萌女追夫:神仙大人,要不要

第16章 夜惊孙宅

第16章 夜惊孙宅

杉萝一夜之间就突发高烧,任由月和仙君如何施法依然无法褪去她的高烧。正觉得有些莫名其妙时,听到外面有人在敲门,便让清风去开门。

段生来了!他是想来看看杉萝有没有事,因为都这个时候了,月老庙的门还没有打开,所以有些担心。没想到在这里却见到了月和仙君,连连上前行了个揖礼。

“见过月和仙君。”

“阎王庙的庙祝,你来这里做什么?”月和仙君的眉头一挑,杉萝什么时候跟他也有往来?

“杉庙祝是怎么了吗?”

“她不知为何高烧不退,就连我的仙术都不管用。”

听到这里,段生连连将昨晚所发生的事告诉月和仙君,月和仙君听完之后脸上依旧没有多余的表情,倒是清风明月都替杉萝捏一把冷汗了。

“那女鬼什么来历?”

“那女鬼名叫苏静枫,是当地孙家孙立群的正室,生前贤惠温婉,尽心尽力为了孙家一点怨言都没有,可就因为生不出孩子,就遭到公婆的不待见,而且孙立群不顾她苏氏的颜面又迎娶了一房,她便成了下堂妻了,没多久便含恨而死,死后逃脱了无常二爷的勾魂成了一介孤魂野鬼四处躲藏,为了要回去报仇,后被崔判官捉住带回来审案,没想到……”

月和仙君把事情经过大概的了解了下,如果没有猜错的话,苏静枫的怨念已经侵蚀了杉萝的身体,所以才会高烧不断。

怨念不除,杉萝恐怕会有生命危险。但想要消除杉萝体内的怨念就得消除苏静枫的怨念才行。

于是,月和仙君让段生先回去,让他们都不要来打扰杉萝,说完他自己也回天去了。清风明月有些不明白,难道仙君就这样把杉庙祝给丢下了?不管了?

午夜时分,杉萝突然把眼睁开,面无表情的坐起身来,赤脚走了出去。开着庙门又从外面带上,转身走了。

在漆黑一片,四下无人的大街上漫步行走,嘴里吟唱着一曲无比伤感的曲子,“凄雨胡笳,簌簌沙沙,若有若无的喧哗……”一路往孙家的方向走去,幽幽的歌声在这空无一人的街道上显得有些凄凉。

一眨眼的时间,杉萝赤脚站在孙家大门,缓缓地抬起头来,看着那牌匾上刻着“孙家”二字,袖子下的双拳紧握,指关节泛白,眸光含恨,嘴角轻轻上扬,一抹嗜血的笑意挂在嘴边,让人见了便会有种毛骨悚然的感觉。

一阵大风席卷落叶而来,转眼杉萝便消失在大门口,不知所踪了。

夜,万籁俱寂。

孙家宅院内,孙立群正与二房胡氏相拥入眠。突然砰的一声,大门被打开了,把夫妻俩惊醒了,坐起身隔着床幔看向外面,只见一阵大风席卷几片叶子进来了。

胡氏依偎在孙立群怀里有些害怕,这风刮得未免也太大了。

外面风呼啸,夜嘶鸣,树叶沙沙作响。枝桠被夜光投射在了窗子上,露出可怖般的魔爪。

皎洁的月光如同一层薄纱似的,为这座宅子披上了纱巾,朦胧十足,鬼魅十足。

“没事,就是风。”孙立群拍了拍胡氏的手背道,然后让她在这里等,他去把门给关了。

只是人还没下床,就有一个被拉长的身影投射在地,下床的动作戛然而止,又把腿缩回**去,有些害怕得直吞唾沫。

直到看到门口站着一个十三岁左右的小丫头手里还持着一把匕首,心都在颤抖了,“你,你是谁?”

“你们这对狗男女,我就算死也要拉着你们陪葬!!!”杉萝面目狰狞地举起匕首怒吼着。

“啊——”孙立群和他的娇妻胡氏抱在一起大叫。

结果还没等杉萝去攻击他们时,一道黄符从门外飞了进来,打在杉萝身上,直接让她的身子飞了出去,重重地摔到墙上再重重地摔在地上。

一来二回,苏静枫的魂魄也被弹了出来,匍匐在地,大喘粗气。

杉萝支撑起被摔疼的身子,看到正哭得很伤心的苏静枫,一眼就认出她就是那个女鬼来着,吓得大气都不敢喘一下。

“为什么……为什么我死了,你们还能活得这么开心……”听到苏静枫这么一说,杉萝下意识地看了在**害怕得抱在一起的男女。

段生跑进来,直接献出一抹铜镜就将苏静枫给收走了。然后过来问杉萝有没有觉得哪里不舒服的,杉萝一脸茫然的摇头,“我怎么了?”

“先回去再说。”段生也不管孙立群夫妻俩,直接扶着她便离开。

没有回月老庙,而是回阎王庙去。她才知道自己被方才那女鬼给上了身,女鬼苏静枫想要利用她的手去杀了孙立群和他的娇妻。

段生拿出摄魂镜来,将女鬼苏静枫放了出来。苏静枫一袭白衣直接摔倒在地,恨恨地把他们瞪了一眼,没有说什么只是别过头去默默地流着泪水。

就在这时,月和仙君和崔判官从天而降了,杉萝和段生连连上前行了个揖礼,“仙君、崔判官。”

一双冰凉的手覆在她的额头上,下意识抬眸看了眼,看到月和仙君在摸她的额头量温度,脸瞬间滚烫了,只听月和仙君缓缓道:“还是有点烫,等下回去好好休息吧,这几天就不用开门了。”

“嗯。”可以好好休息一下杉萝当然乐意了,就当做是给自己放个假。

段生和崔判官面面相觑了下,他们也是惊呆了好嘛!月和仙君居然对一个庙祝如此贴心。

“崔判官,请!”月和仙君一拂袖,示意他可以上去开审了,这个女鬼苏静枫死后不但逃脱了黑白无常的勾魂,还想要利用杉萝去杀人,这一条一条的罪状够她受的了。

殿内一下子就暗了下来,幻变成了一个殿堂,崔判官坐在堂上,苏静枫跪在堂下,两边站着数十个鬼差,墙上挂着不少刑具,这场景如同她昨晚看到的是一样的,氛围要有多阴森就有多阴森。

不一样的是,今天还有他们三人在一旁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