萌女追夫:神仙大人,要不要

第17章 段生的来历

第17章 段生的来历

夜深人静,文井镇上除了打更的声音其余一点杂音都没有了,除了阎王庙传来的惊堂木拍案声剩下的就是鞭打的声音。

鬼差们正在对苏静枫施以鞭刑,一鞭一鞭的打在她身上,顿时整个庙宇变得鬼哭狼嚎的。杉萝有些害怕的往仙君身后靠了靠,下意识抓住他宽大的袖袍不放,好残忍啊……

“仙君……”杉萝没有能力去为苏静枫求饶,但是月和仙君却可以,且看在她也很可怜的份上不要再对她用刑了。

月和仙君知道杉萝想要说什么,对崔判官使了个眼色,崔判官会意的把头一点便让鬼差停手,苏静枫趴在地上已经没有起身的气力了,哭得很是无助。

对于她,崔判官也有几分同情,但他只能公事公办。“苏氏,既然你已经死了,就不能再流连阳间,更不能做出危害活人的事。”看到苏静枫只是哭没有回应无奈地叹了声气道:“你想报仇又何必急于一时呢,孙立群和胡氏在阳间的所作所为,死后都是要在此了结的。”

“是……”苏静枫又重新跪好,行了个礼,流下忏悔的泪水,又转向向杉萝行了个礼致歉,她这一举动对她身体会造成很大的伤害,甚至折损阳寿,所以对不起。

虽然开始得知她想利用自己去杀害孙立群和胡氏时有些生气,但这些气在这个时候已经消了,扯了扯月和仙君的袖袍,让他说点什么来安慰一下她。

月和仙君便开口说道:“我会向阎王求情,让她放你去投胎转世,届时你就喝一碗孟婆汤安心上路吧,来世会有一段好姻缘在等着你,为了这么一个男人而害得自己魂飞魄散有些不值。”

“多谢月和仙君。”听到仙君这么一说,苏静枫哭得更伤心了。

这次她倒真的被鬼差带走了,崔判官也一并下地府,临走前说会帮苏静枫在阎王面前求个情的。

等他们都走了之后,殿内这才恢复了以往的模样,只见面前立着三座肃穆威严的神像,中间是阎王爷,右边是崔判官,左边则是黑白无常。

“走吧。”月和仙君双手插在袖子里转身走人。

“恭送仙君。”段生行了个揖礼,杉萝也对他行了个揖礼,转身跟上。

二人一前一后回到月老庙,一回去月和仙君便开始训斥她道:“你以后不要再这么鲁莽了,连保护自己的能力都没有就这样跑出去,命不想要了吗?”

“没有下次了……”不知道为什么,被人训斥了心里还能这么开心,是不是病得不轻啊?

“你好好休息吧,就且放你三天假。”

“谢仙君,仙君慢走。”杉萝行了个揖礼,她也没想到事情会变成这个样子,毕竟她是第一次听到夜半惊堂木拍案的声音,实在是好奇,哎,没想到是阴间的人在审案。

送走仙君之后,杉萝便躺在**,双手作枕,脑海里一直浮现着苏静枫那般可怜的样子,真是男怕入错行,女怕嫁错郎啊。

如果换做是她说不定手段会更极端呢,肯定会叫那对狗男女吃不了兜着走。

好在仙君说了,她来世会有一段好姻缘。

翌日,由于不必开门。杉萝便一觉睡到晌午才醒来,谁让昨晚折腾到天快亮的时候才睡呢。还是被一阵敲门声给惊醒的,睡眼惺忪的过去开门。

“张师兄早啊。”

“杉师妹你也早,听说你生病了,所以给你煮了点粥来,赶紧洗漱一下过来吃早饭。”张远的手里还拎着饭盒,一听到有吃的,杉萝的动作倒是很麻利,两三下就搞定了。

坐下来大口大口地喝着张师兄带来的粥,应该是发生了那段小插曲之后,她的胃像被掏空了一样饿,也是被附身的时候就没吃过东西,不饿才怪。

所以说这粥送得还真及时。

“杉师妹,听说你和隔壁那小子打过招呼了。”

“你是说段师兄吗?”

“就是段生那个小子,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从小在阎王庙里长大的,活人他都不待见,好像欠他钱了一样,成天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只会在夜间活动,就是个夜猫子。”

“嗯?段师兄他从小就呆在阎王庙里吗?”

“是啊!听说是被亲生父母给扔到阎王庙门口的。”张远凑上来小声地说着,杉萝饶有所思的恍然大悟,不过跟他接触两次,好像并没有他所说的那样不待见活人耶,肯定为人孤僻不喜社交。

“不过他很厉害,懂得收鬼。”张远比较在意的事明明他年纪比自己小那么多还要尊称他一声师兄,所以平时也不知道是谁不待见谁。

收鬼这点杉萝倒是见识过,果然学的都跟他们不一样,好牛叉啊!

“不过他怎么也不是正式的庙祝啊?”

“听土地爷说他没有兴趣考什么试,不过明年会跟我们一起参加考试,虽然是被崔判官给逼的。”虽然段生是被亲生父母给丢到阎王庙门口的,可也就是因为这样从而改变了他一生的命运,让他的命运不是那样的平凡,而是能够和黑白无常称兄道弟,还有一个犹如生父般育他成长,教他收鬼的崔判官。

对此,他说不感激是假的。虽然平时都是一张不冷不热还有些欠揍的表情。

经过这件事之后,杉萝觉得他们三人平时应该经常聚在一起做个朋友什么的,毕竟在外面还有好多跟他们一样甚至比他们还要厉害的庙祝,有个伴总比只身一人奋战好,反正她要傍一个厉害的人来保护她哈哈哈哈,有必要的时候还可以充当一下打手。

所以当天晚上就让张远师兄准备好好吃好喝的一起登门拜访阎王庙。段生看到隔壁的两位庙祝都来,有些不解,今天是什么日子吗?居然三个庙祝聚在一起了。

“你们……”

“事情是这样的段师兄,毕竟我们三是一个镇子上的庙祝,以防其他地方的庙祝看不起咱们,我觉得应该团结一点才是,团结的前提下是得搞好关系,这样等我们被欺负的时候你才会替我们出这口气啊。”

杉萝把话说得这么直白叫段生有些无语,不过他也不喜欢说话吞吞吐吐,拐弯抹角的,而且说得也在理。

不论什么行业什么职业都少不了恃强凌弱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