端的存在,大陆从蒙昧时代到第三纪都处于食物链巅峰的种族巨龙,人族史诗中英雄们最忠实的伙伴或是掳走公主的邪恶家伙。赏金猎人有些紧张,因为他怀疑眼前的剑士竟然还会是位精神系的大师。这种近乎荒谬的想法几乎就让他信以为真,如果不是那毒素系的绿色龙息是有着如此惊人的能量的话,因为相比较有人能够如此轻易地召唤出龙骑兵,前者具有的真实性远远超过“可笑”的后者。?

释放的肉翼翼展达到数十米,这名阴影审判者的周身燃烧着亡者的火焰,汹涌澎湃的力量之潮动荡着帝都的元素,帝国的守卫者们无不清晰地察觉到在这偏僻角落里所升腾起的恐怖力量。?

远远陪同着帝国公主语梅.圣米纳斯.月前往大教堂做祈祷的凯诺王子,忽然脸色苍白得如撕碎的纸片,自信的血色点点褪去。纵然是风语者的高贵姓氏也不能够再带给他半点安心的感觉。?

“深渊龙息.月夜百鬼!”充沛的黑暗斗气伴着骤然龟裂的地表,在无数道撕裂的豁口之中凝成煊赫的杀戮之剑,在那把久负盛名的地狱重剑的指引下,将在圣域威压下苦苦支撑的猎龙者歌德完完全全地包裹起来!?

不久,曾经纵横在这古陆的龙窟猎手爆裂成血雾,除却那逆鳞之刃、巨蟒软甲以及“龙窟猎人”勋章和盗贼勋章“虚无潜行者之匕”便唯有他临终前曾经嘱托的胸前被某种奇特金属包裹的空间戒指存留下来。?

为之惋惜一声,并没有因为胜利而喜悦的冰魂在将墨索卡送返之后,便带着欣喜的星韵离开了这片被庞大力量摧毁的地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