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面纵横

第92章 死战的影刺者

第九十二章 死战的影刺者

“战!”

“战!”

“战!”

铺天盖地的狂热吼声在这古陆的第一巨城中响彻,伴随着那金色阳光的热度,应着呼啸在刺目光芒中抬起头的是两位桀骜的少年!

黑与白,阴影和白炽的对决。

在所有殷切地等待着比斗开始的观众注目之下,扩音塔上的讲说员激奋地站起,挥舞着双臂,洪亮的声音在整个竞技场响起:“所有尊敬的来访者们,本届春锦祭新生代大比拼终于进入著名的32人淘汰赛环节。我们的勇士们已经擦拭好武器和盔甲,正以最完美的状态等待着战鼓的擂响!首战将由被学弟学妹们视为皇家魔武学院新生的第一人,元素剑士系的冰魂.金学员与刺者分院院内排名第二的影刺者纽兹莫.艾伦墨菲斯奉献给大家!”

万人海啸般的欢呼冲击着冰魂的耳膜,他忽然感觉仿佛那种英雄般的膜拜将要点燃他似的,但是有种莫名的力量却使得他沉默着。声潮澎湃,狂风猎猎地吹刮着他的白袍,他忽而低头望着自己握着剑柄的右手,攥紧。

对面的影刺者竟是同样漠然无语,静静而立,冰魂甚至觉得阳光照射到他的身体上仿佛是折射到深渊的黑暗中,没有温度,死神般的冰冷。

纽兹莫率先打破了沉寂,声音里没有任何感情,他直直地望着冰魂的眼睛,令人发寒的褐色瞳孔像是死去的尸体:“你为剑而战,而我为成为利剑而战!所以我在此战以前便已经向校长申请过,毋需任何特别优待,直接使用你的最强能力罢!刺者不会以‘优雅的战败亦胜过虚伪的胜利’为信条,但是从来不会有人心存着对黑暗者的怜悯,我们必须学会对自己残酷!”

“来吧。”冰魂的回答简洁有力,他的冥焰之剑高高擎起,圣洁的神焰与黑色冥火编织着恐惧的蛛网。那一刻,他忽然有些了悟:母亲,我最近有些迷失了,淡忘了,松懈了,遗忘了赢来这所有的原来永远是这寒光闪闪的利剑,而那些美丽也永远会在剑刃锈蚀之后消逝。既然想要去选择温和地微笑,那么就必须承受比恶魔更残酷的折磨!

大剑在燃烧般的斗气包裹之下,在坚硬的地表飞速地划出飞散的粉屑,黑发飘舞的冰魂竟是依靠着迅捷的移动,在场地之中幻出残影,杀势凌厉地接近着等待着的影刺者。

“魅影,幻象!”

刺者的战斗方式永远是谜一般的诡异,在晴朗的阳光普照之下,纽兹莫竟然生生折乱光线,以秘法创造出两个与本体毫无区别的幻象!

“死暗,隐匿!”

他接着蠕动着嘴唇喃喃地道,没有被冰魂所捕捉到的声音却清晰地通过竞技场的扩音设备传递到观众们的耳朵里。完全漆黑的暗雾从“他们”的刺者勋章里毫无差异地滚滚溢出,瞬间笼罩并不宽敞的竞技场地!

“雾隐,残刃!”

刺者的战斗节奏必须是迅速的。在冰魂的接近过程中,第三种秘法也已然施展完毕。幻象与本体同时若隐若现地挥舞着双手的刺刃迎着呼啸而来的风声重重挥出致命的双刃!

冰魂没有犹疑,他的战意正在巅峰,好站的血液在冲击着他的头颅。他也并没有使用血魔瞳对于刺者职业的克制能力去识破幻象,因为未来他完全可能遭遇超出识破范围的高阶刺者,经验的积累将对那些战斗有着巨大的裨益。恐怖的辉煌剑气在冥焰之剑剑尖喷射而出,实力的强横差距轻而易举地摧毁了那些幻象。

然而,意料中的本体却并没有出现!

与老奸巨猾的盗贼们也打过很多交道的冰魂刹那间做出最正确的反应,他猛地提起灼热之刃从自己的肋下骤刺向身体的后方!

黑暗中毒蛇般嘶嘶的声音也阴冷地传来:“背击,蛇咬!”

预料中金属碰撞的声音传来,他的大剑毕竟在长度上远胜刺者的匕首,那淬着剧毒的暗绿色匕首没有任何接触冰魂身体的机会。

第一回合的交锋以冰魂的略占上风而结束,猝不及防的影刺者在无法使用任何防御手段的情况下难以避免地略受创伤。纽兹莫的刺者纹章能够瞬间让他遁入隐形状态,这是他使用偷袭战术的最大凭仗,如果不是冰魂在瞬间察觉出对方意图的话他将会承受那有着剧烈麻痹作用的剧毒!

他们继续冷漠地对峙着,在无数狂热的呼喊中落寞着。

“十岁起我开始杀人。”刺者垂下双刃,没有任何感情地说着,“因为世界上最安全的地方是别人的尸体之上。从现在开始,请你不再要有任何保留,因为我要杀你!”

他的话音刚落,一把袖里剑诡异地从他空无一物的右手中激射而出,飕飕地刺破晨风,钉在冰魂的影子上。而刺者竟猛地使用秘术“折射空间”传送到了他的身边,甩手便是数枚漆黑的钢针!而且,他竟是在须臾间猛地幻出无数残影,在钢针甩出之际,以精神系秘术强行再施展“心灵震爆”以影响冰魂的反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