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面纵横

第103章 以吾之名,堕落者杀!

第一百零三章 以吾之名,堕落者杀!

凯诺血色的眼眸现出凌厉的兽性,死气极浓的暗雾作茧自缚般将他深深包裹起来,深沉的低吼声暴躁地从黑茧中滚滚传出,而此时,冰魂竟冷冷垂手而立,他嘴角扬起诡异的弧度,温暖的朝阳流溢在他的黑发之间,自然而然地流露着世间掌握于掌心的自傲。

“你失败了,凯诺.梅尔博,”他扬起手,截住炎日的温度,将精神的能量掺入语言之中,带着魅惑的声音继续响彻竞技场,“你将失去风语者姓氏的骄傲,卑贱如齑粉任人践踏,低魔位面那些肮脏生物的卑劣思想将控制你的脆弱心灵。”

那股带着冰魂由六裂的全部灵魂所诞生的强大精神意志创造的魅惑能力的声音,恶魔般绝望地在凯诺皇子耳边呢喃着沉沦的悲歌:“堕落吧,跪倒在魔鬼的脚边去摇尾乞怜,让它大发慈悲将罪恶的魔力借予你,否则,你罪孽的辛秘将被所有人得知,失去生命和地位,余生生活在唾弃与憎恶之中。”

冰魂的精神是何等强大!在神域强者羽落从上古神纪沉积至今的强横灵魂力量重锻灵魂空间之后,所有能够独立存在的灵魂碎片都至少拥有同等人族生命的精神能力。六者的力量融合一体,所产生的魅惑效果催眠般无声息地牵引着他的思想!

遑论在魅惑术之中,冰魂已经在地狱位面的将军幽冥邪影龙骑士墨索卡.枯骨的帮助下渗透着驯服亡灵的秘法!而且,那种精神的使用方法,亦是出自神族的羽落和出身亡灵的墨索卡共同教授,针对着对很多种精神手段免疫的亡灵们有着特殊的作用。

在催化他向邪恶的方向异变的时候,效果极其显著。凯诺愤怒地呜呜低吼着,却不能够使用作为人族的语言的能力,黑色茧中暗色呈现出庞大的拱形,似是某种低魔位面的巨型凶兽在醒来。

“如果现在不制止他……”刚尔多夫贤者身边一位召唤系的导师焦急地催促着他,甚至甘愿抛弃召唤系的晋阶资格。

正在这时,一枚闪闪发光的金色荆棘勋章在金色的日光之下璀璨绽放,恰如辉煌的生命之歌在最恶劣的冰原上回荡,无数荆棘刺丛中绚烂的雍容花朵怒放着。

冰魂平静地望向高高端坐在最高席位上的大帝,高高擎起那枚注定要被众生仰望的勋章,俯身深深鞠躬:“以我,因斩杀虫族领主布诺邓希之战功被授荆棘之花荣誉子爵之名请求您,崇高的大帝,对我们之间的所有保持缄默。”

皇冠下金发飘扬的大帝抚mo着腰间利剑霍然起身,这位以战争能力而著称于世的大帝举起权杖,声音坚毅有力:“既是我啸月帝国的子爵,而且是平等的决斗,没有任何生灵可以在我举国之力面前阻止。”刚尔多夫大贤者抚胸,将准备好的措辞遗忘。

掌声再次雷动,元素剑士系的导师们含泪而笑,圣杀者拊掌狂笑,为帝国英雄的荣耀属于元素剑士系。他们不约而同地忆起那位在虫领腹地,带领着佣兵勇士们以燃烧生命的代价斩圣域战争领主于剑下的少年的传奇!

而如今,他们知道了他的名字,冰魂.陨星.金,帝国的守护者。

冰魂再次鞠躬,冷冷笑着凝视那正在蜕变中的凯诺皇子,不,已经是堕落自死亡与杀戮yu望中的恶魔。

一声悲婉哀伤至极的哭泣却透过大帝面前的传音结界清晰地传遍竞技场,以及结界之中:“我求求你,冰魂,看在往昔我们同桌的情份上,宽容地对待我的凯诺吧。”她花容失色,憔悴无比,失魂落魄。“你可以用任何方法折磨我来赎我们的罪恶,但求求你,不要再折磨他。”帝国最尊贵的公主在那望台上痛哭流泣,她黑色的眼眸中所流露出的哀伤刺激着冰魂的神经。他难以抑制地想起母亲挡住那致命的攻击之后,慢慢变冷的躯体眼角滑落的晶莹泪花,他复杂地望着影子渐渐与他心底最深沉的温柔渐渐重合的语梅公主,讷然不语。

没有久久,他却是决然地转头:“以玫德丽芙.陨星之名。”很多年后,他大声喊出母亲的名字,眼角淌下怀恋与自责的痛苦泪水:“我欠帝国一个允诺,任何条件。”

她颓然地跌倒在地,目无神采。

记忆水晶仍然在魔力的输入下将月光下曾经被遗忘的事实重复着。

“我的骄傲本不该使我拥有这种可耻的想法。”

“但是我为了您,我的公主。”

“我不得不放下贵族所有的骄傲,让自己变得跟那些酝酿阴谋的魔鬼一样……”

“但为什么,即使是这样牺牲的我……”

在所有谎言都在仿佛最完美的童话破灭前课优雅地进行的时候,那蜕变的野兽怒吼着破茧而出!可怖的利爪悍然急速地袭向面无怜悯的冰魂。

他已经完全丧失人族的所有特征,蜘蛛般狡诈的三双血色眼睛幽幽地亮着,巨兽般强壮的四肢,锋利的锐爪,以及覆盖他体表的无数蛇的鳞片,都在提醒着残酷的事实。凯诺皇子,奇迹帝国的骄傲,战争职业者中尊崇的龙召唤师,已经被死灵的能力侵蚀心智,沦为堕落者。

“想要杀我的人,我的心里不再有怜悯,因为我如果软弱,残酷的世界就会将我碾碎,而那些我所深沉地挚爱着,希翼去守护的东西,都将被贪婪涌至的恶魔们欺凌。”

冰魂抬起手,注视着那野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