萌女追夫:神仙大人,要不要

第48章 胳膊肘子往外拐

第48章胳膊肘子往外拐

在车夫的驱车之下,四人带着还在昏迷不醒的幻桃乘坐马车离开静阳城。

一个有钱人家的别院到底来说也不会差到哪里去,只是人少,离城远,不过晌午之前就能抵达别院了。

午时,马车缓缓地在一户大门紧闭的别院门口停了下来,杉萝率先下了马车,紧接着就是徐若阳和段生一一跳下马车来,然后由张远横抱着幻桃也下车。

杉萝跑过去敲门,车夫把马车驱赶到后院去。

没多久这大门就开了,是一位六十岁左右的婆婆。孙婆婆一看到是徐若阳来了,立马打开一扇门让他们进来。

杉萝方才稍微瞧了瞧四周的环境,门口两根柱子,柱子上有两个灯笼,别院面前是一座竹林,这竹林里一到晚上就是一片漆黑,光想想就有些可怕。

孙婆婆老无所依被心地善良的徐若阳给接到这里来,供她一个不愁吃住的地方,而她则以打扫别院来报答他的恩情。

一直以来他们之间都相处得不错,如今看到幻桃受伤了略显焦急。安顿好幻桃后,杉萝跟孙婆婆到厨房张罗点东西来吃,期间从孙婆婆口中听到不少有关幻桃和徐若阳的事。

哪里有徐若阳哪里就有幻桃的身影,幻桃总是对徐若阳不离不弃,或许在他们心里早已对彼此情深意重,只是谁都没有点破而已。孙婆婆张口闭口就是公子心地非常善良,毫无城府,压根就斗不过二小姐和胡氏她们母女俩的碎碎念。

她当然知道徐若阳心地善良了,为了能够治好幻桃的病毫不犹豫地选择相信他们,就不怕他们是坏人吗?太过分的心地善良只会让人欺上头,所以幻桃才迟迟不愿意离开!!终归还是徐若阳自身的原因。

杉萝用了饭之后便和孙婆婆一起把幻桃的衣服脱了,将她渗出血的皮肤用纱布缠上。没多久就把一个人缠成了木乃伊一般,盖上被子后走了出去,男同胞们皆坐在院子里聊着,徐若阳只是在确定这样做幻桃真的能够醒来吗?

张远一脸肯定的点头,他相信段生说的不会有错。所以徐若阳只能选择相信他们了。

与此同时,月和仙君和张道陵一道前来徐府找人,却被告知徐家公子不在,多问去向何处就不愿意多透露了。张道陵拿出一个巴掌大的八卦盘,最中心有一根在不停转动的指针,指针所指的方向便有妖出没,然而这指针没停过转动则代表着城中有不少妖怪混迹在凡人之中。

妖怪们会学凡人一样生活,有时摊贩,开店铺的老板都有可能是妖怪伪装的。

看到八卦盘派不上什么用场,张道陵便使出另外一个法器,是个银色铃铛,直接将铃铛往半空中一抛,铃铛便开始飞快地旋转,他则在底下不断地对铃铛注入法力,闭上眼睛,用心去找出幻桃的所在处。

月和则站在一旁双手插在宽大的袖袍里淡然观望着,像张道陵他们身为捉妖天师,每多拥有一枚铜钱挂饰就会多一样法器,八卦盘是最基本的法器,然后就是这铃铛了。

等他拥有第三枚铜钱挂饰的时候就会有新的法器。所以说老君的门下是最多凡人想要进的,也是最难进的一个。

张道陵在城内搜索的半天也没搜索到幻桃的踪迹,摇了摇头道:“看样子已经出城了。”

月和明白地把头点着,然后吩咐他先回荔峰观等着,他回天一趟,只要通过观世珠就可以看到幻桃身在何处了。

张道陵并没有回去,而是在街上买点吃的坐下来喂饱一下肚子,仙君是神仙不用吃东西都不会感到肚子饿,但他就不一样了,人是铁饭是钢一顿不吃饿得慌。

清风明月正在月楼里工作时仙君突然回来了,赶紧放下手头上的活跟在他身后,长长的袍服逶迤拖地,大步流星地走到观世珠前略施法术。只见观世珠上一片清明,画面飞快转换着。

很快就在静阳城城郊外一座别院里见到了幻桃,正想关掉观世珠时,瞥到了一道熟悉的身影,只见杉萝推门进来给幻桃送吃的,一张脸瞬间就黑了。

清风明月两人正想说什么时,他们的仙君已经下凡去了,不禁面面相觑了下,又看到观世珠上的画面加上方才仙君那张黑脸,隐隐约约感觉到有不好的事情要发生一样。

与此同时,幻桃慢慢地苏醒过来了,身上的蛇皮也正在慢慢长回来。只是一醒来就看到一张放大的面孔,待清楚的看到这张面孔的主人正是和月和仙君是一伙的杉萝时就被吓得够呛的,从张嘴大声尖叫着到痛苦叫声的转变只是一瞬间,因为她弄疼了自己的身体,低头看到自己的身体被纱布缠成跟鬼似的,“谁啊这是?谁把我弄成这个样子的?”好丑的说。

徐若阳听到幻桃的声音就立马冲进来了,看到她醒过来好不激动,甚至红了眼眶,“幻桃,你醒啦?”

“公子……”幻桃想要挥挥手都是个难题。

事后,幻桃这才从徐若阳的口中得知原来是杉萝他们的意思把她带到僻静的地方休养的,这才一天过去而已,果真就醒过来了。徐若阳不知道,但她本人知道为什么要倒这里来,表面是带她来疗伤,其实是躲避月和仙君,看样子杉萝并没有骗她,可是她就这样胳膊肘子往外拐好嘛?难道她不知道月和仙君是有多么多么的小气??

“你的皮肤无缘无故渗血,而且一碰你你就喊疼,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徐若阳着急地质问着。

“呃呵呵……”幻桃也不知道该怎么解释才好,只好笑笑说道:“现在没事了,没事了公子,不要担心了。”

见她不愿意多说,徐若阳便没有再多过问,只是让她好好休息,早点养好身体然后回到他身边来。幻桃听到这话心里自然是高兴,可又有几分哀愁担心月和仙君一定会处处阻扰他们的。

毕竟他是月老,手中的姻缘线代表着他们是有缘有分还是有缘无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