萌女追夫:神仙大人,要不要

第50章 公子不理

第50章公子不理

成功被分配到徐若阳身边伺候的幻桃暗自高兴,然后被一个丫鬟领着去领衣服和看睡觉的地方,差不多十六个人一间,床就是一张长长的横榻,中间放着书案,书案两边各睡四人。

对面也有一张榻情况是一样的,幻桃忍不住在心里感慨这住宿条件的差啊。

换上丫鬟的衣服又梳上丫鬟的发髻后迫不及待的上工去。

当徐若阳正在屋子里喝药时又看到了幻桃,眉头不由得一皱,怎么回事?她怎么来了?而且还穿着丫鬟的衣服?难道……

“公子,她叫幻桃,是新来的丫鬟,被管家分配到公子身边伺候来着。”领路的丫鬟带幻桃进去之后就介绍说道。

“嗯。”徐若阳淡淡地应着,脸上的表情没有多大的波动。

“奴婢幻桃见过公子……”幻桃还想多说几句时却被徐若阳给无情地打断了,“这没你的事了你先下去吧。”

“可是奴婢是来伺候公子你的呀。”幻桃不解地提醒着他,如果不让她呆在这里,还怎么伺候啊?

“喜儿,你带她下去吧,给她点事做就行了。”

“是。”一直跟在徐若阳身边伺候的丫鬟喜儿福了福身,然后信步来到幻桃面前有些不耐烦道:“公子说什么便是什么,跟我走吧。”

“噢……”就这样??幻桃努了努嘴,福了福身转身就走了,还不忘回头看徐若阳一眼,他也只是冷然地低头一口一口地喝药。不是说徐家公子对下人很好嘛?怎么到她身上就不是那么一回事了?幻桃十分不解!相当不解!

好不容易从后院打杂的分配到徐若阳身边,没想到他一句话又让她成了个打杂的,只是打杂的地方不同罢了,一个在前院一个在后院。

喜儿直接把打扫院子的活儿交给她了,还说没什么事就不要出现在公子面前,否则有你好看。

幻桃暗嘁了一声,捡起扫帚开始打扫了起来,时不时就关注那个一直敞开的屋门,却不见徐若阳从里屋出来过一次。然后一边扫着落叶一边来到一个在擦柱子的丫鬟身边问道:“咱们公子都不离开屋子吗?”

“你是新来的所以有所不知,公子的身体不好,大夫说了不能吹太多的风,对身体不好。”

然后幻桃又陆陆续续地打听了不少有关徐若阳的事,没错啊,下人对他一致好评!!

连续好几天,幻桃都没有机会见到徐若阳,就算有机会进屋打扫都是在他不在屋的情况下,在这样下去也不是个办法,得想个法子才行。

“出去了出去,快点都出去。”喜儿突然跑进来,把打扫屋子的丫鬟都一律赶出去,原因是公子就快要回来了,而且还要在这里会客,不忘让丫鬟去沏一壶茶和拿些点心来。

幻桃怎么看这个喜儿怎么不爽,这几天一直都在争对她,只要她一空闲下来就使命的找事给她做,其他丫鬟都有休息的时间,唯独她没有,太可恶了,也不知道是她自己的意思还是徐若阳的意思,想想就不开心。

很快,徐若阳就回来了,身边还跟着一个中年男子,据说是徐若阳的义父,是个郎中,经常为了他的病情到处奔波,还会定时回来看望他,种种一切说不感动那是假的。

徐若阳和他的义父萧铭进屋内坐下,喜儿便让丫鬟上茶点,幻桃找准时机略施法术让一端茶的丫鬟踩到自己的衣摆,整个人向前倾去,眼看着端盘和沏好茶的茶杯掉落,喜儿大气不敢喘一下。

就在众人以为完蛋了时,幻桃眼疾手快地一手接住端盘又用端盘接住了茶杯,另外一手则接住了另一茶杯,结果是一滴茶水都没有滴出来,被幻桃淡定地放在端盘上,自己走进去给徐若阳和萧铭奉茶。

喜儿嘴角不禁抽了抽,好在有惊无险,得救了。

徐若阳看到她擅自做主进来奉茶也没有说什么,和他的义父喝起了茶来,幻桃便站在一旁候着,心里好不开心。方才她的一举一动都叫萧铭看在眼里了,来过几回好像不曾见过,“新来的?”

“是。”

“身手不错。”萧铭怎么说也是混迹江湖中人,一般人怎么可能接得住一个端盘两个茶杯,还一滴茶水都没有渗出来。

“练过。”幻桃也没有要隐瞒的打算,解释就是在掩饰。

徐若阳倒是没有说什么,只是淡淡地看了她一眼,然后把话题从她身上转移开来,似乎不想知道有关她的事,因为他不相信她这个人。没有谁生来就喜欢做下人的,有的是因为家里穷需要钱,有的是被卖到这里来,那她呢?接近他又有什么目的?

期间,萧铭说他在找一味仙草,这一味仙草能够温补命火,以疗下焦虚寒、阳气不足之症。

幻桃听了半天才知道徐若阳生来就得了罕见的寒性体质,发病严重的话身体会结霜,他自己很有可能会被自己给冷死。特别是洗澡的时候要用到能够烫伤一个人滚烫滚烫的水,简直难以想象这是什么样的感觉。

“开的药你继续喝着,义父一定会帮你找到药治好你的病。”

“多谢义父。”

萧铭打算在这里住上三天再出去寻药。知道他来了,徐明成便设宴请他一起吃饭。一家四口外加他一人围着一张桌子坐了下来,桌子上摆满了佳肴,徐明成为他二人各自倒了杯酒,敬他一杯:“萧兄,我敬你一杯。”怎么说徐明成也就只有徐若阳这么一个儿子,还得指望他给徐家传宗接代,所以萧铭为徐若阳的付出他是非常感激的。

每每都会准备一些干粮和盘缠让他带上,萧铭自然不会拒绝,这些都是他应得的,且一路下来的开销也挺大的,没有徐家的资助他也坚持不下来的。

倒是胡萍觉得他就是来骗钱的,已经从徐家拿走了不少的钱了也不见徐家公子的病情有所好转啊。

好在萧铭大度,自然不会跟妇人一般见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