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面纵横

第123章 魅之魔器,七宗罪套装!

第一百二十三章 魅之魔器,七宗罪套装!

“血红左眼,竟然是血族亲王第戈.血雾的神裔子嗣,看来在陨落前身份定然是伯爵以上!”墨索卡淡然地望着眼前支离破碎的躯体,啧啧地漫不经心说着。

智慧古树隐晦地皱皱眉头,这种环绕着死气的血腥使得几乎所有岁月都在恩特家园那种清新空气伴随着淡淡枫叶香味的地方生活的恩特极不适应。“众神的战斗,那种特殊的方式,决计会有很多盟友。”他摇摇咯吱的脑袋,脸上却有些欷歔。

的确,在沐浴死气恢复圣域能力的墨索卡与禁忌森林中以森之原力亦修复到圣域状态的智慧古树面前,这位在漫长岁月里艰难地汲取着死气然后淬炼为血能去搭建血池的血族竟是那么不堪一击。临终前狰狞的表情中竟然有着些许的解脱,似乎因为这些寂寞难捱的日子实在是太久的绝望结束而感到欣慰。

冰魂一直沉默着,他习惯在这些几乎是从第二纪便诞生在这位面世界中的家伙们面前安静地聆听意见,他们因时间而积淀的智慧并非他年轻的脑袋能够超越。

荣誉,这在龙枪时代最被骑士们称道的东西,在魔法王朝没落的第三纪仍然根深蒂固地影响着贵族与佣兵。曾经在龙枪史诗战争中扮演过微不足道角色的墨索卡与索尼里奥在偷袭得手之后,因为这个缘故,都没有表现出任何对战利品急切的觊觎,即使这位身份显赫的血族必定身怀重宝。世界,在微不足道的尘埃中,使我们与死亡的恐惧和绝望隔绝的,是荣誉!

冰魂走至破碎的尸体之前,按住胸部向逝去者致以缅怀,他身后的人眼角不自觉地流露出欣慰的复杂光芒。然后他将冥剑指向血液流淌的地面,冥焰顺着他的指尖翻滚而出贪婪地将这不甘的死者在这世界最后的纪念吞噬,烟雾消弭之后,地面升腾起契约破碎时闪烁的符文,然后在虚空中掉落出两件有着纯正圣光的装备。当原来的契约者灵魂破碎的时刻,他以灵魂为誓言的所有契约都将失效,魔宠、装备都将脱离,这是位面世界的铁则。

“魅之魔器,七宗罪。”冰魂的脑海中自然地出现这部分传承记忆。因为套装的铸造者在结束锻造之后,便将他们投入位面乱流,所以从诞生以来便未曾被收集齐全过的七宗罪套装,据说是以无数背叛者鲜血浸染而出,非是意志坚强信仰坚定的圣殿骑士所不能驾驭。然而,自从曾经手握仲裁巨剑,七宗罪.愤怒,的圣殿守护者堕落之后,暗的掌御者们才发现七宗罪竟然同时能够承受暗的侵蚀,发挥同样的作用。

所以曾经被赞誉为“叛之圣器”七宗罪套装被早已经解散的天使议会认为是堕落的陷阱,而黑暗力量在经历无数年寻找之后终于在位面商人的帮助下确认,“懒惰”遗落在地狱,“**”随着某位神邸之死沉寂在星界,“暴食”被深渊领主珍藏在深渊火山中,其他的都在黑暗的至高位面冥域所控制下。

只是,即使贵为血族伯爵,又怎么有资格去接受这种冥器级别的装备?他们不得而知。

“七宗罪.愤怒,主武器。在神圣的信仰被折断后诞生的断刃巨剑,以暴怒和绝望中**的堕之天使长阿尔米特.光翼遗留的血红天使之心与十根黑羽,掺杂数把魔剑破碎时的星星铁锻造而生的圣器,能够引发愤怒之伟力!

“七宗罪.贪婪,右手臂铠。于斩杀冥域火龙墓中因财宝而背叛冥龙至高议会的龙族,暴风.烈焰吐息,的颅骨与龙眼、龙角加以秘银、七度金炼制而出的贪婪之铠,可化龙形臂,能够引发贪婪之伟力!”

那些光芒是如此神圣,当你注意去看它们的时候,甚至会因为羞惭而生出敬畏之心,然而这些圣洁都是诞生在背叛者们的尸骨之上,也许这并不意味着什么,但是它们终究是象征着某种残酷。

如今,它们静静地躺在这片被死亡所笼罩的肮脏土地上时,竟仍然在无声无息地鼓动着毒舌,诱惑着脚尖与它齐高的冰魂。

“据说,”沉默的墨索卡绿色的眼睛中闪着些莫名的灰暗,“执着那把名曰愤怒的巨剑的圣殿骑士,曾经在为当代教皇冕下弑杀过无数恶龙与恶魔,然而在追逐变节者的路程中却因为暴怒而斩杀宗教裁判所所长,诱惑最为出色的苦修士失去理智的力量,是何其强大!”

“我需要它,”冰魂摇摇头,眼神清澈,“至今我还没有件趁手的圣光武器,而且,我也不怕被这诱惑吞噬。导师的灵魂在护佑着我。”

“你已经拥有‘灼热之刃’,何必再冒这无谓的风险!”地狱骑士皱着眉头,严肃地望着他的眼睛,时刻准备着将他从诱惑的漩涡中拯救出来。

然而后者却没有流露出半分不自然的神色,他仍然轻轻地笑笑:“这该是我的剑,因为那位圣骑士就是他。”

“剑没有错!”他铿锵有力斩钉截铁地说,“错的,是这世界,所以要拿起剑!”

(那天,我实在写不下去了。逛逛贴吧时,在斩风吧忽然看到斩风的第三部,当年特别喜欢的,看得废寝忘食啊,然后又去研究了下ForgottenRealms的《神器系列》,修炼有成,终于明白接下来怎么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