萌女追夫:神仙大人,要不要

第5章 最穷的神仙

第5章 最穷的神仙

杉萝看到月和仙君的脸上瞬间冷了三分,心咯噔了下,又口无遮拦了,赶紧行了个揖礼道歉:“仙君在上,请原谅小女子的口无遮拦,多有冒犯了,小女子这就离开。”

话毕,脚下生风似的,跑得无影无踪。

然后偷偷摸摸地去了阎王庙以及土地庙,都有庙祝,实在没有办法进去,更别说偷贡品吃了。不得不说,他们的贡品实在太丰盛了,还有肉,看得她直流口水,“好想吃啊。”

月和仙君是神仙中最穷的神仙了,鉴定完毕!

没有办法,只好用袖子遮住眼部以下部位,又溜回月老庙,正好听到月和仙君在吩咐他两个童子一些要做的事情。

其中一件是去买些贡品和香火来,另外一件则是拿着红线去系娄雪梅和薛宏大的足。

等等!那个娄雪梅不是跟李凡相爱吗?是不是系错人了?关那个薛宏大什么事?!

“是!”清风明月行了个揖礼,转身就出了庙门,在门口见到她还有礼貌的作揖了下才走的,好在不是有什么样的主子就有什么样的童子。

“仙君,那个娄雪梅明明爱的人是李凡,为什么要跟那个薛宏大牵线?”

“相爱的人并不代表他们就会在一起。”月和仙君倒是客气地回了她的问题,但她还是不明白,“可你不是月老吗?月老不就是帮有情人终成眷属的吗?”

“娄雪梅现在爱的人是李凡并不代表她以后爱的人也会是他,谁能保证凡人的爱会不变质?”

杉萝一时哑口无言,因为他说得太在理了,是事实!身为一个二十一世纪的人更能体会到不是吗?结了婚的人也可以离婚!

交往是一个,结婚又是一个!

月和仙君看她没有反驳,算是认可他的话了,便问道:“你又回来做什么?”

“我是来应聘庙祝的。”

“没钱。”

“……提钱多伤感情啊,你留我两月看看我表现得怎么样再考虑要不要收我行不行?”

“……”月和仙君。

“吃住我自己解决!”

“……”月和仙君。

“我还会帮你庙里赚钱!”

“成交!”

“……”杉萝直接风中凌乱。

然后趁机提了个条件,让他帮忙把全镇人对她的记忆都抹除了,反正她已经死了,他们见到自己就只有喊鬼来了也没什么意义,还会耽误她赚钱。

这个条件月和仙君倒毫不吝啬的答应了,她都不知道该哭呢还是该偷笑。

很快,清风明月就回来了,一听说月老庙有庙祝了,那叫一个开心,感觉庙宇一下子就升了一级似的,高档起来了。

月和仙君直接把贡品和香火交给杉萝,让她开始她的工作,真是一点都不客气啊,还警告她不要再吃他的贡品了,真是够吝啬的啊!

“遵旨!仙君慢走!清风明月再见。”

“杉庙祝再见。”

“……呵呵。”她从一个落魄的人儿荣升为庙祝了,还是最穷的一个庙祝,其他庙祝哪一个不是吃好的,穿好的,睡好的。

哎,说多都是泪啊!

等庙里的工作都完成之后,她便试着出门看看还有没有人一见到她就喊鬼来着,果然到大街上溜了一圈,发现一个个都不认识自己,这样的感觉太棒了。

花了身上唯一的两文钱买了三个包子,一边坐在路边吃一边寻思着要怎么开始她的赚钱之路,去青楼卖艺?

哎呀妈呀,我真是天才啊,那个吝啬鬼不一脚踢飞我才怪。

“少爷,少爷您倒是快点啊,和娄小姐的约会就要到点了。”

“知道了,啰嗦!”薛宏大有些不耐烦道,约什么会啊,反正迟早都是要成亲的。

杉萝突然听到从她面前经过一主一仆之间的谈话,唰的站了起来,李凡?薛宏大?对!就是薛宏大!仿佛看到冤大头上门来给她宰一样。

立马擦了擦嘴跟了上去,还不忘把没吃完的包子藏在胸口。

一路跟着薛宏大来到一个偌大的湖面,湖面上有一座凉亭,上面坐着一位正在发呆的千金小姐,旁边站着她的贴身丫环。

远远地看着薛宏大上了桥到了凉亭给娄雪梅行了个揖礼,礼尚往来,娄雪梅也给他福了福身,然后俩人没谈几句话,薛宏大便邀请娄雪梅上船,但娄雪梅有些犹豫不决的,最终还是跟着他上了船。

这里的船都是大户人家的私人游船,有请专门的船夫。

所以说这镇子还算富裕,但穷人也多。

古代人最讲究的便是门当户对,穷人爱上千金简直就是一个悲惨的写实,就像她也是一个写实,为了钱把她卖给王家老爷做小妾,要知道那王老爷的小妾可是用十根手指头都数不过来的。

杉萝没有要追上去的打算,而是准备离开,却看到岸上站着一位少年郎,只见那位少年郎长得倒是一脸的清秀,穿得倒是两袖清风,袖子下的双拳紧握,指关节捏得泛白,幽怨地把那渐行渐远的游船看着。

想必这位便是李凡了吧?!

虽然同情他,但也不能忤逆仙君的意思去帮他啊,再说了,她一个小小庙祝哪里斗得过她的上司呢?还是老老实实地想想怎么赚薛宏大的钱比较实在吧。

下次见到仙君倒是可以问问看李凡的姻缘,总不能他的雪梅有另一半他却要孤独终老吧。

唏嘘间,李凡直接跑开了,连路都不看,一个劲地埋头跑,最后倒被人家的马车给撞到了,什么都没有说自己爬起来,一瘸一拐地走了。

对此,杉萝也是一脸的无奈啊,自己都顾不上了就别多管闲事了。

只是回到月老庙的时候,看到李凡就跪在蒲团上,虔心的恳求着。突然听到身后有动静,这才转过身来,眸子里有那么一点点的惊异。

“我是这里的庙祝。”

“这里什么时候也有庙祝了?”虽然他没有经常来,但也没听说过月老庙也有庙祝了,因为月老一点都不灵验,渐渐来的人也就少之又少了。

“新上任的,上柱香吧。”杉萝走过去帮他点了三支香递给他然后说道:“人会长大三次。第一次是在发现自己不是世界中心的时候。第二次是在发现即使再怎么努力,终究还是有些事令人无能为力的时候。第三次是在,明知道有些事可能会无能为力,但还是会尽力争取的时候。”

听了面前这位女庙祝的一席话,李凡的眸子闪过一丝诧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