萌女追夫:神仙大人,要不要

第12章 非礼勿视

第12章 非礼勿视

土地神一五一十的把文井镇的月老庙来了一个女庙祝一事告知玉帝王母,是那女庙祝和月和仙君打赌赌赢了月和仙君,这才有了月和仙君每日都必须坐镇月老庙一个时辰这么一回事。

庙祝有男也有女,所以来了个女庙祝并没有什么好奇怪的,奇怪的是这个女庙祝居然敢和自己的上司打起赌来了。

“那文井镇的月老庙现状如何?”

“香火不错,每日都会有善男信女前去求姻缘。”

“那结果呢?”结果还得看月和仙君如何去安排这些姻缘了,看看那些善男信女的愿望达成没有就知道了。

“有,但是不多,不过人气榜上不在垫底就是了。”

玉帝和王母那叫笑得一个开心啊。每天其他仙君们都把月楼垫底一事当做乐趣了。天庭这边的情况,凡间的月和仙君等人压根就不清楚。

今天发生了一件喜事,娄家已经答应把娄雪梅许配给李凡了,所以李凡和娄雪梅特地来月老庙还愿,顺便把这个事情告诉杉萝,也把她高兴的。

还说成亲当日要途径月老庙进来上柱香,希望她能在月老面前见证他们的爱情。

杉萝爽快的就答应了,还收到一笔丰厚的香油钱。

大喜日子就定在下月初五,届时还要请她去喝他们的喜酒呢。娄老爷认了,既然李凡是神明给他指定的女婿,他只能高高兴兴的接受了。

宁愿得罪薛家也不能得罪神明啊!

能这么想是极好的!

一收到娄雪梅和李凡的请求之后,杉萝就在开始寻思着该怎么做,想要把现代的那一套宣誓带来这里,应该会火一下吧?

杉萝一般都是属于行动派的,一想到就会去做。所以庙门关好之后便进屋去,点了油灯后开始有模有样的执笔在宣纸上从右到左的写下宣誓词。

待男女各一份宣誓词都写完之后,拿起来自己好好观赏了一番,简直赏心悦目啊。

等第二天让月和仙君过目这两份宣誓词时,看到他整张脸都黑了,完全看不懂她在写什么,一笔一画扭扭曲曲的,像虫子在爬一样。

人长得倒有模有样的,没想到这字却写成这个德性,啧啧啧。

月和仙君一脸的嫌弃尽被她收入眼底,“在我们那是不写毛笔字的,所以你也别怪我写得难看,要不你帮我写一份咋样?”

“你再也回不去了,所以要学会入乡随俗,既然不懂得用这里的笔写字就得花时间去练。”

“行行行,你想咋地都可以,先帮我写再说。”杉萝给他准备笔墨纸砚然后蹲在书案前一脸认真的看着他一两笔,两三笔就写完一个字。

抬眸偷偷看着他,只见他沉静优雅端坐的姿态,黑色长发犹如瀑布一般披散下来,泛着淡淡的光泽。长而密的睫毛如同蝶翼般存在,高挺的鼻子,两瓣薄唇,肌肤白皙胜雪,脖颈处的肌肤更是细致如美瓷。除了那一张精致的五官以外,

再往下!微微敞开的衣领,锁骨分明,性感又不失安全感。天地间仿佛只有他二人而已……让她的血槽瞬间成了负值,已空!

咚的一声!脑袋直接敲在书案上!试图转移注意力!

非礼勿视!非礼勿视!非礼勿视啊!

月和仙君抬眸看了她一眼,嘴角噙着一抹似有似无的笑,继续抄写宣誓词。其实这两张宣誓词在他手中时就已经看到这内容了,小小惊愕了下。

只是用嘲讽她这扭曲的字体来掩饰自己的惊讶罢了,其实挺好的,也很新鲜,可以一用。

待两份宣誓词都写好了之后,月和仙君施法从签筒中抽出三支灵签来,一一放到她面前让她从左到右解签给他听,只要白话的就行。

这当然没有问题了,这几夜可不是白通宵的,不敢打包票全都会,但进步也是大大的。

“二八签,为上签。夫妇也,昆弟也。此签的意思是夫妻一生一世要永结同心,伉俪情深,彼此之间必须如同亲手足般的相敬如宾互爱互信。在天愿为比翼鸟,在地愿为连理枝,以此为信念相互扶持,爱护并尊重及容忍彼此所有的一切,终生必得幸福。”

……

“三三签,为上上签。可以托六尺之孤,可以寄百里之命。此签的意思是你可望遇贵人,交至友,得生死相许之配偶,可以全心诚意交付的对象。仙君,我说的对不对?对不对?”

三支签都答出来之后,杉萝那叫一个激动。

“嗯,并无出错。”月和仙君满意地把头点着,这个不要钱的庙祝还是挺有用的,“再多多熟记这功课就行了。”

“是!”杉萝高兴的行了个揖礼。

因为最近庙里多多少少还是有赚到钱的,所以杉萝在空闲的时间段特地上街去买点日用品,花盆啊、种子啊、衣服啊、还有好多想买的,可是钱不够,带出来的钱一下子都花光了。

她还想在庙里开小灶呢,省得吃饭还要跑出来吃。可是不知道可不可以,就那么点地方也不够她开小灶啊。

大包小包拎回来后便开始整理墙壁下的地方,这块地方很好,最适合用来种些花了,反正放着也是生杂草。

找了半天也没找到小锄头,便跑到隔壁的土地庙敲门,这个时候都是毕庙的时间了,听到有人敲门,里面的庙祝便过来开门,一眼就认出面前这位丫头,“哟,这不是隔壁月老庙的庙祝嘛。”

“师兄有礼了!”按照月和仙君的吩咐,见到比自己辈分高的都应当唤一句师兄,无关岁数。虽然就在隔壁,但也没有正式见过面,正式相互介绍一下。

“师妹有什么事需要师兄帮忙的吗?”这一声师兄让快三十岁的张远听了很是舒服。

“我想借把小锄头。”

“没问题,师兄这就去给你拿来。”同样都是文井镇上的庙祝,张远也还没有考试,只是比她早些日子做了庙祝,一声师兄也是应该的。

张远拿了两把小锄头来,主动帮她翻翻土地种种花,反正闲着也是闲着,还给杉萝讲了不少有关庙祝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