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面纵横

第89章 开幕,春锦祭新生代大比拼!

第八十九章 开幕,春锦祭新生代大比拼!

我们总是无法在前人的辉煌中愉快地生活的,所有时代都该有属于它们的英雄!

——《第三纪前传.罪孽战争》

幽暗的城市里肆虐着因为季节正从遥远北方兽人的被遗忘冰原呼啸而来的风暴,冰寒在狂暴地驱赶着阑珊的枫色爽秋,暴风雪将至了。

许多的杀戮、背叛与丑恶在这繁华的不夜城市的各个角落里匆匆上演,又匆匆谢幕,历史的潮水里无数的浪花在涨落中湮没。无论他们曾有着何等的辉煌,逝去之后,时间总会抹平记忆中所有的跌宕和棱角,这是短生种的悲哀亦是后来者的幸运。我们总是无法在前人的辉煌中愉快地生活的,所有时代都会有属于它们的英雄!

战斗结束的余波完全散去的时候,藏匿在墙角或破屋里瑟瑟发抖的贫民们麻木地从废墟里爬出来,他们贪婪地在破碎的瓦砾和泥土上发现十几枚亮闪闪的金币,这些被生活压迫半辈子的人疯狂地抢夺起来,他们毫不留情咬牙切齿地从虚弱的妇孺手中攫取赖以活命的财富,神色里没有半点属于绵羊的软弱。

当那些愚昧的人们已经变得歇斯底里地疯狂起来的时候,公正与怜悯的骑士之剑维持下摇摇欲坠的和平亦将被贪婪吞没!大小公国林立的人族帝国里,脆弱的联盟体系正因为势力的失衡而现出致命的危机,而人类边界在数千年的种族斗争里被击溃的弱小种族们也正翘首企盼着这属于魔鬼的时代的到来!

第三纪的中世纪时代,便在这信仰仍然混乱的年代,由诸神或隐晦或明显地操纵下忽然迈入战乱的编年史!

在进入严冬之后并没有太多的日子,光明诸神的信仰之都神月教廷所在的圣恩凯撒城发生叛乱,执掌圣光之主祭祀者与守护者的圣光圣殿骑士团叛教而出,在大陆第二帝国圣博恩斯沐拥护下以其国的皇陵所在地,罗比撒克城为朝奉地,另建圣光教廷。罗比撒克城改名为十字圣战之都,而加冕教皇圣保罗一世以圣光之主之名发动十字军信仰战争,向着异教徒磨刀霍霍!人类内战由此开始!

与此同时,酷寒笼罩下生存资源匮乏的兽人在死亡的威逼下扛起战斧踏入了精灵们北方的第一道防线,宁静的金色森林皑兰蒂斯。优雅的细箭与狂野的战斧再次地在久违的种族战争中展开了惊心动魄的较量。

人族的啸月帝国要幸运得多,附属公国至今没有任何反叛的迹象,而且虫族的铁钳似乎牢牢地被限制在尖刺棱堡的钢铁壁垒防御之下。其他王国,诸如正厉兵秣马的簇拥圣光教廷独立的圣博恩斯沐,正被禁忌之森涌出的魔兽袭击的奇迹帝国都陷入战乱之中,难以自拔。

沉默已久的地精文明与侏儒们似乎达成协议,地精飞艇与侏儒蒸汽战车同时出征亡灵族类中吸血鬼所占领的盛产蓝宝石的矿城蝠翼古城,黑暗种族陷入了苦战。

再有半人马部落掳夺两栖鱼人部落等等诸如此类事件不胜枚举,消息灵通的盗贼工会和冒险者工会的酒馆里无时无刻不流通着这样的消息,顺带着佣兵和赏金猎人的酬劳上涨不少。

然而这所有的硝烟似乎仍然与魔法校园无关,在国力强盛足以震慑强邻的啸月帝国里,人民的生活仍然没有任何实质性的改变,虫族入侵带来的荆棘花征召令亦随着记忆的淡忘在高大的城墙上销声匿迹。冰魂的冬天过得波澜不起,由于名义上有着为春锦祭新生代大比拼做准备的缘故,本该来自后勤部的工读生工作要求现在被全部取消,而常规课程则有着导师布利斯曼出示的请假证明。

事实上,除却每天安静而甜蜜的伴随心爱之人的那些时光,冰魂的校园生活几近与外界隔绝。所有的流声蜚语都在他隐士般的生活面前逐渐停息,惶惶不安的凯诺王子也并没有等到“意料之中”的报复行动。他不会得知,帝国之间的暗战为自己带来的巨大麻烦此时正准备着通往圣者之门的金黄阶梯。

在导师羽落的猜测之中,既然平衡为位面世界的第一原则,那么所有元素的拥有者唯一所能够拥有的突破凡域层次的力量,完全蜕变为圣域的全新阶层的机会,便是使得所有元素至少在总量上臻至界点。猜想的第一论据基于所有圣域法师都拥有两种以上属性魔力的事实。如果这种理论成立的话,冰魂必须使得所有的灵魂分裂体,在足够的冥想中晋阶。然后,大量的时间是难以避免的,即使他们拥有能提高数倍速度的树屋魔法阵。

时光冷漠地穿行在混乱与战争之中,冬寒彻骨,未知苍茫荒原又多多少白骨,但尘嚣已经在冰冻的泥土中萌芽。

皇都里足够久的平静在明媚春日来临的时刻被打破了,年轻的悸动少年们期待已久的春锦祭在锦簇的鲜花海洋中到来。

春锦祭的盛大祭典起源于人们对来年丰收的向往,每年值此时农民们便会自发地穿上新衣涌上街头用自己的舞蹈去表现那种期盼和喜悦。相较于无数或寓意商机或倾向娱乐的庆祝活动而言,帝都的居住者们最为向往的便是涌向此时免费开放的皇家魔武学院竞技场去欣赏帝国的未来栋梁们所献出的“春锦祭新生代大比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