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面纵横

第104章 罪孽之歌,勇者。

第一百零四章 罪孽之歌,勇者。

他迅速地蠕动嘴唇,启动智慧古树赠予他后从未使用过的祝福:“以吾与恩特的友谊见证,绿叶荆棘之环绕。”呼啦啦的树枝迎着晚风碰撞的声响顺着他手指划出的绿色弧度,缠绕出皇冠般纠缠的绿叶花冠,盘绕着冰魂的身体,散发着精灵般魅惑的莹莹绿光静止地悬浮着。

冰魂将原本抛弃在角落里的重剑“灼热之刃”取回,他面对的已经不是迅捷的暗杀者,而是被本能操纵着破坏yu望正炽的庞大野兽,指剑停滞在噱头的层次,他所真正擅长的武技仍然是名剑技“冥雷电舞”,所以他要倚重兵刃的杀伤能力。

在同样的短暂时间里,他启动了冥甲“元素之叹息”的附带法术“骨甲召唤”,以死灵法术凝聚出盘旋的白骨装甲缠绕在绿叶荆棘之环绕的内侧。在冥剑与冥甲都激活之后,死亡猎杀套装的套装效果自然而然地显现,攻击中附加强度*20%的魔力灼烧效果,正相当于加强了烈焰纹章职业“破魔法者”的精擅法术效果!

所有的过程在冰魂的训练中不知道被演练过多少遍,直接通过灵魂指令去完成不过是瞬息之间的事情,而在观众们屏息惊呼的短暂时间里,咆哮的怒兽亦狂野地迅速迫近!

“吼吼!”怪兽忽然狂啸,声波中带着眩晕的魔力骤然袭向屏息以待的冰魂,伴随着而来的是霍然墨绿色亮起的五根利爪狰狞地伸展出来,带着低魔位面的特殊能量狠狠地洞穿冰魂以冥焰之剑散发而来的斗气冰盾。

相对于灵智低劣的低魔位面怪兽,冰魂的精神是何等强大,声潮里的眩晕效果丝毫撼动不得他的精神分毫,而在那利爪呼啸而至的片刻,他扬起重剑横在胸前,左手再次明灭着苍白的火焰,幽蓝的射线再次绕过凯诺的巨爪轻轻没入他混乱的精神海中!

放弃人形意识开始崩溃的凯诺痛苦地咆哮着,这正中要害的攻击让他短暂地停滞身形,凝聚的庞大力量僵硬地击中冰魂坚实的剑盾。

屏住呼吸的观众们忽然惊奇地看到极其诡异的一幕,嚎叫着倒退的竟然不是被狼狈拍飞的元素剑士,反是气势汹汹而来的融合怪兽!

正是绿叶荆棘之环绕的伤害反弹效果!冰魂终于在此刻把握住在禁用辉煌骑士职业的前提下对抗这丧心病狂怪物的手段!

茫然无措而又被激怒的怪物并没有智者般思虑被伤害的原因,它仅仅明白自己是因为被眼前生物冒犯的,所以再次的进攻意料之中在暴怒的吼叫中到来。

故技重施的冰魂再次施展法力燃烧,精神海接近崩溃的凯诺被折磨得痛苦无比,而冰魂所选择的时机又总是他进攻的前刻!经验的老道在他的战斗之中表现得淋漓尽显,能够洞察敌人进攻手段中破绽并且在第一时间反击的本领是注重研究的学院派贵族学员很难拥有的品质。

第三次的进攻再次受挫之后,怪兽六眼里汹涌的血色消褪了,它的精神状态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委顿下来,混乱地抱着头颅嚎叫起来。在进攻的时刻,尤其是全力出手的时候,通常很难在同时保持着足够的防御能力,它所遭受的伤害反弹是如此的诡异,以致于完全超出低魔位面生物能够理解的层次,所以它在毫无准备地情况下承受着剧烈的反噬毫无疑问地身受重伤!

在所有的三次进攻中都被巨大的力量击飞的冰魂亦不好受,他抹去嘴角溢出的鲜血,晃晃被晕眩的感觉侵袭的脑袋,却是冷笑着站起来,趁着怪兽发狂的时间继续向那记忆晶石中输入魔力。

“只要你还站在我这一边,纵然是与这大陆为敌,我也依然无怨无悔……”

谎言的圆舞曲继续着,在灿烂夏花陨灭的前刻绽放刹那芳华。到现在仍然没有人理解,他如此执着于这段记忆晶石的播放,究竟有着怎样的目的,甚至很多多愁善感的吟游诗人抑或是怀春少女感动得潸然泪下。

然而残酷的雷暴总是会击破繁荣夏花的美梦,现实将折磨得它们体无完肤,片片消散。

在语梅公主华丽转身,泪痕满面而去的那刻。

伪善的面具被揭开,黑暗破灭童话,狼外婆是最后的狞笑者。

“我爱你,但我首先是奇迹帝国的皇子。”

“如果我仅仅是名卑贱的平民,高贵如您难道会将您怜悯的眼神稍微移到我的身躯之上么?”

“难道您不会如同曾经轻视您那位深不可测的同桌那般将我当作是可悲而可笑的小丑么?”

图像中的他没多说一句话,语梅公主的脸色便苍白一分,她咬着嘴唇剧烈地颤抖着,泪水却不知觉间淌湿衣裳。

他的冷笑将永远烙印在她心灵的深处,在所有魔鬼降临的噩梦里狞笑着出现。

“真是令人绝望的爱情啊!”

“我爱的究竟是什么呢,这真是幼稚却没有答案的问题啊。”

她凄厉地恸哭出声,当所有的梦想被欺骗者、诡诘者、阴谋者背叛的时候,她不再是帝国最骄傲的公主,而仅仅是舔着伤口的疲惫女人。冰魂望向那佝偻着蜷缩在大帝怀里的柔弱女子,心底骤然飘过一丝怜悯,随即被永远地遗忘。他输入着魔力,将最后的阴谋展现出来。

“古老的啸月帝国啊,你何其幸运,竟然能够拥有一名十五岁便拥有问鼎圣阶资格的天才少年!但我那雄心勃勃的父皇却又怎么能够容忍。”

当影像进行到此时的时候,已经有很多义愤填膺的帝国重臣咆哮着,愤怒地指责着奇迹帝国的狼子野心。

接下来,冰魂将那段来自赏金猎人的追杀的影像播映出来。

骂声如潮般湮没着场地,尽管结界内仍然静止如初,但他仍然能够清晰地感觉出人群的暴怒,他不再犹豫,知道所有的目的都已经达到。

霍然指着苍穹扬起的大剑剑刃上溢出灿烂的金黄,它的高贵雍华炽热温度目瞪口呆的观众们难以睁开眼睛。他们不知晓那来自皇家魔武学院院长刚尔多夫贤者给予冰魂的限制,所以当他毫无保留地展现出自己的强大的时候,他们才意识到帝国的年轻英雄竟是远超想象的强大!

辉煌光环的颜色将竞技场完全覆盖,帝都的平民贵胄唯感觉那少年竟是神人般屹立在圣塔楼之下,像极曾经拿起格罗姆哈萨龙魂咆哮的史诗英雄们!

被汹涌的金光照耀下的少年闲庭信步般踏上虚空,灿烂圣光夺目而起的刹那间,轰然斩下的剑光在哭泣着的语梅公主未意识到的刹那,将凯诺融合的怪兽斩断!

“复仇的第一步,我已经迈出。”望着那鲜血喷涌正在失去温度的尸体,冰魂抱剑而笑。

正是神人如龙,利剑无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