萌女追夫:神仙大人,要不要

第4章 走投无路

第4章走投无路

还阳之后,杉萝便打算回家去,像小说那样斗后母,斗嫡姐,然后将属于自己的东西都一一抢回来,反正都不用再嫁给那个老不死的,就没有什么好怕的了。

好吧!她是没什么好怕的了,但一回去全镇的人都怕她了!

一见到她就大喊鬼啊--

天哪!大白天哪来的鬼啊?!鬼能在太阳底下行走吗?这点常识都没有!切!

杉萝不管这些愚民,直接回家去。

谁知家里的门也不给她开,一致认为她是冤鬼回来报仇的,所以一个个都非常害怕,任由她怎么解释都是徒劳的。

也对!如果从悬崖上跳下去还没死的人,不是鬼也会是妖怪!

哎哟喂!怎么没完没了的,还能不能让她好好斗后母,斗嫡姐了?这连家门都进不了,斗个毛线。

一直到了晚上,家家户户门窗紧闭,就连客栈也不做生意了,见她来了就关门。

杉萝站在空无一人的大街上,仰望天空都已经无力抱怨了。

肚子也饿了,没地方吃饭,还没地方睡觉,真是人一倒霉喝水都塞牙缝。

漫无目的地走着,走着走着突然就走到月老庙来了,看到月老那两个字就来气,头也不回地走了。

没多久又折回来了,从门缝里偷看,连个鬼影子都没有,要不就借个宝地借宿一宿?反正这也是你们欠我的。

然后杉萝便“光明正大”的爬墙进去,蹑手蹑脚地躲在柱子后面看到里面一尊雕像,就是一位眉目慈祥的老头,手执红线团盘腿坐在蒲团上。

这便是月老在人间的形象!多么和蔼的一位老人家啊,但偏偏现实就是那么残酷

继而又看到一桌子的贡品,眼都直了。

直接不客气地跑过去开吃了起来,一边吃一边碎碎念,“你的贡品先借我吃一下,以后我赚钱了一定会还给你的……”说完就坐在蒲团上开心地吃了起来。

等差不多都吃饱时,这才四处走走瞧瞧,这月老庙并不大,也就这么点地方大,看起来有点穷啊,还到处都有灰尘,蜘蛛网,天了噜。

然后灵机一动,开始去院子打水鸡毛掸子、抹布都备好,挽起袖子对着月老像行了个揖礼,“作为吃你的住你的,我就用打扫卫生来做补偿,如果你不说话,我就当你是默认了。”

话毕,便开始打扫卫生,这边扫扫,那边擦擦。

还好不大,所以忙了一炷香的时间就差不多了。经过她这样一打扫,这月老庙就有种焕然一新的感觉。

累得腰都酸了,自家的猪窝都没这么干净过。

月楼中,清风明月看着帮忙打扫月老庙的杉萝,便相视一笑。

第二天,杉萝一觉睡到午时,还是肚子饿才慢慢醒来的。

从桌子底下睡眼惺忪的走了出来,看着这都午时了吧居然一个人都没有,且贡品昨晚就被她给解决一半了,都没人来给添新的贡品。

“……”默不吭声地走到院子开始洗漱,然后坐在阶梯上啃着苹果,望着那一扇庙门还是关着的,回头无语地望了月老像一眼,心酸地摇头。

起身又到功德箱钱拿起来晃了晃,然后倒出了两枚铜钱,“……”一脸的黑线,看来这月老庙不是一般的穷酸啊,连个庙祝都没有,啧啧啧。

杉萝就这样站着、坐着、躺着,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都没有一个人进来,都快把她给无聊死了,想出去又怕大家一看到她就喊鬼呀!

真是凄惨落魄啊!

有人来了。听到门口有脚步声,杉萝赶紧拿几根香蕉溜到桌子底下去,还不小心撞到脑袋,疼得眼泪都出来了,一边流泪,一边扒开香蕉皮吃了起来。

虽然躲在桌子底下偷听人家谈话是很不厚道的是,但她也不愿意啊,谁让这破庙就这么点大,连睡觉的地方都没有。

“小梅,既然你家人不同意我们在一起,那你愿不愿意跟我私奔?”

“私奔?李凡哥我们能私奔到哪?”

“随便!天涯也好海角也罢,只要我们能在一起去哪都无所谓。”

“恩!”

这一对有情人便约好今晚几点在镇门口相见然后一起离开,永远都不回来了。把杉萝给感动坏了,也衷心祝愿他们有情人能终成眷属。

可事实并非如此,当天晚上他们就被女方的家人给逮住了。男方还被痛扁了一顿并受到威胁,如果他还敢再接近他们家小姐就打断他的腿!

这些都是杉萝坐在墙角下听外面几个长舌妇在八卦听来的,这镇子就这么点大,随便一个消息就能全城皆知,一点也不奇怪,她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害她有家不能回,得躲到这个地方来,真是可恶!

又是一个漫漫长夜,杉萝把人家最后一个贡品给吃了,实在饿得连打扫庙的力气都没有了,肚子咕噜咕噜地抗议着。

一道流光突然降临着实把她给吓坏了,这才看到原来是这里的主人来了,一时有些尴尬,赶紧上前行了个揖礼。

“你打算在这里长住下去吗?”从她第一天到月老庙来他就已经知道了,清风明月是不会满着他的,他以为她只是短短住一宿,没想到这都几天了还不走,还把他的贡品给吃光了,他只能亲自来赶人,是谁信誓旦旦地说青山依旧绿水长流,咱们后会无期的?

“呃……我还没想到出路,能不能再让我多留两天?而且我也没有白吃白喝啊,你看我把你的庙打扫得多干净啊。”

清风明月也觉得挺干净的,实在是没人来月老庙求姻缘就没人给香油钱,没香油钱就没办法请个庙祝来打理庙。

“不能!唯一一份贡品,还是我自己掏钱买的,你居然把它给吃了!赶紧给我离开,否则不要怪我把你许配给王家老爷。”

“你!算你狠!谁稀罕你个破庙,反正我也不想呆了,再呆下去我怕我会直接饿死在这里,到时候下枉死地狱你要负责吗?”

月和仙君的嘴角直接抽了抽,这个女人真是越来越放肆了,三番屡次的对他大吼大叫,还想不想要姻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