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面纵横

第94章 这辈子,最深爱的人!

磐石之卷,点金之手 第九十四章:这辈子,最深爱的人!

冰魂迎着那绽开的笑靥喘息着含笑走下竞技场,他张开双臂将美丽的伊人深深揽入怀中。“阿韵,今天怎么奖励我呢?”他忽然有点坏笑着问道,疲倦的眼睛神采奕奕地定定凝视着她。?

星韵眨巴着眼睛,长长的睫毛沾满着因爱而自豪产生的激动泪花,她的脸上因为如此亲密的接触正带着丝丝诱人的红晕,无暇的美丽竟至如斯。?

在她噙着笑,正沉默不语的时候,在竞技场的观众台上却忽然爆发出阵阵呼喊:“吻她,吻她!”?

这对恋人不禁愕然,原来冰魂仍然没有走出竞技场扩音结界所笼罩的范围,刚才私密的谈话竟然被没来得及退场的观众们悉数听去!?

脸皮薄的星韵娇嗔地望了他一眼,却是鼓起勇气猛地扑上来将湿热的嘴唇轻轻地点在他的脸颊上。略微呆滞的冰魂在傻笑着抚摸那唇印的位置之后,也立时赶紧拔腿追赶上去,临走时他却没有忘记冲着观众席高喊一声:“谢谢大家了!”引来无数会心的叫好声。?

可怜的缪里斯虽然亦号称素有“冠军学系”之称的召唤系第三号种子选手,但是不幸遭遇到右领第三柱神裂狂血狼的魔导血脉者亚比杉.古道爱伯尔奇,在著名的斗者拳套“伤痕裂拳勇”重拳之下,幼年的紫影裂风豹节节败退。?

在静静地抱着心爱的人等待着火红色的夕阳从那圣塔楼的尖角处落下之后,冰魂第二轮将要对战的人已经随机得到了。?

“竟然是她。”冰魂按着那张短短的通知,有些莫名的恍惚。?

“怎么了,魂?”星韵轻轻地询问道,略有疑惑地眨着眼睛。?

冰魂落寞地笑笑,轻轻抚摸着她柔滑的脸庞,不自觉地压低声音:“有时我望到她的时候,常常地想起母亲,那使我躁动的心灵能够在时光的回溯中得到片刻的安宁。这些日子我经常想,如此抱着你,放弃那些痛苦记忆的日子该是多么美好,然而我注定不能忘记那些责任,也将再也无法拥有那些宁静。”?

星韵歪着脑袋,凝视着有些迷惘的他,将额头紧紧地贴在他胸膛上,呢喃着:“无论发生什么,我们都在一起的。”那句话,似是听了无数遍,但温馨依然。?

“我明天与语梅公主角逐第三轮的入选权,你猜得到吧,阿韵。”冰魂捧起她精致的面孔,有些惭愧地道。任何女子恐怕都不希望在与爱人亲密接触的时候,他心里会忽然想到另外的女人吧。?

星韵却是仍旧淡淡含笑:“我懂得你的,魂。同样的黑暗眼睛,漆黑的头发,在这偌大的学院里,也唯有她一人吧。”她握住冰魂的双手,让他温柔地揽住自己的腰肢,然后她继续安静地靠在他的怀里:“我知道你,相信你,相信你……”?

春日的和煦晚风掠过他们沉醉的背影,冰魂觉得她的小手,是那么的温暖,就那么安稳地搁在自己胸前的那双小手仿佛抓住自己那颗太久被杀戮和报复的**折磨着的心灵,让他永不再沉沦。?

无论多么黑的夜晚,我都能看到你的光么。?

于是他不再说什么,只是在心里继续重复着那誓言:“我要你幸福地过一辈子,我将永远陪在你身边。”?

或许是昨日无意中流露出的窘迫和少年心性让多是帝国公民的观众们觉得与他亲近了不少,当冰魂沉默着提着冥焰之剑踏着竞技场的台阶走到那白色云石之上时,竟是有着更多的欢呼和鲜花汹涌而来,他只好无奈地提剑向大家颔首致意。?

公主殿下却似乎没有如他那般提前前往的习惯,在比斗时间即将到来的时候方才姗姗来迟。?

“一直没有机会,冰魂,我一直想要跟你说抱歉,并且代替他向你致以歉意,但感谢神父你并没有受到任何伤害。”她落落大方地以皇家礼仪轻抚心口,眼神里有着微微的愧疚。她至今仍未得知,那绝不是为爱情做出的努力,而是致命的刺杀!?

而在始终将那时她的失态与这阴谋紧密联系的冰魂眼里,这无疑是极度令人厌恶的虚伪。他蹙着眉头,声音里有着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冷漠:“我出身不过最低贱的贫民,承受不起您的歉意。曾经有很多人想要要我这卑贱的性命,但是他们的头颅却都断在我的剑下。以前如此,以后亦如是。”?

在正式比斗开始之前,竞技场的结界师是不会张开扩音结界的,所以他们并不担心这私密的谈话被人听去。?

语梅公主咬着嘴唇,神情却是有几分恍惚,她张嘴想要再解释,冰魂却已经举起大剑,示意比斗可以开始。?

扩音结界瞬间张开,解说员也已经开始介绍对战的学员,语梅公主只能停止说话。先前所有人虽然都看得到公主殿下曾经有过致歉的礼节,但是那仅仅被当成是她为晚到而感到抱歉。?

“圣堂武士,语梅.圣米纳斯.月,佩剑‘弑杀恶魔者.锐利之锋’。阶位你早已经知道。”雍容尔雅的公主在万众瞩目之下,将皇家的气质表露无遗,赢得无数赞赏的掌声。?

“原来它的全名是这样,作为你的同桌,我也没有必要再说些什么,拔剑罢!”冰魂对着她洒然一笑,眼睛却是望向星韵。他不能看到她,却相信她知道。?

“星光.不知天地舞!”“锐利之锋”挽起跌宕的剑花,飘逸地射向垂剑等待的冰魂灿烂的剑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