萌女追夫:神仙大人,要不要

第18章 爱情之锁

第18章 爱情之锁

由于放了三天假,杉萝就老规矩上了下香之后,把庙门打开就跑出去玩了。还特地拉上段生一起,因为张远没有假期,而阎王庙没有抽签解签那一套,所以不拉他拉谁。

因为前几天赚了娄家一笔钱,所以她现在有钱了,要买的东西有很多,必须带个人出来帮忙提东西才是。

要买很多东西去装饰月老庙,还想弄些新鲜玩意来赚钱钱。便去木工那订做了一个木架,还是锁匠那订做很多的锁来。

这不为了七个月之后做打算呢,万一没考上,走的时候还可以带点生活费。

“你订做那么多锁做什么?”段生有些不解,而且还要特制的纹路。

“这你就不懂了吧,我订做的锁可不是普普通通的锁,是爱情锁!”

“爱情锁?”

“在月老庙挂上自己的“爱情之锁”,寓意将两颗心牢牢锁在一起期望爱情永恒,这不是很浪漫吗?”

“你的鬼点子还真多,刚整完那套,现在又有一套新的玩意出炉。”

“那是必须的,为了月老庙的经济和我的将来,必须努力赚钱。”

段生无奈一笑,没有再说什么。

突然他们看到了谁,孙立群和他的小娇妻也出来逛街了,买这个买那得,一个个笑上堆满了笑容,叫杉萝看了有些不爽,知不知道什么叫糟糠之妻不下堂,妻子都死了还没当回事一样有说有笑的,“渣男配绿茶婊,天生一对啊。”

“什么是绿茶婊?”渣男他还听得懂,绿茶婊就听不明白了。

“所谓的绿茶婊啊就是指那些外貌清纯脱俗,总是长发飘飘的,在人前装出楚楚可怜、人畜无害、岁月静好却多病多灾、多情伤感,且善于心计,野心比谁都大,玩弄感情的女人,你以后要是遇到这样的女人一定要一脚踹开才行。”就像月和仙君把她踹开一样,不要怜香惜玉!杉萝说着,也跟着做了个一脚踹开的动作,结果踹到一颗小石子,那小石子正好踹到绿茶婊胡氏的腿上,直让她娇呼。

杉萝吐了吐舌头,觉得该买的东西都买完了,该回去了,“走吧走吧。”

还买了几个花瓶回去做插花用,女人比较懂得打扮屋子,这话果然说的一点都没有错。

之前月老庙除了尘土和蜘蛛网什么都没有,现在院子都是刚长出来的花朵,一簇一簇的五颜六色好看极了,也为这月老庙添加了不少的生气,偶尔还会飞进来几只蝴蝶在花簇上逗留。

殿内更是被杉萝打扫得一尘不染,换掉供桌上的花瓶,又从院子里剪来几簇新鲜的花朵换上,双手叉腰,往那一站,左看看右看看都是极好看的,挑不出一点毛病来。

殿内散着淡淡地香火味,连花朵的味道都被盖住了,闻不出什么来,好看就行了。

段生双手环胸,倚在朱漆圆柱上静静地看着。

一个人只有把这里当做了家才会用心良苦亲手去慢慢的改变它的环境。就像他从小在阎王庙里长大,庙里的一切都是他在亲力亲为,要是别人代劳他还有些不习惯。

所有事都忙完之后,杉萝就跟段生一起到他的阎王庙玩,阎王庙也会有人过来上香,主要是多烧点香,多添点香油钱,让他们已故的家人能好好上路。

所以看到他这里的功德箱满满都是钱,眼都红了。

土地庙是辣么有得吃,这里是辣么的有钱,而她还在刚起步中,这就是人与人之间的差别啊!不对!应该是仙与仙之间的差别啊!

月楼之上,观世珠前。

月和仙君将杉萝一脸忒嫌弃的小脸收入眼帘,嘴角一抽。清风明月在按照一本簿子上所记载的姻缘牵红线,时不时就看一眼仙君,发现仙君来观世珠的次数好像变多了,也不知道在看什么,有时一看就好久好久。

三天过去了,杉萝早早地起床,因为订做的架子和锁都送上门来了。

仔细验货后,杉萝才把剩下的钱给他们。

一个又大又结实的框架,框架里是一个又一个的十字小格子,粗细正好,可以把锁给锁到上面去。

然后把刻好的招牌挂到外面的墙上,三个大字爱情锁。

底下一行小字:用此锁住爱人的心、锁住自己的幸福。

十五文钱一个,说贵贵说不贵也不贵。谁让进货价高呢,好不容易砍价砍到十文钱一个的,把她赚的钱一下子都花光了,还没有把这个架子的钱一起算进去,只希望不要赔本才好哟。

庙里一有新鲜玩意就会有一些成群结伴的姐妹来询问,杉萝自然也是乐此不疲的给她们解释着,不过爱情锁只有两个真心相爱的人才能够上锁的哟。

不行的哟,亲情、姐妹情、兄弟情那些都闪一边去。

娄雪梅和李凡一听说那什么爱情锁,特地来帮杉萝打广告做宣传的,作为第一对有情人一起在架子十字格上锁上他们的爱情锁。

杉萝那叫一个感谢。

不少人觉得这个花样跟宣誓词一样好玩,爱情锁可能会比较受欢迎,因为不用等到成亲那天,只要两个人你中意我我中意你都想要尝试一下就可以了。

“你去把你家那位情郎拉过来上个锁呗。”

“你怎么不去啊。”

“那就一起去呗。”

“好啊,走走走。”

等她们走了之后,这才进来一男一女颇受杉萝的注意力,因为现在正值夏天,那个姑娘居然披着斗篷,从头到脚遮得严严实实的,怪奇怪的ho!

只见她身边一直搀扶着她的公子貌若潘安,欲搀着她入殿,但女子并不想要入殿,就连正面都不给看一下的,而是说道:“宇风,我身体有些不适,要不你去求个爱情锁,我在这里等你可好?”

“好。”蓝宇风自己入殿来向杉萝买个爱情锁,杉萝看到那女子偷偷往殿内看了一眼,后又紧张地别开视线,明显在怕什么东西,怎么看怎么奇怪!

“十五文钱,谢谢。”杉萝给了蓝宇风一个爱情锁,又给他一张红纸条并说可以在上面写一些话,或者写上两位有情人的名字。

蓝宇风一道接过说了声谢谢便出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