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面纵横

第91章 惊险的晋阶

第九十一章 惊险的晋阶

“春锦祭新生代大比拼”的预选赛采取通用的轮战式,即是让经过初轮筛选的由各系导师推荐而出的精英在三日内完成与十六抑或十七名对手进行战斗,取胜的场数将决定他们是否能够获得晋阶。在此期间,每完成一场战斗学员都将得到学院提供的治疗和魔力药剂以保持其战斗能力的完整。在预选赛结束之后,共有24名被遴选者将进入淘汰之战,在三天之内他们将完成21场战斗以选择出“战神之颅勋章”、“战神左手勋章”和“战神右手勋章”的获得者。而最后的三者将进行抽签,轮空者与其中的失败者战斗,而第二次的胜利者将再同第一次的胜利者战斗决出至高的“战神之颅勋章”以及价值不菲的神秘奖品的归属权。

竞技场另侧的传送法阵呼啸着打开,光幕升起,释放出第二位竞技者。冰魂微微侧头望向身体右侧的战斗排程,同以前的计划并没有任何变化,对手是名来自死灵召唤系的男巫师。

“吉安鲁鲁.沃玛,特长骷髅召唤,近日里迈入橙之高阶。”望着眼前好整以暇等待着的冰魂,这位死灵巫师苍白的脸上不禁溢出几分苦笑。

“冰魂.金,冰霜系魔剑士。”按照尊敬的院长大人所给他设置的限制,他仅仅能使用不超过对手阶位的斗气,否则将被视为弃权。这条规定无形中给予了士气不振的对手们莫大的希望,毕竟不需要面对圣域卷轴也不能抵挡的恐怖剑势!但是他们却没有清醒地认识到规则的漏洞,即是冰魂所拥有的冰霜斗气在量的衡量上已经稳步跨入青之阶位的门槛,纵然是压抑到与对手相同的阶位,他也完全能够轻易地用另一种的绝对力量去压倒他们。

散发着元素波动的五段白骨被亡灵巫师轻轻放置在面前的岩石上,随即他触动了手指上的魔力戒指,形成蔓延的黑雾之墙防御后,才开始念诵“亡灵奴役”的咒语:“以我吉安鲁鲁的名义聆听你们哀嚎的哭泣,以死神之眼凝视你们苍白的怨念,卑微的永生者们,臣服于我!”他的灰色眼球开始闪闪发亮,干枯的五指上射出五道苍白的闪电将他的魔力注入被封印好的魔骨之中,持咒中的巫师却是紧紧注视着拄剑而立的冰魂,随时防备着他可能的进攻。

然而事实上,冰魂完全没有任何想要阻止巫师施咒的意思,他只是继续保持着沉默凝视着骷髅从白骨中伸出爪子直至结出双腿。

但,正在名为吉安鲁鲁的亡灵巫师自信抵达巅峰的时候,他的剑尖微微提起,倾斜在身体右后侧敏捷地向着亡灵巫师奔去!剑身的冥火中交织出蓝色的美丽冰晶,美丽而残酷。

吉安鲁鲁紧张却未失分寸,他抬起曾经将魔骨中的骷髅解封的右手,缓缓挪动着指尖,死灵的火焰跳跃着。那是奴役骷髅的召唤手势,没有任何意识的低级骷髅们安分地按照他的方法迎向正挥起漫天冰霜的剑士!而他则开始以自己的鲜血为引准备亡灵巫师们最拿手的诅咒法术。

响亮的吟诵咒语的声音却很快戛然而止。

能够被橙之高阶控制的骷髅至高也绝不能够超过橙之下位,否则亡灵的怨念将摧毁巫师的精神。当面对着来自橙之高阶巅峰的剑斩之时,脆弱的他们完全没有任何还手的余地,头骨中的苍白火焰顷刻熄灭。摆放在吉安鲁鲁面前的魔骨瞬间腾起青绿的*火焰,毁灭为淡灰色的粉末。

惊骇中的亡灵巫师毕竟仍是粉嫩的学院派,并没有多少的战斗经验,最令自己自豪的应召骷髅顷刻间的覆灭带给了他脆弱的体质难以承受的法咒反噬。颇富戏剧化的是,最后竟是没有对他造成任何伤害的冰魂摧枯拉朽般地摧毁黑雾之墙,然后将深受反噬伤害的亡灵巫师送到医务室。

预选赛的三天之中,每天至少四场的比斗的确极其消耗精神,但是后勤部似乎有意地将并没有任何夺冠希望的参赛者送到冰魂的这里。所以胜利通常来得极其容易,以至于后来的选手很多便直接认输,以免得白白浪费精力。但是,第三天中,兴致缺缺的冰魂竟然意外地连续遭遇两场失败!而且,他败得是如此的哭笑不得。

战胜他的是帝国内拥有某个行省作封地的大公爵的两位“冰雪聪明”的女儿,按照院长的规定他仅仅能够使用不超出赤之下阶的斗气,所以他轻而易举地被漫天的卷轴法术撂倒在地。

“哦,冰魂你竟然这样轻易地击败了!”猥琐的胖子在聆听完倒霉家伙的自述之后,笑得前仰后歪,合不拢嘴,“真的高手就是奎蒂斯家族姐妹花这样,用金币虐待剑圣和法神啊。”

笑涔涔的星韵扑闪着月牙样的明眸,歪着可爱的脑袋,亦是浅浅而笑。

“阿韵,你也敢笑我!”仰躺在病**的冰魂猛地伸手轻轻拧了拧星韵晶莹剔透的精致脸蛋,然后将羞涩的少女轻轻拥入怀里。

第四天喜讯传来,缪里斯以十七场胜利胜利晋阶32人淘汰赛,而星韵因为专精辅助系法术的缘故没能够出线,冰魂则因为两场惨败的缘故以倒数第一的名次惊险出线。

在夜晚清冽月光满彻古陆的时候,32人赛名单被张贴到竞技场最醒目的位置。

他即将面对的是来自刺者分院的纽兹莫.艾伦墨菲斯,最擅长格斗的黄之阶位的影刺者!

站在冰冷的岩墙之上,冰魂仰视着光辉的尽头,猛地捏碎手中的通知柬。伴随着片片纸屑簌簌而落的唯独缺失了一个名字——凯诺.梅尔博.风吟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