萌女追夫:神仙大人,要不要

第15章 夜半惊堂木

第15章 夜半惊堂木

杉萝撑到快吐了,撑到肚子有些难受,一路都被张远搀着回去,张远看到她这个样子赶紧带她去看大夫开点消化的药吃,“小萝,你这样会把胃给吃坏的。”

“太好吃了,忍不住多吃了点。”

“那可不止一点啊,一桌子的菜光你一个人就解决了大半。”那气势就跟上战场杀敌似的他阻止都阻止不来。

看完大夫便回月老庙休息去,还不忘向张远道谢:“谢谢你啊张师兄。”

“不客气,你好好休息吧。”

“嗯。”杉萝说完就把庙门从里用跟木棍反锁着,然后挺着个肚子进屋休息去。往**一趟,这才觉得舒服多了。

渐渐地,入了梦。

一道流光从天而降,月和仙君在床边出现,看到她眉头紧锁的样子,无奈地把头摇着,把手停在她的肚子上方,手掌心泛着盈盈的光芒。然而没有多久,杉萝的眉头不再紧锁了。

夜静时分突然听到惊堂木拍案的叠声巨响,引得全村狗叫,杉萝猛地坐起身来,到外面去看看,这大半夜的哪传来这惊堂木拍案的声音?

好像是从阎王庙传来的,叫她有些害怕,轻轻打开门,蹑手蹑脚的走出去,路过月老庙门口的时候寻思着要不要叫张师兄,想想还是算了,再往前走几步路便是阎王庙了。

惊堂木拍案的声音越来越大,四下无人,有的只是无尽地黑暗在蔓延着。走到台阶上俯下身往门缝看去,透过门缝杉萝看到了里面正在审案子,双眼瞪得老大了。

一位大人坐在堂上,手持惊堂木不停地拍案,两边则站着鬼差,堂下则跪着一个身穿白衣的女子,散着一头长发。

只见那白衣女子似乎感觉到了什么慢慢地把头转过来,叫杉萝的心直接提到喉咙间了,想要拔腿离开,身体却不知道为什么不听使唤了。

直到那白衣女子猛地一下近在眼前,那一双猩红的双眼透过门缝把她瞪着,杉萝一声都叫不出来直接晕过去了。

“大人,有人被吓晕过去了!”一个鬼差大声喊道。

“真是糟糕。”

来者便是方才拍案惊堂木的崔判官,只见崔判官身着红袍,左手执生死薄,右手拿勾魂笔,专门执行为善者添寿,让恶者归阴的任务。

今夜在此审案,没想到把一个凡人给吓晕过去了。

“段生,段生!”崔判官死命叫喊着。

“怎么了?”一个眉清目秀的少年郎就坐在屋檐上,面无表情地看着下面。

“快把这位小姑娘抱到里边去。”段生看上去十七八左右,一看到有个小姑娘晕倒在地,立马从屋檐上跳跃而下,信步而至,将杉萝抱到房间去休息。

崔判官抬脚就往把杉萝吓晕过去的女鬼踹一顿,“让你吓人,让你吓人,你不想投胎了是吗?”

“大人饶命啊……”女鬼蹲在地上抱着脑袋,她也不是故意要吓晕那小丫头了,谁让她大半夜不好好睡觉跑到这里来作甚?!

崔判官真是气不打一处来,在生死簿上一勾画就让鬼差把人带下去。

继而转身进去看看。

崔珏生前为官清正,死后当了阎罗王最亲信的查案判官,主管查案司,赏善罚恶,管人生死,权冠古今,你们看他手握“生死薄”和勾魂笔,只需一勾一点,谁该死谁该活便只在须臾之间。

方才那女鬼是只被丈夫联合小妾害死的孤魂野鬼,好不容易逮到就将其带到这里来审问,没想到会出了小差错。

一般能够听到惊堂木拍案的声音并非凡人,但就算听到惊堂木拍案的声音也不会傻傻的出来看啊,一般他在审案期间,凡人必须回避。

段生那小子不就回避了,他唤他的时候才出现的。

“怎么样了?人醒了?”

“她好像是隔壁月老庙的庙祝。”

“什么?!”崔判官在段生的耳边一惊一乍,叫他耳朵都快聋了。

月老庙的那个庙祝他在外做事的时候也是有所耳闻的,段生扣了扣耳朵,然后拿来一杯水啜一口后喷在杉萝的脸上。

人便有醒来的迹象了。先是眉头紧锁,后是眼皮跳动。最后猛地坐起身来大喊“鬼啊——”

“诶醒了醒了。”

一看到崔判官,杉萝直接抱住段生的腰大叫起来,段生那叫一个无语,“喂,你吓到人家啦。”那副面容任谁见到都会被吓到好嘛。

崔判官好不尴尬地捋了把胡子。

“喂,大半夜的别囔囔叫了,这里没有鬼,在你面前的是阴曹地府的崔判官。”段生不冷不热地介绍着。

“那刚刚那女鬼呢?”那一双猩红的眼睛至今在脑海中挥之不去。

“已经去阴间了,谁让你大半夜不好好在家里呆着,瞎出来转悠做什么?”

“我怎么知道啊,我本来在睡觉后来就被惊堂木的声音给吵醒了,怪害怕的就出来看看,没想到……”说到这里,杉萝的身子不由得打了个寒颤,想想都后怕。

“你害怕还出来?不是应该躲在被窝里瑟瑟发抖吗?”崔判官着实有些无语,真是不按正常套数出牌啊。

段生让他别再说了,然后问她是想留在这里休息还是回去。

杉萝才不想呆在这里,所以选择回去。

段生便送她回去,就这样杉萝认识了另外一个庙祝,之前张远就有说过,他跟阎王庙的庙祝并不熟,没有经常往来,没想到是长这个样子,好像年龄比她大不了多少的说。

第一次见面也不好问人家太多问题,而且也没那么心情,只想赶紧回去躲被窝去,可现在大夏天哪来的被子啊。

“好好休息,不要胡思乱想就行了。”段生临走前特意吩咐她。

看到他走了,杉萝迅速把庙门关上,脚下生风回了屋去,关门上床睡觉,所有动作一气呵成。

但是只要一闭上眼睛,那猩红的双眼就立马浮现。没有办法只好抱着枕头躲到月老像的桌底下去睡觉,这样就有安全感多了。

只是第二天有妇女过来想求个姻缘等了好久都没等人过来开门,只好又折回去了。

月和仙君在桌子底下找到杉萝时,她蜷缩在地,人已经发高烧了,一张脸红得跟什么似的,迅速将她抱回屋子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