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面纵横

第109章 不死者!

第一百零九章 不死者!(昨天发错,囧)

“冰魂.陨星.金,冰霜剑士。”他抚胸优雅地鞠躬,右手握住大剑的剑柄摇摇前指,正是最正统的邀战姿势。将永远存留在冰魂记忆里的最终之战,无论胜败与否,他都必须为自己维持风度。在骑士时代,风度和荣耀毕竟是所有年轻人内心深处难以抹却的狂热。

他对面在雕凿着象征着人族魔法文明盛况的繁冗魔纹图腾的弓形月柱下,涅槃之烈焰在那位绝色女子身后附着着地表灼灼燃着,似是最华美的长裙。

不愧是以在容颜上有着“凤凰女神的容颜”著称于世的不死者氏族,这位姬丝妮妮魔法师诱惑的娇躯丝毫无法被宽大的魔法袍掩住,微微翘起的嘴唇在那圣洁的凤凰圣焰之羽衬托之下更是带着些许魅惑苍生的绝世风姿。

她淡淡笑着颔首,精致的面孔透着清泠,竟是在女神般的风姿中再添几分精灵般飘逸出尘的空灵之气。一颦一笑之间,莫不令人神魂颠倒心醉神迷。

她挽起沐浴在火焰之中却乌黑发亮的秀发,白皙的皮肤看得冰魂略微呆滞,因为那种白似乎并非啸月帝国的格兰特民族的肤色,而至少应当是冰魂所归属的民族。他不禁在讶异中抬眼望去,映入眼帘的竟是含着一泓波光粼粼春水的秀美眼睛,赫然是那黑珍珠般无暇的黑色!

冰魂正为母亲从未提起的民族归属而讶异的时候,那绝美女子伸出凝结霜雪般成就的皓腕轻轻划出十字,符咒串串从婉转珠喉中迸出,她的手中赫然腾起凤凰氏族的不死者之火,来自右翼第一柱“炼狱凤皇”的一柄鲜艳的烈焰法杖仿佛涅槃重生般从她掌心缓缓升起。

唤出武器的姬丝妮妮咒炎法师温和地笑笑,心中却也是存着疑窦,为何这位出身极其普通的啸月帝国贵族却有着魔导上位氏族的血统特征。

“姬丝妮妮.阿斯曼达.不死者,来自魔导帝国凤语者大公领。青燃之咒炎法师。”她秀发忽然被在从法杖中激发出的强盛火元素流猛地冲开,那柄烈焰法杖霍然幻成一团熊熊不熄的不死焰火,在她的掌心仿佛远古的生灵般惊心动魄地舞着,举手投足间能够牵动着世间莫大的伟力。

冰魂沉静下来,赞叹般地望了一眼,举起不甘示弱的冥焰之剑,那属于黑暗者们的冥之火焰澎湃而起,席卷着他静默地矗立在竞技场的悬空之中!

姬丝妮妮千娇百媚地展颜一笑,轻启朱唇道:“吾杖名为,不死焰流翔凤舞。”激越的凤凰吟声响彻全场,她的裙裳霍然化作飒爽的战袍,炼狱凤皇的本体幻象在她身后汹涌而起,极高的温度让脸颊绯红的姬丝妮妮在扭曲的空气中恍若女神莅临。

以强势的上位者气息去压抑对方的血统传承是魔导贵族们争斗最简单实用的方法,久而久之,姬丝妮妮在与非魔导血统拥有者比试的时候也不自觉地使用出这种手段。

然而冰魂决不允许自己在无数痛苦中磨砺的坚毅被眼前的女人折服,他举起剑来,风雷滚滚而来,冥焰之剑低低咆哮着地狱深处绝望的凄厉呐喊,银色星辰坠落般的第二光环“洛萨先锋之刺”蔓延至他身畔十米。气势攀升至极点之后,冰魂漠然而笑:“剑名,冥焰.灼热之刃!”

刹那间惊雷大作,冰魂挥起剑踏着虚空凝实的银色焰火,安静地迎向那熊熊的凤皇幻象!

在操纵着本体幻象与冰魂缠斗的同时,姬丝妮妮法师掌心的不死之火再次诡异地舞动起来,清脆繁冗的咒文流水般叮咚而出,每次念诵出关键的咒语火焰便从法杖中涌出一团融入到她右手划出的符文中去。而那符文流入处宛若凤凰幼卵,将所有苛刻与残酷孕育在薄薄卵壳的深处,等待着破卵而出的刹那芳华。

以血统从冥狱唤出的凤皇神力是何等强势,纵然冰魂施展出未曾示之于人的洛萨先锋之刺亦不能够迅速消灭它,燃烧羽翼下汹涌的火焰时刻迫着挥剑的少年,观众们啧啧赞叹着望向那在烈焰火海中怒吼的黑暗冥焰,一次次昂首撞向凤皇幻象。

冰霜不断地涌出然后被消融,在这不死者炼狱凤皇幻象所营造的伪烈焰领域中,冰的元素密度被压制到极低点,纵然冰魂如狂风骤雨般攻击着那盘旋飞舞的炼狱凤皇幻象,所收到的效果亦不显著。

正在他蹙着眉头仍然籍着“洛萨先锋之刺”的威能,以冥焰之剑与凤皇苦苦相抗之时,被保护在外的姬丝妮妮咒炎法师已然微笑着释放出本场比试的第一个咒术。

“十城烽火绕黑山。”卵壳破灭,十道炽白的火焰电射而出,蛇盘般纠缠起来绕在冰魂身畔三米左右的位置,与他护体的斗气嗤嗤的撞击着,形成坚固的烈焰牢笼!

此时,凤皇的攻击愈加凌厉难匹,而远处的姬丝妮妮已经在迅速准备起她的第二个法术,吟唱声如疾风暴雨般响起,从咒语的吟唱声势看来必定是具备着极强杀伤能力的攻击性法术!

冰魂仿佛重回那些残酷的岁月,心中了无怜悯与安静,他苦苦压抑的杀戮与复仇的**在火海之中霍然爆发!

他眷恋般望向那抹世间唯属于他,他也只拥有的人儿,在杀戮的**主导下挥动的剑却有着清明充斥着温柔的剑之魂魄。他安然垂手盘膝坐下,冥焰之剑腾空静止着,酝酿着前所未有的爆发,烈焰汹涌而至充斥着他身畔,却无法沾染到洁净的长衫。

正在姬丝妮妮疑惑的时候,他睁开眼睛,轻轻道:“人生若只如初见,当时只道是寻常!”十指瞬间律动,交织出曼妙的剑网。

重剑裂空舞起,被冰魂以精神操纵着霸道劈斩出一记“电.霹雳闪光”。

那在施展着指剑秘术等待着破局而出的少年,十指交叉,淡然笑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