萌女追夫:神仙大人,要不要

第11章 开工的第一天

第11章 开工的第一天

“杉庙祝?”面前何时坐了个信女她一点都不知道,因为她又开始犯花痴了,虽然他有时候太讨厌了,可不得不承认他认真做事的样子真是帅得让她可以既往不咎了。

“杉庙祝?”

“什么事!”又被唤了一声的杉萝这才回过神来,一脸的窘迫。

“我求了支签,请你帮我看看,我想问姻缘。”这位信女就是和那位正在月和仙君面前虔诚祷告的信女一起来的。

“噢好。”杉萝手抖的接过灵签看了一眼上面的字:第五签上

然后开始翻灵签簿:逾东家墙而搂其处子,则得妻。不搂,则不得妻。

啥意思啊……

“逾东家墙而搂其处子,则得妻。不搂,则不得妻。好签啊这绝对是。”

“是嘛,那什么意思啊?”

“呃……意思是你会在一户姓逾的人家的东面墙遇到你的才子,到时候你要抱着他,就可以得到他。如果不抱就得不到他!这是叫你主动一点呢。”

杉萝觉得她这只签解得非常好,可为毛感觉到后面有一道吃人般的目光在盯着自己看?脖子机械式地转过去,只看到月和仙君和清风明月三人皆黑着一张脸。

笑得一脸的尴尬,哈哈哈不对吗?不对吗?

“啊!”信女听了她的解释后一时红了脸,“这会不会太主动了?而且这镇子上并没有一户姓逾的人家,难不成我的才子不在本地?”

哈哈哈……应该是吧……

清风明月赶紧到她身边来帮她,让她重新解签,他们说一句她就跟着念一句,“其实我刚刚是开玩笑的,姑娘莫怪,其实这支签的意思是如在偶然之机会,或相处已久,视伊人为终身可许之者,应采取行动。不宜逸失机会,姻缘之至也,必须勇往迈进。”

“那这又是什么意思?”

“不论是萍水相逢,或者是近水楼台。如果觉得是“终身可许”的对象就必须要有追求及拥抱幸福的勇气。不可踌躇不前,否则顿失良缘。”

“原来如此!”该信女觉得现在的解释有点像话了。

“目前福缘平平,须小孩来牵成。宜多种福田,问缘份,成则吉。问婚姻,孕更吉。”在清风明月的帮助下,杉萝有条有理的解完一支签。

该信女感激地放了五文钱在桌子上,起身行了个揖礼就跟着她的姐妹走了。

等两位信女都走了之后,杉萝都不好意思回头去看仙君了,真是丢脸丢到家了。尴尬的扶额。

“凡事都有第一次,不要紧的。”清风明月开始安慰起她来了,她当然感激了。

后面又陆陆续续来了善男信女来祈祷,也有来抽签的。

有一个信女抽到了第十三签,上

“山穷水尽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这个我知道,不就是在说由逆境转为充满希望的顺境。意思就是天无绝人之路,船到桥头自然直。”说完还不着痕迹地看了明月一眼,怎么样?我说得木有错吧?这次肯定对了!

明月干咳两声后问道:“问对方是要问什么?”

“请问你要问什么?”杉萝一脸尴尬的收回脸上的表情,肯定又错了.

“我想问缘分。”

“此诗文的意思是前面一片重重迭迭之山岭,已经觉得自己再也没路可行之际。忽尔又出现一村子来。在心灰意懒,万念俱灰之时,峰回路转,来了一线生机,为君带来莫大希望。是人之命运也,汝已入佳境,必有佳遇也。”杉萝顿了顿,故作一脸的沉重道:“此签暗示本来已经看来没有希望的恋情,也有复合的可能。若再婚的话,或许会得到喜悦的幸福。但是想要靠媒妁之言来进行婚事的成功,则一来会因此而浪费过多的时间,二来也会因此比别人慢了一步,最好是当事人亲自积极地去做。”

“此签目前福缘平平,先难后易。多种福田可得奇缘,问缘份,心坚可成。问婚姻,先否后泰。送你一句话:情路虽艰,切莫辞劳,只要心坚,前有归宿。”

“谢谢杉庙祝。”该信女留下十文钱就走了。

“不客气。”杉萝都不好意思说这个钱了,因为她明显就是在作弊,清风明月一直在旁边帮她,哎。她自然清楚不能一直都靠他们,所以事后一定要好好恶补一下才行。

一个时辰后,月和仙君的工作时间结束了,缓缓站起身来,宽大的袖子垂落在地,清冷的目光落在她身上,叫她背脊一凉,不敢回头。

“清风跟我回去,明月留下。”

“是。”

等感觉到他们走了之后,杉萝紧绷的神经这才松了,不行!她一定要好好恶补一下,所以求明月帮她补这么功课。

每一支签都要注释,两种意思都要,她一定会熟背下来的!只要给她点时间就行了……

明月一个晚上都没有回去,杉萝一夜未睡,抱着灵签簿一直背背背,明月给她注释了两种意思,一种是诗文解释,一种是白话解释,两种结合在一起背得死去活来的,因为还要去理解。

有时背着背着就给睡着了,这种感觉就像是回到学生时代一样,无论多累多困都要打起十二分精神来。

卯时的时候,除了上香以外。各种背书,洗漱在背书,打扫卫生也在背书,就连吃早点都在背书。

前面几天都是明月留在她身边帮忙的,月和仙君正在认真的记录下每一个到他面前虔诚祈祷的心愿,而她也在打起十二分的精神在帮来者解签。

遇到还没背到的地方解答不上来的,明月就会帮忙。

每天月老庙的香炉从她的三炷香开始到夜幕降临时都会被插得满满的,有时候还不得不清理掉一些已经烧完的香。

功德箱也积累了不少的铜钱,每天唯一的乐趣就是数钱了,当然是数自己帮人解签赚来的钱,并非是功德箱里的钱。

一时之间,月和仙君每日下凡坐镇文井镇一个时辰的事便在天庭到处传了,甚至传到玉帝和王母的耳里,纷纷向知情人土地神了解一下这是怎么一回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