萌女追夫:神仙大人,要不要

第7章 打赌

第7章 打赌

身为二十一世纪的姑娘,杉萝的思想肯定会前卫一点,但她还是向往爱情。而且月和仙君这一番言论简直就是典型的一己之见一竿子打死所有人,并不是所有人都只要面包不要爱情的好吗?!

“我知道这是一个很现实的问题,在我们那个世界就有这样一个选择,面包与爱情你选哪个?有人说选面包!有爱情却要饿死不如选这个实用的。爱情是奢侈品,面包是必需品,选择哪一边都很难,可如果你问问自己的内心你到底需要什么,相信什么,这就是一个在简单不过的问题了。选爱情可以两个人在一起共同创造面包!选面包,在拥有财富的同时去追求爱情。如果那段感情不值得你付出的话那就选面包,如果能下定决心就选爱情,共同去克服一切困难,这都看个人的,如果是我我会毫不犹豫的选择爱!”

“不管多坚固的爱情,如果没有面包,两个人都为了面包累得没时间,没心情去维持爱情,那再多的爱情也会消失。不要相信什么有了爱情就可以克服一切,贫穷夫妻百日哀。连生活最基本的都没有,有什么资格去谈爱情。”

“你!”

双方各执不同的观点,僵持不下。

清风明月面面相觑了下,一会儿觉得杉庙祝的话很有道理,一会儿觉得仙君的话也有道理,异口同声道:“那要不仙君和杉庙祝就来打个赌,看看娄雪梅是选择爱情还是面包如何?”

“正合我意!”杉萝打了个指响应战,“不赌点什么就没意思,要是你输了今后每天必须在这里坐镇一个时辰聆听一下民意,顺民意牵红线,多撮合几桩好姻缘,别一直把你那套思想强加在别人身上,还得成全娄雪梅和李凡。”

“哼,要是你输了呢?”

“要是我输了,我这辈子就给你做庙祝,还是免费的。”

“不行!要多加一条!要是你输了乖乖嫁给王老爷!”月和仙君双手插在袖子里,嗤之以鼻道。

“……算你狠!”杉萝气得脸都红了,恨不得把面前这货撕成一条一条,再扔到地上狠狠踩两脚,“成交!我才不怕你!”

月和仙君冷哼一声,袖子一拂,突然四周都是一片浓浓的烟雾。待烟雾渐渐散开后,映入眼帘的是一座波光粼粼的湖水,杨柳低垂,竹屋依水而建,旁边一架取水灌田的筒车。

此时此刻,正有一个女子在湖边洗衣服,定睛一看是娄雪梅。

“现在这个时候,李凡已经受了伤卧病在床了,我们各施其职各显其能,得到娄雪梅的决定点到为止。”

“行,但你不能耍赖使用仙术。”

“跟你打赌压根用不着仙术。”月和仙君说着便消失不见了,杉萝一脸无语,现在不就用仙术了吗?

清风明月,清风跟着月和仙君,明月则跟着杉萝。他们将是最公平公正的见证人。

“明月我问你,你家主人一直都是这个德性吗?”

“是的,仙君是排行榜上垫底的人。”

“排行榜?什么排行榜?”

“在南天门那有一个人气排行榜,是根据人间最受人们喜爱的神仙数据而来的,财神爷是最受欢迎的,咱们的仙君是最不受欢迎的。”

“那他还不知悔改?”杉萝无语了,把月老做成这个样子也是醉了。

“仙君一点都不在乎,就连土地爷和福禄寿、灶神爷都比他还受欢迎。”明月无奈地摊开手耸了耸肩,“不过如果这次杉庙祝赢了,那仙君就要每天坐镇月老庙一个时辰了,真是太好了。”

“呵呵是啊。”应该会赢吧,真是可怜了这俩孩子了,跟了这么一个主人。

想到这里,杉萝就不想再浪费时间了,赶紧行动起来,为了娄雪梅和李凡、为了清风明月、更为了自己,无论如何都要赢!

杉萝拿着一个装有衣服的盆到娄雪梅身边去洗衣服,学着她有模有样一下一下的敲打着衣服,“姐姐你好,我是新搬到这附近的,我叫杉萝,你叫什么名字?”

第一步套近乎。

“我叫娄雪梅。”娄雪梅抿嘴一笑,并没有因为她的突然到来而感到不自在,擦了擦额头上的细珠道。

“你一个人住在这里吗?”

“还有我夫君。”

“我和我弟弟住一起。”

“那你……”

“他们已经不在了。”杉萝的眸子闪过一丝忧伤,随即抬眸笑笑道:“不过他们永远都活在我这里”说着,手抚在心口上。

很快,她们俩人就成了无话不谈的好朋友了,因为杉萝说她要养活自己还要养活弟弟,想赚钱让弟弟过上好日子,这些都在触动着娄雪梅,所以她也不介意把她夫君目前的状况告诉她,就是腿被重物压过,“大夫说这辈子可能都没办法再下床了。”

娄雪梅说完直接捂脸痛哭起来。

“这么严重啊……”这该如何是好?区区腿伤,随便来一个神仙都能给他治好,偏偏某人就不愿意,还幸灾乐祸的认为他们的爱情会因为这样的挫折而停滞。

虽然现在是虚幻的,可也是未来所会发生的。

“自从他出事之后,脾气就变得暴躁了,我每天帮人洗衣服、刺绣、包揽家里所有务活,还要被他骂,都快要撑不下去了,身心都好累呀。”

“岂有此理!他怎么能够骂你!”话至此,杉萝看到月和仙君双手插袖子里站在门口把她看着,嘴角还噙着一抹似有似无的笑,连连说道:“你说他是不是觉得自己没有能力再照顾你了,所以想故意把你给气走?”

“是这样吗?”

“你是最了解他的,你说呢?你们肯定是互相爱着对方所以才会相厮相守。”

“恩,是啊,我们彼此爱着对方。”娄雪梅觉得她说得很有道理。

杉萝觉得自己的话起作用了,在心里暗暗高兴时,突然来了个人,二人皆齐刷刷看过去,原来是薛宏大。

娄雪梅一看到薛宏大来了,便有些抱歉看着杉萝,“杉萝,我有话要和宏大说,你能不能先行回避一下?”

杉萝明白的,便把地盘让给他们,伤脑筋地走出竹屋,然后又溜回去偷听他们说话,却被人拎住后衣领轻松提起,随手往外一丢,重重摔在地上,疼得直咬牙切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