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面纵横

第119章 鼎铭文,虚体祭坛的隐秘

第一百一十九章 鼎铭文,虚体祭坛的隐秘

冰魂的指尖跃动出绿色的咒文,金光缭绕之中“绿叶荆棘之环绕”被他的食指牵引着从烙印在身体的契约中召唤而出,封印遁术魔法阵至雷球中的事情终究还是要他自己完成,毕竟,没有人能够更熟悉那团虚无中诞生出来的能量独特的构成。

“世界尽头永不凋零的伟大生命之绿,请回应你子嗣的呼唤。”恩特舒展着粗长的枯枝般的手臂,那些共生在他臂膀上的奇异植物迅速完成生命的轮回,绽放的芬芳弥漫开来,冰魂闪闪发亮的金色眼眸中跃动的符文愈发生机勃勃。

墨索卡微微阖着双目,在恩特为冰魂所创造的生机盎然的世界中去感知死亡的微弱气息并不是很简单的事情,然而唯有这种特殊拟态的增幅才能够让森之原力进步极微的冰魂短暂地操纵对魔力感知要求极细腻的魔法阵刻录。

“将雷球与我压缩的魔法阵基柱融合,迅速!”时间并没有流驶太多,浸**法阵构建很多年的墨索卡便成功地用死气制造出三块能够将遁术魔法阵完全模拟的暂态基柱。

冰魂当即控制着雷球精确地同基柱交融,或许是因为“雷冥电舞”从根本上是从幽冥法则中创造出的名剑技,冥的本质与死亡又有着难以言述的渊源,法阵固化竟然出奇地顺利,竟然隐隐有超越原本遁术法阵效果的迹象。

然而,结果却是交织着失望与惊奇。

“生命气息如此清新,我有说过勃勃的力量是难以欺骗亡灵的嗅觉的吗?”墨索卡拧着鼻子略微沉吟下,不禁轻轻摇着头叹息,旺盛的生命无疑是亡灵空旷的灵魂之眼中的明灯。

他的话音还未落的时候,亚迪却是惊叹:“冰魂哥哥的影子还在那里,但为什么我却感觉不到他仍然站在原来的地方呢?”

生命与死亡的交融终究是难以琢磨的,从固化魔法阵的初衷上他们无疑失败得极为彻底,墨索卡不得不努力构建出隐匿能力更为强大的遁术魔法阵去隐藏散发着淡绿色光彩的雷球。然而,其出色的效果迥异于以生命形式存在的生物。在老恩特浑浊的眼睛里,冰魂的身形是淡淡而模糊的扭曲墨绿影子,充斥着属于自然的最简单的生命能量。

“如果你要潜入小精灵们居住的树屋古城的话,能够分辨昆虫振翼的最精锐的精灵弓手的眼睛也会对你视若无睹。”索尼里奥呵呵笑着,将固化魔法阵中的魔纹记录下来留待以后研究。

冰魂耸耸肩:“我能感觉到,雷球的能量流动已经同遁术法阵的方式有着很奇异的律动。有这种奇特的收获已经很幸运,但是,我们还是做第二种尝试吧。”

嘴唇喃喃地蠕动将破魔法者职业特有的全体位护盾“提蒙红宝石结界”逐渐由魔纹引导出的魔力铸就出来,作为破魔法者们唯一拥有的防御手段,结界具有相当地可锻造性,史诗中存在的巅峰的破魔法者领袖们能够轻易将护盾融入本身的皮肤,使得护盾与自己完全相融。

返璞归真的魔法,将所有惊天动地的禁咒融入举手投足之间,便是魔法操纵者们孜孜不倦追求的真谛。

当然,现在的冰魂在额头布满细密汗珠的情况下也不过刚刚制造出最初阶的圆形护罩,负之能量均匀地遍布在蒙尘的金色上,虚体祭坛放射的诡异幽光照射到那灰金色能量壁上便映出能够让人联想到混沌的奇异颜色。

在契约生物们的关注下,冰魂谨慎地抬脚稳稳地踏在遁术法阵外潮湿的墓**土地上,虚体祭坛狰狞的血眼猛然睁开,摄人心魂般凝视过来,那眼神中带着嘲弄般的意志让人手足冰冷而内心绝望。冰魂浑身不由自主地哆嗦起来,似乎**裸地暴露在那双没有感情的冰冷眼神之下,然而那冰冷却没有主宰他的意志,灰金色“提蒙红宝石结界”略微震荡着,将那来自邪眼中蕴含着邪恶的感知完全湮灭。

虚体祭坛似乎疑惑为何那些讨厌的生命气息会消失得如此之迅速,继续紧紧盯着手脚冰凉的冰魂所站立的位置,但此时他慢慢暖和过来,也很快便意识到结界似乎能够很有效地抵抗来自那邪眼的注视。

他的心中忽然升腾起不可遏制的强烈愿望,想要去近距离地观察下那双似乎能够折磨人心的邪恶眼睛中所酝酿着的阴谋伎俩,他轻轻迈步走向由黑石铺陈的通往祭坛的道路,陷入魔力蛊惑般望向那双充斥着蛊惑与诱骗的魔瞳!

雕刻在祭坛中央的铭文微微发亮,冰魂突然惊奇地发现那种古老的铭文,正是魔法世界现在应用最普遍的魔纹符语的前身,鼎铭字!传承自血脉的记忆会心而至,他按着那风霜雕刻的印痕微微皱眉,流利的古语却是顺畅地吐出来:“冥陆,原住民,仆从,空间。”

(事情忙完了,呼,近期没什么事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