萌女追夫:神仙大人,要不要

第8章 愿赌服输

第8章 愿赌服输

杉萝侧坐在地,开始说一些煽情的话,“我本来在那个世界活得很好的。”好吧虽然工作日是熬夜加班的熊猫人,周末是单身狗但这都没有现在来得惨吧?

月和仙君不由得一怔,她的背影看起来很伤感的样子,继续听她说道:“好不容易有机会开个小差偷睡一下,却被黑白无常勾错魂,这也就算了,没想到到了这个举目无亲的世界还要被迫嫁给王家老爷,好不容易不用嫁了吧,又被你这样欺凌……”说到这里,杉萝泪眼汪汪地回头看了他一眼,希望他能看在她这么可怜的份儿上,以后能待她好一点。

一片叶子适时从树上刮落,徐徐从她身边一路飘到月和仙君的脚下。

这样一番煽情的话倒是把明月给打动了,想打动月和仙君似乎还得再下几份功力,只见他不客气地抬脚把她踢飞,“谁管你!”

杉萝一个大字趴在地上,一脸黑线,嘴角更是无力抽搐:“畜牲!”

转头狠狠瞪了那个畜牲一眼,又是扔又是踢的,就算是东西也不能这样对待吧,更何况她还是个人,哪里能投票,她也想给他投一票!而且还会积极地帮他拉票,叫他垫底,在人气排行榜上永无翻身之日!

除了长得好看,其他还真是一点优点都看不出来啊,杉萝起身拍拍身上的尘土寻思着。

正好薛宏大已经和娄雪梅结束谈话从里屋走出来,一脸的高兴。这让杉萝看了有些小小的不爽,赶紧屁颠屁颠地跑过去问月和仙君,“大仙,那个薛宏大到底跟娄雪梅说了什么?”

月和仙君双手插在袖子里,一般他都喜欢保持这样的动作,好像不喜欢把手露在外面一样,斜睨了眼薛宏大离开的方向淡淡道:“薛宏大找娄雪梅谈有关李凡的事,他说他可以出钱把李凡的双腿治好,但前提是她得嫁给他,而且娄雪梅已经答应了。所以你做好嫁给王家老爷的准备吧。”

这就结束了?!

这就答应了?!

这对杉萝来说绝对是晴天霹雳,跑进去问娄雪梅,她也是哭得很伤心,她差点想跟她抱头痛哭了,但还是忍住听她怎么解释,“你说得没错,李凡是想把我给气走,但如果我的离开能医好他的双腿,那又何妨!”

嚯!敢情还是她的话让她做出这一番决定的?!

呀!你误解我的话了,我的意思是他越是想赶你走,你就越不能走。这一句话被杉萝给硬生生吞回肚子里,她心意已决,自己多说无妨。

心有不甘地和月和仙君肩并肩而站目送娄雪梅被薛宏大派来的家丁给接走了。

月和仙君正打算施法带她离开这个幻境时,杉萝让他再多给她点时间,反正事已成定局了,她只想和李凡谈谈,没有别的意思。

李凡看到娄雪梅被接走之后,也是一脸落寞地坐在**,看到有个小丫头站在门口敲门,不由得问道:“你是?”

“你为什么要放你娘子走?为什么……”杉萝说着说着就哭了起来,李凡一脸地无语,“我放走我娘子你哭啥?”

“我哭是因为我要嫁给一个我不喜欢的人,我才十三岁啊,对方都已经六十几岁了,你说我能不哭吗?”

哎!真是家家都有本难念的经啊!

“你还是不是男人?难道你要眼睁睁地看着你心爱的人嫁给那个薛宏大嘛?”

“那还能怎么样?我都成这样了,小梅嫁给薛宏大总比跟着我受苦好。”

“放屁!一会儿你为她好,一会儿她为你好,你们累不累啊?就不能一起面对吗?不就腿被压了,有必要演得像琼瑶剧吗?说来说去还是你没用,太没用了。”杉萝说着又嗷嗷大哭了,现在好了,娄雪梅选择薛宏大,她就得去嫁王家老爷了。

李凡觉得被一个十三岁的丫头臭骂挺没面子的,可是她说得一点都没有错,一直以来都是自己太过消极了,好像没了双腿就失去了生活的方向一样。

“小妹妹,如果我现在想去追回我娘子,该怎么做才好?”李凡突然改变主意,叫杉萝的哭声戛然而止,“真的吗?我想想。”

娄雪梅还没回到薛家时就被杉萝给赶上了,随便来了一句骗她的话“雪梅姐,你相公他自杀了。”就成功地把她给带回去了。

只是她回到家中的时候,抱着躺在**一动不动诈死的李凡失声痛哭了起来,还说要跟他一起去,李凡这才醒来抱着她让她不要离开,他一定会振作起来的,没了她,这两条腿好了又有什么用。

窗外,杉萝和月和仙君站在一起,一个脸上看不出任何表情,一个倒哭得稀里哗啦的,终于在结束的时候逆袭了一把,吓死宝宝了。

月和仙君袖子一拂,周围一片浓雾,等浓雾渐渐散开的时候他们已经回到月老庙了,杉萝吸了吸鼻子,拿出手帕擤了一把鼻涕,这才道:“你输了,请仙君愿赌服输。”笑嘻嘻地行了个揖礼。

“知道了。”

“那就请明天开始,我会在此恭候您的大驾。”

月和仙君轻轻嗯了一声,斜睨了她一眼,然后伸出一只拳头出来着实把杉萝吓一跳,连连后退,继而才看到他把手张开,泛白的手掌心里躺着一根红线,“拿去吧,系在娄雪梅和李凡的足上就行了。”

“太好了,谢谢仙君。”

月和仙君看着她脸上那般高兴的表情,没有再说什么便化作一道流光上天了。清风明月向杉萝行了个揖礼道:“杉庙祝,明天见。”

杉萝向他们挥了挥手,目送他们离开之后,看这天色还早便转身就出了月老庙。

一到李凡家去拉着他直奔娄家,并且迫不及待的告诉他“他能和娄雪梅在一起”这个好消息,着实把他给高兴坏了,可后面又觉得这事是真的吗?

“杉庙祝,你不是在安慰我的吧?”

“是不是等会儿就知道了。”她可是把自己的终身大事当赌注和月和仙君赌一把的,哪里只是安慰呢,还准备利用他们这对有情人将月老庙的名声打响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