萌女追夫:神仙大人,要不要

第45章 撕破脸

第45章 撕破脸

幻桃就怕月和仙君不相信她,赶紧为自己做着解释,她真的不是故意要在恩公身边呆这么长的时间的,本来报完恩就要离开的,可没想到却叫她看清楚了朱家小姐的真面目,够丑陋的!

“那个朱家小姐一直在背后诋毁我家公子,气死我也!所以我说什么都不能离开,说什么都不能让她进徐家大门!!”幻桃一副信誓旦旦地说道,一点都没顾忌到给他们牵这线的当事人就在现场。

“恩,朱家小姐没资格进,那你进徐家大门好不好?”月和双手插在宽大的袖袍里,笑弯了眼眸。

“我也是这么想的!”幻桃直接脱口而出道,说完她就后悔了,弱弱地抬眸把月和仙君看着,只见他阴着一张脸,笑弯的眼眸瞬间就变得扭曲了,纤纤十指从宽大的袖袍里抽出来,死死地掐住幻桃的脖子,前后晃啊晃的,“你不要告诉我你没把那颗断情绝念丹吞下去。”

“……”幻桃那叫一脸的尴尬,当时她确实吞了,只不过后面又吐出来了。。因为她觉得人生在世不谈谈情说说爱,那得多无聊啊,没想到被发现了,还以为隐藏得很好,都怪她一时嘴快说漏了嘴。

“仙君别冲动啊!!!”杉萝都吓傻了,不管自己身上还捆着红线,直接将仙君给扑倒在地,成功地把幻桃从他的魔爪下救出来。

张远和段生一直站在一旁观看这一幕幕,连杉萝叫他们帮忙都是果断的摇头拒绝,还站得老远老远了。

月和一脸黑线地看着整个人压。在自己身上的杉萝,“你干什么呀?”

“仙君,有话好好说嘛?不要对女孩这么粗暴行不行?你一定要理智一点啊。”

“你先从我身上下来再说行不行?”就在方才那一刹那,杉萝用她的脑袋撞自己的腹部,把他撞倒在地差点没把肋骨撞断一两根,这也就算了,居然还一屁。股坐在自己身上.。

“噢……”杉萝乖乖地滚到一边去继续跪着。

月和自己起身理了理衣衫,摸摸吃疼的肋骨,那头是石头做的吗?一张脸从头到尾都没有好看过。至今为止她还是第一个用屁股坐在他身上的,回去再跟她算账!!先忍了。

“仙君,你不要生这么大的气好吗?我知道这件事是我的不对,我发誓我对公子只有非分之想绝不敢逾越我们主仆的身份,而且我是妖他是人,我们是不可能在一起的,这点我是有自知之明的!”

“真的?”

“真的真的!!”幻桃顿了顿继续补充道:“只是仙君,您就不能给我家公子指一个好点的姑娘吗?我家公子身体不好,要是娶了朱家小姐,我看差不多不用一年就可以到地府去报到了。”因为会被折腾死,公子就需要一个温柔体贴、善解人意的人,就好比如她这样的来照顾他,“就是因为公子的身体,所以我还不放心留下公子一个人走了。”

“既然你已经被赶出徐家了,就没有必要再回去了,你也不要再出现在徐若阳面前了,免得他们的婚事不能如期举行。”

“不行!我没有办法眼睁睁地看着公子娶朱家小姐,公子他已经够可怜了,爹不疼后娘也不爱,妹妹更是处处争对他,公子的身边就只有我可以依靠了,如果我再离开公子的话,那公子该怎么办?我不允许这样的事发生!”幻桃站起身来不服道,面上的表情很是坚决,其他她都可以答应,唯独离开公子身边这件事不答应!

“如果你执意如此,我也只能公事公办了。”月和紧皱眉头警告幻桃道,他最讨厌这些逆天行事的人了。

“我才不怕!”幻桃说着,直接躺在地上现出原形,强行逃脱,留下一副血淋淋的蛇皮,叫杉萝感到触目惊心,久久都说不上话来。

月和也没有说话,一直静默着,拂袖将蛇皮上的红线和她身上的红线都收了回来,收妖不是他们的职责,他和杉萝是负责牵姻缘线的,张远负责一方土地安宁,段生则负责人死后还没下地府的鬼魂。

所以他只能把那个人给找来了!想到这里,月和开始对他们三人下驱逐令,不让他们继续在静阳城内逗留,“段生张远,你们先带小萝回去,这里的事我自己来处理。”

“是!”二人行了个揖礼,他们是非常遵循月和仙君的指令,但杉萝有些不愿意回去,她想留下来,可见仙君的脸色不好,也不敢说了,只好乖乖地跟两位师兄走。

走的时候三步一回头,看着仙君那颀长而又冷漠的背影,无奈叹了口气走了。

身在千里之外的张道陵很快就收到了月和仙君的传音让他立马到静阳城一趟,八年的时光,他依旧是这副模样,唯一不同的是八年前他还是连一枚铜钱挂饰都没有的捉妖师,如今却已经是拥有两枚铜钱挂饰的捉妖师了。

八年的时光让他变得成熟稳重了。

一收到月和仙君的千里传音,张道陵立马向师兄禀报一声便御剑出发前往静阳城了,身上共有两把剑,一把还是那木剑,另外一把便是他脚下御的这把看起来略显得厚重的银剑。

杉萝三人回到客栈收拾了下便雇了辆马车离开静阳城了,看到一向活泼好动的师妹在此刻一句话都不愿意开口了,他们便知道她在想什么,怎么说也是相处过一段时间了,肯定在为月和仙君的绝情而感到伤心吧?

月和仙君一向如此绝情,这是众所周知的事,所以她喜欢上仙君就是一个大大错误的决定。总有一天她一定会后悔今日所做的决定的!

就在张远这般想道时,杉萝突然开口说道:“两位师兄,仙君他是不是受过情伤?”

“为什么这么问?”

她能说她印象中的月老压根就不是这样的吗?她印象中的月老是个和蔼可亲的人,竭尽撮合有情。人而不是拆散他们,可又细想,仙君并没有做错什么,他拆散的都是那些不同类的有情。人,可是非得把他们逼得走投无路吗?或许能有更好解决的法子,就像代蓉和蓝宇风那样,虽然只能做百日的夫妻,但总算是圆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