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面纵横

第96章 一万年后的重逢

磐石之卷,点金之手 第九十六章:一万年后的重逢

冰魂的意识却没有因为哭诉而变得清晰,仍然处在魔咒般的疯狂之中:“我怎么会如此爱你,怎么会如此地恨你??

语梅公主的脸上现出几分羞涩,所有的观众们在这一刻也都颇为暧昧地认为他是因爱生恨而导致这种癫狂的场面。?

唯有星韵仍旧痴痴地望着他,她攥着那串美丽的额饰,脸上却仍然是恬静安然的笑意。?

语梅公主飞速地瞥向观众席上正深情凝视着她的奇迹帝国王子殿下,后者含笑点头示意。然后她飞快地从右手无名指上的空间戒指中取出一枚古拙的戒指,戴在左手中指之上!?

冰魂在这一刻霍然清醒,没有人能够感受到在他的灵魂空间里瞬息之间发生过的那些事情。?

“是她,是她的意志,在呼唤着我!”羽落的激动无法形容。?

的确是羽落混乱的灵魂扰乱了冰魂的意识,然而冰魂绝不会怪这位成就自己有如父亲般亲切的人物。?

“冰魂,我求求你,将你的身体借给我一会,让我能够体面地在她面前出现吧。”那位平素龙山崩于面前而不改色的神级人物,此时竟是低声下气地苦苦哀求。?

苦笑的冰魂顿时大惊失色手足无措,他绝承受不起他如此的大礼!?

他慌忙将自己的灵魂收起,让他能够顺利地融入自己的身体,然后呆在灵魂空间的角落里做安静的旁观者。?

语梅公主望着他剧烈变化着的表情,想起恋人对自己期待的眼神,却是咬着嘴唇旋转起刚刚取出的那枚白色戒指!?

“冰,封彻星域的寒冷与死亡之主宰者呵,以神的虔诚向您祷求毁灭的温度。”?

“火,燃烧虚空的温暖与生命之创世者呵,以神的虔诚向您祷求重生的温度。”?

她刚刚念起那来自史诗神器“冰火之泪”的禁忌咒语“绝对冰封湮灭术”,却忽然被眼前的一幕惊愕得目瞪口呆,不能言语!?

他的眼眸从哀伤的漆黑变成流溢着藐视万物的金色的黄金之瞳,淡淡的金色铠甲从他的皮肤向外蔓延,似乎迎着清风晾干成就,金色羽翼迎着炎日在背后缓缓舒展开,像极了语梅公主殿下先前召唤出的天使羽翼。?

正在公主殿下觉得分外诡异的时候,从她手中的戒指中忽然爆发出阵阵白光,然后她便惊恐地发现自己正在失去对身体的控制权!?

“伊丝莉娜,我的爱人。”他深情款款地注视着那双灰色的眼睛,踏着虚空呢喃着走上去。他的身体剧烈地颤抖着,双臂早已经伸开,颤颤巍巍地伸向她。?

她的眼泪扑簌簌地掉到地上,刚张开嘴竟是哽咽着说不出话来,便哭泣着望着他向自己走来,然后猛地扑入他的怀抱。?

一万年后的,再次相逢。?

竟是悲苦如斯。?

竟是,仍旧,爱恋如斯。?

“阿羽,我好想你,好想你,真的好想你。”她在他的怀抱里哽咽着尽情宣泄着那积聚太久的情感,久久,他才捧起她的脸来,轻轻地吻在上面。?

“都过去了,那些噩梦,我们的敌人都已经消失在这世界了。”他噙着笑与泪水看着她,温柔地吻去她眼角的泪痕。?

但是,她忽然想起那在圣殿审判下丧生的孩子,顿时如坠梦魇,痛苦地恸哭出声,眼泪难以抑止:“我没能救得了我们的孩子,我只能看着他被审判圣焰烧成灰烬,我对不起……”?

“不要怪……”那曾经站在诸位面巅峰的神坚强地笑笑,将她揽入怀中,自己的眼角却是滴下几滴晶莹。?

在他们细细叙着重逢之喜的时候,大帝疑惑地将目光投向身旁的院长刚尔多夫.龙语者贤者,他虽然在斗气上亦有着高深的造诣,眼前的事物却远远超出了他的认知。?

“公主殿下的戒指可是神器,殿下?”大贤者严肃地询问道。?

大帝略微沉吟,轻轻点了点头:“高阶神器,能够作为禁咒触媒的引发型魔戒。”?

“凡是超越凡器的炼金物品多能够在日积月累的使用过程中汲取足够的能量诞生稀薄的灵魂,而如果神器存在的时间足够长久,理论上是可以产生具有完全自主意识的灵魂的,如沉睡在圣塔楼的龙枪格罗姆哈萨龙魂咆哮能够自主选择持有者。但是从没有听说过器魂之间能够产生感情的……”思考数分钟之后,刚尔多夫贤者给出了回答。?

凡域的确极难领悟涉及到灵魂领域的繁琐原理和魔咒,观众们看得哑口无声,不明所以。从语言上来讲他们偶尔使用通用语,身份却绝不会是公主殿下与那平民学员的关系,而且他们更多使用的那种拗口的古精灵语完全超乎皇都的贵族和平民的认识。?

在不明就里地等待了很久之后,只见“冰魂”微微挥手,他修长的手指指尖凝出一丝金黄,然后他轻轻触在她的眉心,让那金黄色光芒没入她的肌肤。做完这些,语梅公主身体中的圣光急遽褪去,天使羽翼片片消散,然后他温柔地从她的手指上取下那只白色戒指,放在手心轻轻摩挲着。公主殿下沉沉地睡着,似乎并不知晓所有对他发生的事情。?

羽落漠然的声音在竞技场正中央的虚空中荡起:“以神格契约换取此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