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面纵横

第125章 别离,最后的学院时光!

第一百二十五章 别离,最后的学院时光!

帝国在沉默。

虫族在尖刺棱堡这帝国的塔盾面前收束獠牙,束手无策,当皇家地行龙军团正擦拭着盔甲与龙枪等待着回归帝国接受鲜花与勋章的时刻,调令又将他们急匆匆地传送至西部帝国疆土与德里克的防线那丁堡垒处。

生灵涂炭之际,无数人躺在血泊中抚着即将冷却的身体喃喃地悲叹着:“呵,这些疯狂的信徒。”

大帝在荆棘花王座下踟蹰着,然而当德里克王子眼中最后的希冀之火熄灭之后,他颓然地拿起权杖,下意识地望向那杖柄,那行字深深地刺伤了他的眼睛:“自由,吾王的基石。”

“若是,王都撒艾落被攻陷,啸月皇室会庇护所有的贵族成员。”他低声地说,甚至连他都无法奢望,在疯狂的十字军铁骑面前,撒艾落的陨落会有片刻的延迟。

王子殿下眼中闪着绝望与仇恨的烈焰,然后他用带着真挚感激的沙哑嗓音致以谢意之后,落寞地返回公国最后的防线。

十日后。

撒艾落在十字军猛烈的攻势下坠落,德里克皇室成员尽皆死战在内城墙塔楼下,直至所有忠诚的战士被枭去头颅,妇孺亦无例外。

神殿将原本的自然神殿摧毁,圣光之主神迹降临新建的神像,沐浴在神圣之光中的狂信徒们在这日,以数以十万计的异教徒送上火刑架,疯狂赢得胜利,世界在恐怖中沉默着。

这大陆是如此广袤,主位面的富饶难以估量,当十字军远征的圣光浪潮在汹涌的时候,冰魂在仍然维持着中立阵营地位的啸月帝国皇家魔武学院里逐步完成了他的学业。

在圣光席卷森林国度德里克、沙漠火神国度幕兰、北方寒冷之都无垠领、故撒自由商业联盟这些领地之后,啸月帝国终究不在能够置身事外。或许是太久的纵容让这些胜利的狂信徒们忘记了箴言中所提及的敬畏,50000十字军圣骑士、100000十字军自由战士与来自奇迹帝国的法师团,在无垠领集结后浩浩荡荡地向啸月东北最后的屏障――巴萨银柯大公国开来!

十字军始料未及的是,这素来保持着中立地位的强盛国度竟会以如此强硬的姿态迈入战场!

距离冰魂十七岁生日还有十二日的大陆历832年10月13日,帝国对奇迹帝国盟国沃肯宣战,次日紧急征兵令由帝国直辖领土内开始实行,第一批十万民兵开始紧急训练。

大陆历832年10月17日,啸月帝国对奇迹帝国宣战,同日人族冒死对虫族发动反扑,三日后尖刺棱堡战事奇迹般结束,虫族潮水般退却,帝国十三万精锐士兵在帝国守卫者赫德辛基公爵带领下挥师北上,驻入北冥城,刀锋直指沃肯王国重镇迪米特!

大陆历832年10月25日,啸月帝**宣布启动战时同盟战略,北方军团在秋之氏族族长法可雨斯.洛汗.秋的带领下进驻巴萨银柯第一防线艾茹河连锁壁垒。同日,啸月帝国宣布帝国存在受到致命威胁,《泛大陆禁咒联盟不扩散条约》应急措施启用。

当主位面的所有视线投注于此的时候,冰魂在帝都正迎来他最难过的时刻。

“传统如此,当所有男性成员背负重剑骑着战马前往战场的时候,秋之氏族的所有成年成员都将跟披上铠甲追随着荆棘花的荣光战斗到底!”星韵悲伤莫名地喃喃道,她深深地埋首在冰魂宽阔的臂膀中,离别的眼泪噙满蓝色的眼眸,“或许,我会战死在那片冰冷的地方,祈君勿忘往日……”

冰魂猛然按住她的嘴唇,然后深深吻住,他从未如此用力地拥住她,唯有当初母亲离去的时候他才这样用力地拥抱过一个女人。

当她苍白的脸色中掺杂着些许绯红地抬起头的时候,冰魂轻轻抚着她银白的长发,声音里有着深沉的叹息:“如果想要继续得到帝国承认的话,我只能选择在明日前往北方领地,去招募部队然后等待着帝国的调令。这多事之秋,当初我们誓言生死不离,如今仍然要各自踏上中?文首发生离死别的漫漫长路。”

星韵哽咽着,两行清泪淌过脸颊,她仰起头深深地凝望着最挚爱人的眼睛,那黑色瞳孔深处流露的火烫爱恋将她缓缓融化。

“那张双升卷轴‘守护者.切割天涯’,前段时间我已经请求格林拜托他的导师将一张灵魂感知卷轴融入其中,只要卷轴离开你身体十米之外,我就会跨过空间之门来到你的身边。”

冰魂淡淡微笑,这时皇家魔武学院的钟声响起,锵锵锵的洪亮回响在旭日初升的校园中,远处枫红徽记的马车已经停下,车夫身着严谨的礼服静静地等待着她。

“守护你,是我毕生的使命!我的公主。”

冰魂忽然单膝跪地,将冥焰之剑献在她的足下,只如初相爱之时他在帝皇星下不变的誓言。

星韵扑倒在他身上,却是含着幸福泪花妩媚而笑:“这辈子,是你一人的公主,是阿韵给你的承诺。”

她最后的深吻,是给他的生日礼物。

在晨曦柔和的微风吹抚之下,在风中摇曳的花香迷醉之际,在从定情至热恋伴随着走过的小湖波光粼粼的温暖之中,冰魂望着她回首时动人的娇羞,深深地将这刻定格在记忆深处。

她流银的长发轻柔地从肩头垂下来,在炎日和煦的光芒下熠熠闪着圣洁_的光芒,脸颊因为刚才的片刻温存挂着幸福的红晕,长裙紧裹着她窈窕的身体从那抹魅惑般的曲线垂落到地面。她盛装而去,将自己最美丽的背影留给心爱之人。

冰魂忽然拔剑而舞。

断刃巨剑沐着升腾而起的圣光辗转着,在深秋的黎明中和着朝阳划出道道轻柔的波纹。

最温柔的光,在他指尖缓缓流溢着,这苍茫古陆注视着这少年,他安静地迈上虚空,古拙地踏着深情的步伐,深秋的金黄染透这少年,他仿佛踏着远古的歌声从巨龙的年代归来。

风吹过。

他白袍猎猎,修长的手指紧握着那剑柄,剑舞得愈快这乳白的光芒崩裂开来,化成缤纷的蝴蝶碎裂着滑落,枫林中树枝摇曳着红枫从枝头簌簌地抖落,蝴蝶逐着凋零的枫叶蹁跹着逝去,那是种让人心疼的美丽。

马车缓缓驶去,车上捂着脸颊的少女指缝间飘然滑落两滴晶莹,在阳光下掉落到枫叶中。

少年默默凝望着她的远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