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面纵横

第95章 冰刃璀璨,拔剑恸哭!

第九十五章 冰刃璀璨,拔剑恸哭!

璀璨的光芒晶珠般穿成夺目的流光,她长剑所指,竟仿佛是遥遥与那古老神秘的星辰应和着,于华丽中自有着从容与雍雅。剑光,似是雪峰之巅的至洁雪莲点点曼舞而起,绕着她那莹白胜雪的霓裳翩翩然旋转着而起。

那是何等令人心迷神醉的场景,就像是在晚风轻妩浮云峥嵘的黄昏,远远从安达因河畔传来小精灵的长歌,打开城堡的金色窗户,你能望到那些仙子般本该逸尘世而去的身影在酥脆欲滴的草地上翩然而舞。

上苍对美人之眷顾何至于斯!

竟在那杀伐之剑中亦藏着震心夺魄的美丽。

蒸腾的竞技场竟是缓缓沉寂下来,陶醉在这倾国之美的剑舞里。

在那霓裳轻扬,万载流光中一剑西来之际,语梅公主竟是轻启朱唇,婉转歌喉银铃般摇曳出些动人的音符。

“罪恶的歌者,枯骨掩埋中的黑色焰火,在虚空彼岸的惩戒者之眼,以吾之名降临您的意志,仲裁者之歌!”竟是冰魂所熟悉的圣光十三音阙之中加持破魔圣焰的破邪者之歌!

那把锋芒毕露的“弑杀恶魔者.锐利之锋”无愧无数史诗英雄的佩剑,竟是颇具灵性地带着隐约的剑啸优雅而至!

冰魂凝望着她,眼神清泠如水,任那剑光奔腾而至带来的寒风吹打着他的衣服,冥焰之剑斜斜指着地面,竟是丝毫不为所动!

利刃及身之际,他却是静静开口道:“从我被赏金猎人用毒刃逼到死境的时候,我便决定再不留情!”

听到这声音的观众们为之愕然,大帝不禁神色凝重若有所思。

正在这刹那之间,固守的“灼热之刃”猛地上撩而起,冰魂足尖蹬地,衣带飘风,弥漫的冰之元素在他身边弥漫成晶莹的蓝,然后被他用秘法吸聚到剑刃之上,竟然凭空生出无数狰狞的冰棱,煞是威武,亦是杀戮利器!

身为帝国的公主,而且是上任教皇苏黎那的学徒,纵然是没有武技的天赋,在皇室以及教廷珍贵收藏的无数珍宝灵药以及聚灵法阵的臂助之下,斗气的修行速度亦是极其恐怖的。是故,并不热衷修行的公主殿下在每日仅仅按照皇室规定修习结束规定时间,竟也有着黄之阶位巅峰的斗气。

冰魂控制着他的斗气,将其精准地压抑在与她等同的阶位。在第三轮开始之前,他不能够因为破坏掉来自院长的规矩而被取消资格!

施施然而至的语梅公主的长剑裹挟着无数纷乱的剑气将冰魂的身影深深笼罩其中,无所不至的斗气贪婪地吞噬着他的护体斗气,端是势大。如是漫天风雨将那天威神力尽杀于一人!

而在哔哔作响的乱战之声中,冰魂却是屹然不动,将那大剑掷在身前。光华毕现的峥嵘大剑伴随着无数冰刺竟是在虚空之中缓缓旋转,宛若玲珑宝塔!凡是圣光剑气侵袭而来之际,万千冰刃便冲天而起,将其绞杀于三码之外!

语梅公主的“不知天地舞”宛若星辰坠灭,于纤华之毫末处也放光华,似是浩然剑网铺天盖地而来,亦是千山雪舞,美人歌于山巅,惊心动魄处不能道。而冰魂应对之法竟也是旷古绝今,巍然如山岳,寂然如卧龙,隐隐更是少年得意,岁月峥嵘!

圣光与冰刃在偌大竞技场中无数的碰撞与湮灭煞是好看,引来无数欢呼,直让观众们觉得放下手中活计来看这新生代大比拼的确值得。

那无数圣光剑气是无心而来,但冰魂却要耗费心力引导冰刃防御,如果时久精神必然消耗庞大,所以他唯有选择破局而出!

唯见他猝然急退,脸上现出几分狂傲的神采,剑诀浅吟而来,风华却隐隐有裂天而去之资!

“一度朝天拔剑笑,天下何人不识我!”

长剑所指,无数冰棱瞬间崩裂,冲天而起,激烈地射向花容失色的语梅公主。

她耳畔竟是忽然响起他那句决绝的话语:“今天起,再不留情!”

语梅公主咬着银牙,白皙香颈之上纯白的挂坠霍然崩碎,团团圣洁光团汹涌而出,凝成无数晶莹的羽毛。她慵懒地蜷缩起曼妙的躯体,那些羽毛似是迟滞了时间,缓缓地在无数目瞪口呆的注视中坠落到她的身后,圣洁的天使羽翼竟是转瞬形成。

她似乎带着些茫然地抬起头,仿佛刚刚惊醒般带着些好奇与真稚舒展开身体。正在少女欣喜地注视着她那轻轻拍打着的巨翼的时候,那些冰刃已然袭到她身畔。

祈祷着的观众们正目不忍视的时刻,她猛地阖上那翩舞的双翼,竟然将冰刃尽数湮灭!

冰魂蹙着眉头,刚刚想要再次发起进攻,她的身体上却忽然洋溢出那无比熟悉的仿佛是很多很多年都在那么思念着那么愧疚着的情感。

某种奇异的躁动和焦乱将他淹没了。

利剑长啸而起,随手舞至,冰魂竟是忽然流着泪将剑挥向她那娇艳的容颜。

“我是谁?”他喃喃而语,剑从她的耳畔穿过,斩断几许发丝,“我怎么能向你挥剑……”

冰魂痛苦地呢喃着,眼前现出他的母亲那熟悉的慈祥与挚爱,镜像又骤然被另一个温婉如水的女子所取代,她轻轻抚着他的脸,憔悴而深刻。

“我怎么了?”他的剑再次重重挥出,猛地将她刚才落脚之地击得粉碎,声音却是更加癫狂,清晰地传入不知所以的观众们的耳朵里,“可是,我怎么却又如此恨你!”

语梅公主的眼眸里闪现出一丝哀伤,躲闪的身影竟是忽然一滞,逼近的冥焰之剑重重地撞上“锐利之锋”,将她撞飞出去,她失魂落魄地籍着天使羽翼停住身形,凄厉地喊出声来,柔弱可怜:“从我出生以来,从来都没有害过什么人,我对不起你,但是你没有受到任何伤害,为什么还要这样逼我!”

(第一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