萌女追夫:神仙大人,要不要

第46章 他来了

第46章他来了

眼看离静阳城越来越远了,杉萝的屁。股有些坐不住了,双脚一下一下地拍打着车板,虽然她的身体在这马车内,但灵魂却还留在静阳城内,她要回去,她不想就这么离开,可是两位师兄能答应吗?

“师兄……”

“不可以!”

杉萝的话都还没来得及开口就被段生果断地拒绝了,瞬间憋屈着一张脸,“段师兄,你知道我想说什么?”

“你想回去对不对?”

杉萝死命的把头点,没错就是这样!师兄们这么了解我,也太不好意思了。

“不行啊师妹,仙君说了要我们把你带回去。”张远开腔道。

“这事只要你不说我不说仙君他不会知道的。”

“……”段生和张远一脸无语,他们的师妹会不会把事情给简单化了?这样的事怎么可能瞒得了仙君?

好吧好吧!杉萝承认这事是纸包不住火瞒不住仙君的。

“要不我自己回去然后两位师兄先回文井镇?”

“你以为这样仙君就不会怪罪我们吗?”段生双手抱胸不以为然道。

“那不然怎么办啊?我不想就这样回去。”杉萝任性地跺了下脚,随后灵机一动道:“两位师兄,这次你们一定要帮我,否则他日。你们也爱上了妖怪什么的,一定会后悔今天没有让我回去帮忙的。”

“这怎么可能!”张远不信,他清楚人妖殊途,所以肯定不会去跨过这条界限的。

“这怎么不可能?感情这回事不是你说不可能就不可能的,它一旦来了,你挡也挡不住,躲也躲不了。”

张远觉得杉萝说得有那么一丢丢的道理,现在自己做旁观者可要是日后同样的事发生在自己身上呢?现在回去的话很有可能会改变自己一生,大不了挨点罚,可终生幸福就是大事了。

于是杉萝成功地把张远给洗脑了,段生最后也没得选择,总不能他自己一个人回去吧?而且当初说好的有福同享有难同当,他也没有忘记。

张道陵从千里之外的江云城赶到静阳城时,天已经黑了,直奔荔峰观而去,在火烧云海之上留下一个潇洒的背影。

此时此刻荔峰观中已经没有香客了,龚天宗等人皆一排而站,非常恭敬,完全没有了原先的嚣张气焰。毕竟月和仙君光临荔峰观,怎么也得好好表现才对,便按照他的意思在殿外迎候远道而来的张道陵。

很快,张道陵御剑抵达了荔峰观,剑气将一旁的树枝压弯了腰,徐徐落下。

龚天宗连连上前迎接,张道陵脚下生风似的来到他面前行了个大大的揖礼,“见过龚师兄。”至于对其他和他等级一样的则施以点头之礼。

虽然龚天宗比张道陵还大一级,可毕竟张道陵是太上老君膝下的,也是毕恭毕敬的回了他一揖礼道:“张师弟御了一天的剑肯定很辛苦,包厢已经安排好了,热水也准备好了,张师弟可以先沐浴解疲一番再去见仙君。”

“不了,劳烦龚师兄现在就带我去见仙君。”张道陵果断拒绝了他的一番好意,叫他不由得一怔,袖子下的双拳握了握,这才又嬉皮笑脸的让一师弟带他去见月和仙君。

等张道陵走了之后,龚天宗这才换上冷冷地一张脸,方才他这是热脸去贴人家的冷屁。股了。

月和仙君在窗口负手而立,望着天边有点圆的明月陷入沉思。突然有人敲门道:“仙君,张师兄来了。”

见此,月和应了一声门外的张道陵便推门而入,一见到他便行了个大大的揖礼,“拜见仙君。”

“让你大老远从江云赶到这里来,辛苦了。”

“不辛苦,只是仙君找我来有何要事?”

月和并没有在千里传音的时候把事情告诉他,而是让他立马到静阳来一趟而已。月和坐下来给他二人倒了杯茶水,低头抿了口茶缓缓道:“你还记得八年前从你手中逃脱的那只蛇妖吗?”

“这……仙君是如何知道的?”他当然还记得了。

“当时她就藏在庙内……”月和娓娓地将当时他是如何和她谈成一笔交易,如今她又如何失约全都告知张道陵,既然要他帮忙就不得有一丝的隐瞒。

张道陵明白地点了点头,当初他只知道收妖,如今他已经能分辨哪些妖该收哪些妖不该收了,八年的时光他走了不少的地方也收了不少的妖,见过形形色。色的人也见过形形色。色的妖,妖和人一样都被赋予爱与被爱的权利,他们之中也和人一样有好坏之分。所以一直以来他都想再见到那个蛇妖一次,没想到再见的时候依然要剑锋相对。

张道陵从月和仙君口中了解到事情的经过之后,就算对那蛇妖抱以同情,但不得不按规矩来办事。毕竟仙君已经给过她机会了,是她不好好珍惜。

当天晚上张道陵便决定明天就去会会她,八年了,他有所长进她应该不会差到哪里去吧?

与此同时,幻桃从月和的手中逃脱之后,便偷偷回到徐府,一直躲在柴房里,直到夜深人静的时候才出来。所及之处便沾了一地的血渍,踉踉跄跄地往前走去,就连微风轻轻拂过她的身体都叫她痛得颤。抖。

很快,她便轻车熟路地来到徐若阳的房间,一施法顶在后门凹槽的木棍便掉落在地,门“吱呀”一声被打开了,幻桃直接摔倒在地,痛得拧着眉头闷哼一声。

徐若阳被惊醒了,坐在**看到门开了,还有个人趴在地上痛苦的呻。吟着,“公子……”

直到听到对方唤他公子,这才下床过去,近身一看果然是幻桃,正想把她从地上扶起来的时候,她却痛得叫出声来,“公子,别、别碰我,好疼。”

“幻桃,你怎么了?”

幻桃可不想说她把自己的皮扒了才得以出现在他面前,正想随便找个借口掩饰过去时,人已经坚持不住昏了过去。吓得徐若阳连夜让下人去把大夫给请来,并且不让任何人靠近房间,就算是徐明成来了也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