萌女追夫:神仙大人,要不要

第13章 隔壁大师兄

第13章 隔壁大师兄

杉萝和张远就蹲在墙角下一边翻土除杂草,一边聊着天。从中杉萝了解到不少有关庙祝这行业的事,“什么?不是才四枚铜钱吗?怎么又多了一枚?”

“五枚铜钱那可不得了,圆满四枚你就相当于是半仙了,可这第五枚意义重大,如果有哪位仙君看你的资质不错想收你为徒,他就会给你这第五枚铜钱,从此你便是神仙的徒弟了,就可以成为真正的仙人了,所以以后要是遇到拥有五枚铜钱挂饰的一定不要轻易得罪,因为得罪了对方就等于得罪了人家的神仙师父。”张远解释得自己都汹涌澎湃了,两眼直放光,不想认神仙做师父的不是好庙祝!

“收徒……收徒……”杉萝若有所思地喃喃自语着,月和仙君并没有把这件事告诉她呢。可能是想告诉她也没有用吧,能不能考试过关都不知道的说。

后面又了解到庙祝除了守神理庙之外,還常常替人解说危难、卜算前程,看姻缘、定福祸,指点迷途。所以,過去不少人上寺庙,在求神拜佛之後,還要求上一支签。尤其是许多中年妇女,更是热衷於此。

但一个初级的庙祝支要懂得一门灵签就行了,以后想要更多铜钱学问就必须涉及广一点才行。

“我真佩服你,大家都选其他仙君做庙祝,而你却选给月和仙君做庙祝。我在这里也当了三年的庙祝了,眼看就要第四年了,这期间看到不少应征月老庙的庙祝,但呆的时间都不久,因为实在冷清,实在没有人气,目前为止你在月老庙呆的时间最久了。”张远一脸的佩服啊,毕竟她才十三岁啊,年纪轻轻就走上庙祝这条路了,“也只有你来了之后,这月老庙才逐渐好了起来。”

“嘿嘿,是吗?”说得杉萝的脸都红了,“我也是走投无路才到这里来做庙祝的,一开始还以为只要管管香火就好,没想到需要学的东西有那么多!”

张远被杉萝生动的表情给逗笑了。

两人很快就把种子都播种了,杉萝表示感谢,可又没有什么东西可以招待他的,张远就带她到土地庙去坐坐,这里没东西可以招待,但他那边有。

张远在院子里张罗了一张桌子,桌子上摆了几道小菜,两副碗筷,一对酒杯。

看得她都直吞口水了,肉!好多肉!在现代她什么没吃过?只是来到这里之后,每天都是自己一个人随便吃一碗牛肉面就打发了,还没像现在这样一张桌子上摆了几道菜肴。

“我每天都要张罗祭神的贡品都会多出来,一个人实在吃不完,每次我都会看到你一个人坐在面攤上吃面,小小年纪身体还在长,哪能天天吃那些东西,要不这样吧,以后每天都来我这里吃如何?”

“可以吗?”杉萝已经一口一块肉往嘴里夹了,细细品尝着,她好久都没尝过肉是什么味道了。

“当然可以,有个人跟我一起吃饭我求之不得呢,三年了都是自己一个人吃的饭,怪孤单的。”

杉萝很有同感的直点头,有种相见恨晚的感觉啊,张远简直就像她的邻家大哥哥般存在着。

就这样,杉萝和这位邻家大师兄算是成为了同病相怜的好朋友,俩人约好每天晚上一起吃饭,中午的饭点依然各自解决。

只是杉萝有些好奇,“师兄,冒昧问一下,为什么你当这个庙祝都快四年了还没当上正式的庙祝呢?”

“因为庙祝的考试时间为四年一次,考试时间都是固定在正月初一的,如今已经五月,所以说你还有七个月的时间,那日可是会相当隆重,能见到不少的仙君呢,所有考试都会聚集在那一天了,除了已经位列仙官的,仙君们的弟子都是要考试的,没办法谁叫这些位置竞争那么厉害呢。如果你厉害就可以继续连任,如果被后辈追上那就只能乖乖下凡做个凡人了。”张远可是很有把握能考上初级庙祝的,毕竟这三年可不是白呆的,如果真不适合做这一行他早就离开了。

“那都考什么内容啊?”

“内容很多啊,各行各业各职各位的考试内容五花八门,就看你参加什么样的考试,就好比如我们的考试内容要自己上香、自己求签自己解签、考官便是看谁解的签灵,当然了,这内容并不在灵签簿上,得看你自己的应变能力,这也是防止考生们只会死记硬背不会贯通。”

“……好有难度啊!”

“这是自然的,你们月老庙的灵签正确来说共有一百零一支,现在却只有一百支,还有一支就是考场上的那一支了。”

“那怎么办啊?我都是死记硬背的。”

“所以你要多花点时间去贯通,没事的,还有七个月的时间,千万不要败在给你自己求的那一支签上啊。”张远拍拍她的肩膀道,“所以这些日子切忌给自己求姻缘,否则到时候会不灵的。”

“恩,多谢师兄告诉我那么多事。”杉萝那叫一个相当的感激啊!张师兄不但请她吃饭,还告诉她这么多有关庙祝的事。

只是突然觉得好有压力啊,当初也只是想找个地方落脚一下,毕竟她对这个世界还不了解。不过现在她是自愿留下来的,虽然未来的路会很艰辛,没事!人生就是需要挑战,让那些神马考试的都放马过来吧。

自从听了张远的话,杉萝每日战斗力都满满的,帮人解签的时候都会试着结合自己背的内容来贯通来理解,而不是一味的应付来解签的人,她真的希望自己成为一个真正能掐会算的庙祝。

这也是一门赚钱的技能啊,有一门技能傍身,走到哪都不怕赚不到钱。

杉萝在庙里无人的时候,趴在桌子上发着呆,很是惬意,脑海中不停地回想着张远的话,第五枚铜钱是要拜师的时候才会有,拜师……拜师……

哎不想了,这正式的庙祝都还没当上,未免想得太遥远了,还是认认真真的把这一本灵签簿都理解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