萌女追夫:神仙大人,要不要

第47章 强行蜕皮

第47章强行蜕皮

徐若阳请来的大夫也看不出幻桃伤在哪里,皮肤无缘无故出血却找了半天也没找到伤口在何处,只要轻轻一碰她的身体,还在昏迷中的幻桃就会疼得呻。吟一声,身上穿的衣服都被猩红的血给浸湿了。

“徐公子,老夫没有办法,这位姑娘的病情实在叫人捉摸不透,老夫行医几十年从未遇到这样的病人,还望徐公子另请高明。”大夫拱手说道,话毕便带上自己的药箱子头也不回的走了。

徐若阳坐在床边,看着幻桃紧皱眉头很是心疼,想碰她又怕弄疼她,到底在她身上发生了什么事了?

徐明阳知道那个丫鬟又回来了,听说还是负伤回来的便也没有多说什么,他的气早就消了,看在那个女人衷心为主的份上暂且让她留在府里疗伤,否则他们父子俩要是为了一个丫鬟闹翻脸传出去都是一个笑话。

但徐若雪就不是这么想的,早早地去了徐若阳所住的院子却被几个奉命守在外面的下人给挡在外面,这几个都是平时和幻桃玩得比较好的,肯为幻桃和徐若阳去得罪徐若雪这个主子也算是比较讲义气,气得徐若雪冷哼一声跺脚一下转身就走了。

与此同时,杉萝三人又潜回静阳城内,听说徐府在找能够治疗疑难杂症的大夫。于是他们作了江湖郎中的打扮登门拜访,

只是到了徐家大门口询问两位看门家丁时却遇到了徐若雪的贴身丫鬟正好途径门口,一看到他们便驻足停下来问两句道:“你们是来做什么的?”

“听说府上有病人,所以我们是来给病人治病的。”张远比较老成,所以由他做江湖郎中,段生和杉萝就充当他的助手帮帮提个药箱什么的,基本上都是段生在做苦力活。

“我们府上没有什么病人要看江湖郎中的,没事就走吧。”那丫鬟睥睨了他们一眼,转身走人,还让俩家丁守着门,别随随便便把阿猫阿狗放进来。

杉萝无语地翻了翻白眼,谁是阿猫阿狗?你才是阿猫阿狗你全家都是阿猫阿狗!

三人准备先离开这里再想其他办法进去时,又来了一个丫鬟,那个丫鬟看到徐若雪的丫鬟前脚刚走她就追上来了,“三位请留步!”三人转过身去,看到一个丫鬟把他们给唤住了,“我们府上确实有病人,请跟我来。”

只见这个丫鬟说着,便从袖子里掏出一些碎银打赏给门口两位家丁,然后他们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把他们给放进去。

三人一路紧跟着前面那领路的丫鬟,看到丫鬟脚下生风似的走得非常快,还不忘让他们跟紧她别走丢了,也别叫二小姐见了去,她想帮幻桃可也不想因此得罪二小姐,她还得养家呢!

等这个丫鬟把他们带到一座院子之后就让他们自己进去之后就离开了,至于这么风风火火的来风风火火的走吗?

杉萝伸头探望,看到除了两个守门的下人就没有其他人影了,信步上前客气的行了个揖礼道:“你好,一个丫鬟带我们到这里来说是这里有个病人等治疗。”

两个下人面面相觑了下,便推门进去一个禀告,很快就出来并且让他们进去。

张远率先走进去,杉萝和段生尾随其后。

徐若阳从屏风后走出来迎接,看到三人跟前面来的大夫有些不大一样,兴许是深藏不露的高手也说不定,作揖道:“三位哪位是大夫?”

“徐公子好,我师兄就是大夫,姓张。”杉萝替张远做着简单的自我介绍,然后隔着屏风看到幻桃就躺在**,“可以过去看看嘛?”段生说了,蛇有蜕皮时期,每两三个月就会蜕一次皮,那次幻桃还没到蜕皮时期却硬是强行把皮蜕了才会沾了血。

强行蜕皮她本人也不会好受到哪里去的!果不其然,回来找徐若阳还昏倒了。

不明真相的徐若阳这般大张旗鼓的为她寻医,仙君肯定会得到消息的,到时候找上门来收她可就完了。杉萝一边寻思着一边上前探望幻桃,只见她眉头紧皱很是痛苦的模样,就连十只纤纤玉指都被鲜血染红了。

“你们可看得出幻桃她得了什么病?”徐若阳着急地问着,已经看了好多大夫,一个个都看不出是什么原因,因为表面上一点伤痕都没有。这也不怪他们,他们都是一群凡胎肉眼的凡人,若是稍微有点本事就能轻而易举地看到幻桃的皮都被扒了,就只剩下一副血淋淋的身躯了,他们三人看了都有些害怕,毕竟都是受过神仙熏陶过的。

段生说了,幻桃这伤根本就无需治疗,只要一些时日,她的蛇皮又会重新长出来的,所以无须担心。

“徐公子,这位姑娘的病情挺好治的,只是这个地方并不适合她疗伤。”张远有模有样的坐在床边为幻桃诊脉,一脸认真的样子都差点让杉萝信以为真了。

“那依张大夫的意思?”

“需要离开这里,到一个僻静的地方静养,还不得有人打扰。”

徐若阳眼珠子一转,似乎想到了什么地方似的,点了点头便出去吩咐下人准备马车,他要离开府邸一段时日。他倒是有一处适合静养的地方,那个地方就是他的第二个家,幻桃也非常熟悉了。

因为他需要静养的时候都会去那里,通常只会带幻桃一人,是一处位于城郊的别院,准确的说是一处即荒凉又无人气的别院,只住着一个守院人,是个上了岁数的阿婆,徐若阳都称她为孙婆婆。徐明阳把那别院给了他,所以他想回去就可以回去,不会受到任何的阻拦。

于是,四人便乘坐马车带幻桃去了城郊别院,临走前还叮嘱下人不要告诉任何人他们的去向,这是杉萝他们的意思,虽然不知道能坚持多久,但能坚持一天是一天,至少让幻桃的伤好起来才有反抗的余力也是好的。

苍天在上,她绝对是衷心仙君的,但为了自己的终身幸福不得不临时胳膊肘子往外拐一下,希望仙君不要太恨她,么么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