萌女追夫:神仙大人,要不要

第49章 登门报恩

第49章登门报恩

几天过去了,幻桃身上的纱布终于可以拆掉了,皮肤不再渗血也不再一碰就疼了,都可以和杉萝手牵着手蹦蹦跳跳的到花园凉亭里聊天了。看到这一幕徐若阳感到很欣慰,然后他们三人自己坐一个地方聊天。

“小萝,你为什么要帮我呢?我之前那样对你……”

“总之是为了一个情字。”杉萝说着,就把嘴。巴凑到她耳边说了几句悄悄话,听得幻桃的脸色大变,“什么!!你喜欢仙君!!”

“嗯哼。”

“你没发烧吧?”幻桃第一反应就是她脑袋还正不正常,怎么会喜欢月和仙君呢?这还没开始她就可以清楚的知道他们两人是不会有结果的,正如她和公子一样。

“所以我才想帮你啊,帮你等于帮我自己。”

不管怎么样,幻桃还是挺佩服她的勇气,知道自己在做什么,更不会因为和月和仙君的人仙有别而就此放弃,想想自己就有些惭愧了。看在杉萝对她这么诚恳的份上,她也忍不住想把她的事和她分享一下。

那日从月老庙离开之后,她便又偷偷回到静阳城内,开始寻找当日对她有出手相救的恩公,容貌记得有些不大清楚,唯一能够辨别的就是恩公的声音以及他身上的草药味,一闻就知道是个常年喝药的药壶。

所以轻而易举的就让她给打听到了,徐家公子徐若阳。

从成品的衣服店出来后,一袭红边垂肩抹胸薄纱裙,一条披帛挽在手臂上飘飘然的,头发插着一根镂空蛇形的发簪,脸上略施粉黛,往大街上一走,一时之间叫男人们都移不开视线了。

嘴角上扬,时不时就朝男人们抛去媚眼,有妻子在身边的都少不了一顿揍。

正好徐若雪和朱英在茶楼里喝茶也看到了这一幕,纷纷有些不屑外加鄙夷道:“哼,不就是一个狐媚子,也不知道哪家男人要倒霉了。”这时的徐若雪和朱英才十一岁,却精得跟大人,已经拥有羡慕嫉妒恨更会耍手段的年纪了。

“呵呵,只要不是我们家就行了。”徐若雪垂眸抿了口茶水道,她怎么可能会允许徐家有人比她还漂亮的?

徐朱两家的关系非常好,且两位夫人是在同一天生产的,说好了一男一女就做亲家,若都是女孩就结拜做姐妹,都是男孩就结拜做兄弟这样的。结果都是女孩,碍于两家想亲上加亲便把朱英许配给已经四岁的徐若阳。

徐若雪和朱英的性子及像,有可能是因为从小到大都在一起玩。所以都是那种高傲的千金小姐性格,只能她们看不起别人,不能别人看不起她们。

她们自己组织了属于富家千金小姐们的聚会,一个个都非常听她们的话,而且只要有一个人得罪了她们其中一个,就会被遭到冷落和取笑,严重的还会到处散播谣言叫你没脸出门,长大了能不能嫁得出去都是个问题。

幻桃直接来到徐家大门,大大方方的走进了进去。守门的两个家丁早就已经在花痴当中,压根就忘记拦着她不让进。

“你们公子在何处?”幻桃随便拦住一个丫鬟来问,那个丫鬟还以为她是客人呢,直接道出他们公子的所在之处。

幻桃非常开心能够这么顺利的见到自己的恩公。当看到自己的恩公正在凉亭里提着毛笔字,身披着斗篷在作画时,蹑手蹑脚的走了过去,伺候徐若阳的丫鬟们一看到她皆面面相觑了下,看到幻桃食指贴唇示意她们不要出声时,一个个都听话不敢出声了。

“公子画得可真好看。”幻桃欣赏了一会儿便说道,着实把徐若阳给吓了一跳,转过身去,看到一位比他高一个脑袋的姑娘,双手放在膝盖上把脸凑过来将他打量着,“原来公子长这般模样。”

徐若阳被看得有些不好意思了,一时有些失态,赶紧摆好姿态作揖道:“敢问姑娘是?”

“公子有礼了,我叫幻桃。”幻桃也回了个礼。

“幻桃姑娘好,想必幻桃姑娘是来找舍妹的吧,不过她一早就出门去了。”徐若阳又行了个揖礼。

“不不不,我是来找公子你的。”幻桃又回了个礼。

“找我?”徐若阳有些吃惊,那些丫鬟亦是如此,因为他们一致认为长这么好看的姑娘一定是徐若雪的朋友,没想到是来找他的,他们认识吗?他平日里很少与人接触,主动上门找他的一般只有大夫。

“公子不用在意我,继续作画吧。”幻桃不客气地往石桌旁一坐,双手捧着脸颊欣赏着,歪着脑袋说道。

徐若阳觉得有些莫名其妙的,身旁多了一个姑娘多多少少有些不自在,看了丫鬟一眼,那丫鬟便明白了连连说道:“公子,该回屋喝药了。”

“嗯。”徐若阳只想找借口离开这里,作揖道:“姑娘若是有什么需求就跟丫鬟说好了,在下先告辞了。”

“这么快就要走啦,我还没跟你聊上两句呢。”看到徐若阳转身就走,幻桃本想跟上去却被两个丫鬟给拦住,“姑娘还是请回吧,我们公子不方便见客。”

幻桃咬着手指寻思着自己的贸贸然出现好像把徐若阳给吓到了,还没报恩就把人给吓到了,这怎么可以呢!!!

幻桃觉得这样去找徐若阳有些不大好,只好重来一次,还得以正常的身份接近他才行,想来想去也只有成为徐家丫鬟才行了。只好又去成品衣服店换件朴素一点的衣服然后到徐家应征丫鬟,分分钟成功。

成为徐家丫鬟后却被分配到后院打杂,一时有些不乐意道:“管家,我想到公子身边去伺候着。”

“谁都想到公子身边伺候着,如果你也想就慢慢等吧。”管家嗤之以鼻道,谁不知道徐家公子是位好主子,不轻易罚人,有时还会有赏钱拿。

“你说什么?”幻桃的眸子闪过一丝紫芒,阴狠地把管家看着,管家的眸子瞬间黯淡无光,毫无生气道:“正好公子身边空缺一名丫鬟,就你去吧,好好伺候着。”看着好似被控制了的管家,幻桃不屑地冷哼一声,小菜一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