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面纵横

第110章 人生若只如初见,往者!

第一百一十章 人生若只如初见,往者!

指剑之术是当初创此剑道流派的前辈以至情至性之剑呕心沥血之作,往往在举手投足之间能够牵动观剑者的情感,更能够磨砺用剑者的心智。→≈?冰魂深深慨叹,短暂却惊心动魄的生命中无数片段纷沓而来,万千遗憾充斥着他的心灵,所有的后悔深深凝成那意味深远的诗句:人生若只如初见,当时只道是寻常。

他那因为经年握剑而磨满老茧的手指猝然迸发出曼妙的炽白光辉,无数道纤细美丽的丝线纠缠在冰魂的身畔,缠绕成柔软的茧状,缓缓地律动着,层层增厚。

在那道试探性地劈出的“电.霹雳闪光”在姬丝妮妮咒炎法师的“十城烽火绕黑山”牢笼上割裂开轻微的罅隙时,冰魂便已经大概上明白了禁锢法术的威力。

然而在他即将以强势的剑技击溃牢笼的时候,姬丝妮妮已经极其迅速地吟唱出最熟悉的攻击性法术!她周身的不死者火焰再次剧烈地燃烧起来,右手涌动起剧烈的火元素潮汐。冰魂猛地睁开眼睛,血红色的魔瞳穿透薄薄的茧壳冷冷地盯在她合拢起来的双手之上!

“涅?者得永生,黑暗者得毁灭,往生者得苦痛,伪神术.燃烧之不死者!”

她漆黑的眼眸里涌出无数火元素,熊熊燃烧着,在她双手的正中央柱状的火焰正猛烈地向着冰魂凝结的防御之茧发动冲击。

然而茧子却极具韧性,应和着火焰的冲击不断地收缩着,抵消着火焰柱的强横威力。然而,如果就此僵持的话,除非冰魂使用炽之元素的力量,在同等级的状态下必然被因为伪烈焰领域能够源源不断补充火元素的姬丝妮妮消耗而败。

在位面的至高规则里有着凡人无法豁免所有神术的规则,凡人无论具备怎样的力量都必须完全去承受神术的威能。籍着神之血统能够使用出伪神术的不死者氏族,便因为这伪神术的强横而稳稳地居于魔导帝国豪门之首。但,既然多了这个伪字,冰魂便能够暂时地承受住这猛烈的冲击。

正在所有的观众为这位属于本国的战争英雄而捏着一把汗的时候,防御之茧忽然崩裂,吞吐的剑芒露出强势的锋锐!他清亮的眼眸中闪烁着识破影术光辉的右眼诡异地亮着,右手摇摇抬起,带着一点精芒轻轻点在囚牢之上!

姬丝妮妮脸色大变,在冰魂轻轻的笑容之中那天罗地网般的禁锢宛若纸片连接的薄衫般片片碎裂!

光环再变,银色的“洛萨先锋之刺”消隐,带着夺目的深蓝色彩的速度光环“达贡里斯之活力”将他的身影遽变成肉眼难以辨别的闪光,以惊人的速度迫近着脆弱的法师。

迅速从震惊中恢复过来的姬丝妮妮当即召回炼狱凤皇的本体幻象,同时启动法杖所封印的防御法术,形成一个全体系防御型护盾。以速度著称的神兽凤凰后发而先至,牢牢挡在她的身前,然而仓促间没能够施展鹰眼术的姬丝妮妮无法捕捉到冰魂的身形,避开凤皇幻象的冰魂扬起重剑重重砍在她斜后方的护盾之上!

依靠着单纯的速度带来的剑势破坏能力亦是极其强大,但神品的法杖所带的防御型法术更是牢固,在激烈地震荡之后护盾虽然很显著地黯淡下去却并未消散,趁着护盾为她赢得的时间,尖啸而来的凤皇幻象唳着将冰魂迫开。

战斗进行到现在的时候,局势仍然没有明显,姬丝妮妮在接连施展强大咒术之后魔力损耗严重,而冰魂亦在近乎完全承受咒术伟力以及抵挡凤皇幻象的时候消耗甚大。

作为剑士的冰魂在此时选择了等待,等待着姬丝妮妮最后的手段,因为法师为保持安然境地必定要支撑魔法盾的消耗,恢复速度定然被大大减缓。

面色凝重的姬丝妮妮同样清晰地意识到这点,本体幻象被她挥手间召唤至身后,火元素开始酝酿最后的烈焰风暴!

她清晰的持咒声音字字遁入他的耳畔:“沉寂在冥狱深渊的不死歌者,您永恒的血脉继承者未曾遗忘骄傲的尊严,我们不因不洁的血统而悲泣,不因背弃光明的荣光而恸哭,不因沉沦丧失羽翼的光艳而莫名悲戚。”

在那清脆的祈祷声中,冰魂恍若被雷霆霹雳震惊般忽然呆呆立住,失却主人指挥的冥焰之剑木讷地掉落到地上,驽钝得仿佛凡尘之铁。

在扩音法术的效能中所有人清晰地听到那白衣少年用着他们从未听过的古语轻声祈祷起一段晦涩的祷文。

“我们,被遗忘者。龙族的血脉在罪孽的魔渊深处被玷污,因爱的绝望而背叛的光辉圣从龙,在艰难的摆渡者之海岸舔舐着将永远无法恢复的伤痛。然而,复仇者的执着让我们永未遗忘,永未卑怯,永未停息。”他不知为何竟然应着那召唤炼狱凤皇神力的咒语念诵出沉寂在记忆最柔软的深处的母亲常常祈祷的经文,而在此时,在这凡世竟仿佛在虚空中割裂开无数来自九幽的裂隙,澎湃的暗元素向着帝都皇家魔武学院演武场汹涌而来;相对的在他身体的内部淡淡的光竟仿佛从灵魂中满溢出来般将他的周身照亮。

悲亢的巨龙咆哮声低低从他的嘴中响起,他地低头,脚下的影子赫然是骄傲的巨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