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面纵横

第124章 十字军,战端之初

第一百二十四章 十字军,战端之初

种族混乱的年代记中,文字湮灭在神殿的遗迹中,唯有古老的神邸依稀记忆着凯撒。冰之魂魄家族的血液曾经在那位教皇赐予圣徒身份的叛徒血管里流淌过,那位被歌颂为战争之主最虔诚信徒的骑士缘何拔剑割下圣殿的第二执政官,宗教裁判长,那昂贵的头颅的故事_业已被刻意地忽略,伴随着魅之魔器.七宗罪得以永恒中?文首发的只有圣殿所谩骂的叛徒之名。

然而,他的箴言仍然不死不灭地圣焰般铸在那柄名为“愤怒”的断刃巨剑上:

“我赞美你,我歌颂你,我信仰你,我执行你。”

但当黑暗的力量充盈在巨剑之中时,那圣光黯淡下去,字消逝了,冰魂默然地抚着那讴歌的圣文之下没有温度的血色文字:

“呵,为何,我没有迟疑,但那是暴行。”

冰魂忽然痛苦地抱着头,记忆的融合使得他仿佛曾经身临其境般经历过那些惊心动魄的故事,当这剑在无数年之后横陈在他面前的时候,他无法抑制地喃喃地蠕动着嘴唇笑起来。

“神?你赐予我的是残忍之心,所以当我将屠刀从异教徒的脖颈处移至你的雕像之上的时候,不会有悔恨吧。”他轻蔑笑笑,蓦然却狂笑起来,“我是龙族,作为你的剑的时候,我拥有圣光与黑暗交融的双翼是你的荣光,但我却绝不为你的野望去屠戮那些龙蛋中沉睡的同胞。你没有想过我们内心的痛苦吧,你教给我们学会荣耀学会骄傲学会怜悯学会勇敢,让我们因荣耀而虔诚于信仰,因骄傲而蔑视于邪恶,因怜悯而无情于脆弱,因勇敢而漠然于杀戮;而我们却因荣耀而执掌正义之剑,因骄傲而绝不放弃人格,因怜悯而同情卑微孱弱,因勇敢而与你一战!”

他铿锵有力地怒吼着,宣泄着那些久违的愤怒:“你操纵他们做信仰的工具,而我们却守护着内心最执着的坚定,信仰啊,你背叛了我,而非我有罪!”

魔法王朝之前的巨龙时代,凯撒.冰之魂魄因信仰虔诚被当代战争之主教皇从龙城爪根大教堂征召至主神殿作为首席圣殿骑士执掌仲裁者之剑,七宗罪.愤怒,在龙族漫长生命中曾经参与过七次信仰战争,在第七次中因反对神迹中降临的意志对屠戮金龙幼穴的指示而叛离光明阵营。追捕的圣殿骑士们不曾知道,在漫长的战争中他在对那些无辜在屠刀下丧生的各种族生命所积攒的愤怒,已经足够摧毁盲目的信仰。在那之后,作为叛之巨龙,光暗圣从龙而重生的他不再为任何神邸而战,哪怕位列左柱之领时。

当冰魂愤怒地咆哮时,墨索卡与索尼里奥忧虑地看到那柄巨剑忽然腾起明耀耀的金焰,然后他的瞳孔仿佛燃烧起来,火焰溢到眼角,然后贪婪臂铠蔓延开来,右手的指节处扬起巨龙骄傲的头颅,狰狞的巨齿张开,锐利无比。

冰魂只觉得他的感官似乎被无形地放大开来,似乎能够体味到这世界的脉动,然后他便从记忆中明白这叛之圣器的奇特作用:使感官极其敏锐。当你对某种情感能够数倍地体味的时候,或许,这世界能让你疯狂。同样,当你能够驾驭这力量的时候,驯服自己,也便征服了世界。他有些遗憾,这功能固然奇妙,但是作用却是潜移默化之间,战斗之时即使愤怒抑或是贪婪能够大幅度提升战力,却是唯有理智才能保证胜利。

一时间,经历如此之多的事情,即使冰魂精力充沛也很是疲倦了,在虚体祭坛前进入七度金戒指空间沉沉睡去。然后,他便离开陵墓,重返学校了。他要去格林那里搞到些魔兽血液,毕竟很多种药剂都是要用到魔兽药剂作为触媒的,并且再看看这位似乎专精药剂师的炼金术士有没有传承他那位尊贵导师的衣钵,否则也只有另觅炼金大师利用新得到的战利品对七度金戒指进行扩容。

然而,很可惜的是在假期前还在酒馆里同冰魂打趣说要以首席药剂师的身份加入冒险队去禁忌之森猎奇的格林在数日前被导师派遣到帝国下属的某个小公国进行镀金活动去了,要知道炼金术这种领域极其讲求知识的渊博,所以不时地进行“国际交流”无疑能够很有效率地提升炼金术士的身价。

在冰魂有些失望地从格林的药剂实验室转回东十号的时候,他忽然听到皇家魔武学院的铃声尖锐地响起来,这种铃声在虫族入侵紧急集合的时候才响起过,那么这次是为什么呢?

当他匆忙地赶到礼堂的时候,在肃穆压抑的气氛中,他从周围同学们的耳语中得到了答案。

十字军已经提着长矛从新的圣都出征,而奇迹帝国对啸月帝国的下属公国德里克宣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