萌女追夫:神仙大人,要不要

第9章 赤线系足

第9章 赤线系足

杉萝带着李凡偷偷爬墙进娄家去,李凡委实不明白杉庙祝打算做什么,只是让他带她去小梅的房间去找她,“只要你们生米煮成熟饭,哼哼。”

“……万万不可。”原来这就是杉庙祝所谓可以让他们有情人终成眷属的法子,“我不能这么做,对小梅的名声不好。”

“我只是打个比方,你瞎着急个什么劲儿啊?又不是真让你去跟你家小梅那啥那啥。”杉萝坏坏地说着,两条弯弯的柳叶眉一跳一跳的,看到李凡那涨红的脸又一脸正色道:“呵呵,我忘了我才十三岁噢,不该知道这么多。”

等推开娄雪梅的房门后才看到她正好踢掉木凳悬梁自尽了,“哎呀,要死了,你这样可是会下枉死地狱的。”

“小梅!”李凡赶紧过去把她救下来,要是再晚到一步他们就阴阳相隔了,“你怎么那么傻啊?为什么要寻短见?”

“李凡?你没死?”

“我没死,是这位杉庙祝救的我。”

“杉庙祝?”娄雪梅看到房间里除了李凡还有一个十三岁的小姑娘,经李凡的介绍这才恍然大悟,然后客客气气地点了点头。

杉萝都有些不好意思了,他们没有因为她的年纪小就怀疑她已经很好了。

就在这个时候,负责伺候娄雪梅的丫环和老妈子进来了,手中端的盘子在看到他们时,“砰”的一声摔在地上,碗里的补品都溅了一地,对于吃货杉萝来说,简直就是一次惨重的事故。

只见丫环和老妈子一看到她们小姐的房间有其他人在,转身去喊人。

李凡想拦着他们倒是被杉萝给拦住了,让她们尽管去把人喊来,他们只管带娄雪梅到大街上去就行了。

一路从后门出去来到外面这条热闹的大街上后,杉萝当机立断地停下来,猛地一个转身喊住:“停--”有些气喘吁吁的。

娄老爷以及他的家丁们皆同时停了下来,只见杉萝深呼吸了口接着笑吟吟地说道:“娄老爷有话好好说嘛,别这样伤了和气,毕竟都是要成为一家人的嘛。”

“你在胡说八道什么?谁要跟谁成为一家人?”

“当然是谁娶你女儿谁跟你就是一家人啦,老大不小了怎么连这点常识都不懂?”

“你!”

周围看热闹的人哄堂一笑,把娄老爷的脸都笑红了,居然被一个小丫头给耍了,只是他更好奇的是那个李凡是怎么活下来的!

“各位乡亲父老,别看我年纪小,我是月老庙的庙祝,姓杉名萝,今日是奉了神明大人的意思到这里来帮这对有情人的。”

“怎么帮?”人群中有人积极地问道,要的就是这种效果。

“我手中有一条红线,这一条红线是特地为娄雪梅和李凡向神明大人求来的,如果他们注定在一起这红线就会有变化。”

“什么变化?”

两位当事人也是挺好奇的,这就是杉萝为什么要带他们跑到大街上系足的原因了,一方面帮他们,一方面给月老庙做宣传打广告。

杉萝跪坐在地,让两位当事人伸出他们的左脚和右脚来,将月和仙君赐的一条红线系在他们足上。

下一秒,一条红线就在众目睽睽之下消失不见了,叫众人着实吃了一惊,杉萝起身拍了拍手道:“没骗你们吧,货真价实的红线,来之不易!不是有缘人压根就求不来的。”

这话一出人群中如同炸开了锅似的,特别是年轻的男男女女们都激动得不行不行了。

娄雪梅和李凡高兴的相拥在一起,娄老爷还是没有办法接受这个事实,觉得这一定是什么江湖骗术,故意糊弄他来着。杉萝也不介意友情提示一下:“娄老爷,神明大人可是很看好这一对,如果你执意要和神明作对,那我也不好拦着你,你尽管棒打鸳鸯吧,不过惹怒神明的后果要自负噢。”

杉萝转身又对各位乡亲父老说道:“欢迎各位明天来月老庙求姻缘,我相信神明大人会听到你们的心声的,告辞。”

话毕,转身一个潇洒走人。

看到这件事就这么顺利地被她给解决了,又找了两个活招牌,相信这月老庙日后一定会红红火火热闹极的。

不过这还得那个吝啬鬼愿意配合才是!

不管了!反正每天坐镇月老庙一个时辰的事已经是定局了,他一个神仙难不成还想反悔不成?

这座镇子名叫文井镇,其中有什么含义就不得而知了。这里居住着一百多户人家,家家户户都非常相信鬼神论这一说法,所以供奉神明是家常便饭的事。

比较有条件的大户人家通常家中会供奉五位神祗:户神、灶神、土神、门神、行神。统称为五祀。

除了这些,当地所在的镇子有经济条件的有的会有一些庙宇,就好比如土地庙是最常见的,几乎每一片土地都会有一座土地庙。

还有一种情况比较常见的,经济比较好的城市就会建一个比较大的庙宇,然后把神祗们放在一座庙宇里面供奉着。

而这文井镇只有三座小庙宇,坐南向北,紧挨在一起。

杉萝高兴得一路蹦跶回月老庙,准备收拾收拾一下,迎接美好的明天。

一回去却发现月老像左前方多了一张桌子,桌子上摆着供人抽取签条问卜的签筒,这是什么情况?拿起一看签筒上还刻着文案以及八个字“大吉大利,有求必应”。

还有一本灵签簿。

随意翻开一页来看了下。

第三十二签上

因荷而得藕,有杏不须梅。

嗯!好诗!杉萝读完之后点了点头,虽然不知道这是啥意思?随即没有兴趣把灵签簿放回桌子上,一个转身就看到面前站着一个高大的人,吓得心脏病都快出来了,直翻白眼,“大仙,你能不能不要每次都这样没声没息的站在别人身后?会吓死人的好吗!”

“你知道刚刚那支签是什么意思吗?”月和仙君面无表情的开口说道。

“不知道耶……”

然后月和仙君点了点头便给她作了解释:此诗文者以同音谐之。因荷「何」而得藕「偶」。有杏「幸」不须梅「媒」者。君汝可知道。因荷之生方得莲藕。为何我能得偶。我亦不得而知。尔是杏「幸」运之人也。自然不需「梅」。媒来妁之,君之鸿运,无人可与伦比也。

“你,明白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