萌女追夫:神仙大人,要不要

第51章 关系缓和

第51章关系缓和

十一岁的徐若雪比较会做人,举着个茶杯走到萧铭面前去道:“萧叔叔为了哥哥的病一直在外奔波,雪儿以茶代酒敬萧叔叔一杯。”她一向牙尖嘴利很会说话,很会讨大人的欢心,所以他们一个个都被她天使的外表给蒙骗了,实则内心是如何的也就只有胡萍一人才知道了。

要知道,就算徐若阳再怎么体弱多病,这徐家的财产终归还是会到他手上的,徐若雪唯一能做的就是在徐明成面前好好表现,说不定将来有一天她这个哥哥不小心死掉了,那她爹一定会把财产都给她,这样她这辈子都无忧了。

用了晚膳之后,萧铭拿了两壶酒和徐若阳坐在院子里一起喝,酒可以暖和一下身体,所以他非常推荐徐若阳有事没事就喝一杯。

幻桃正好路过此地,想要打个招呼碍于徐若阳会不高兴只好作罢,当做没有看见一样继续往前走。

萧铭喝了一杯酒后把幻桃给唤住,“幻桃。”

“欸!”幻桃真想敲自己一脑门,应得这么快做啥?!向着他们福了福身道:“萧爷唤奴婢有何事?”

“你过来。”萧铭只是觉得奇怪,若阳对其他下人都挺好的,唯独不待见这个幻桃,是为什么呢?实在是太好奇了,原谅他的擅自做主。

幻桃乖乖地走了过去,自觉地往萧铭身边站了站。看到萧铭给她倒了杯酒放在桌边道:“坐下来喝一杯吧。”

幻桃和徐若阳皆齐刷刷地把他看着,不知道他想做什么哟,无缘无故让她坐下来一起喝酒,该不会有什么阴谋吧?徐若阳不喜欢她是很明显的事,萧铭肯定也看得出来,这酒里该不会有毒吧?不会是想替徐若阳解决掉她吧……

幻桃有些欲哭无泪地把徐若阳看着。

“……”徐若阳有些无动于衷的样子叫幻桃好生失望啊,算了,死就死吧,反正这条命也是他的,还给他好了。想到这里,幻桃上前拿起那酒杯表情痛苦的一口入肚,喝完吐着舌头道:“好辣……”

“哈哈哈……”萧铭都被她的表情给逗笑了,徐若阳的嘴角也情不自禁的上扬,只是他本人还没有发现罢了。

“再来一杯。”

“喔!”一杯都已经下去了再多喝几杯也无妨。然后就坐下来跟他痛痛快快的喝了起来,越喝越上瘾,喝得两个脸颊红彤彤的,已经不能再喝,再喝下去她怕会把持不住现出原形就完蛋了,“不行了不行了我喝不下了,先回去了。”

幻桃踉踉跄跄地起身,迷迷糊糊道:“改天再约好吗?”

三人唯独她喝醉了,因为萧铭不停地给她灌酒,她也傻傻地一杯又一杯喝下去,就不懂得拒绝吗?

直到第二天醒来,才发现外面太阳都晒屁。股了。等一番洗漱赶去上工时,看到徐若阳正和萧铭坐在院子里有说有笑的,明明都是一起喝的酒,他们的气色居然比她还好,她可是妖啊!!没道理。

“你在这里做什么?”喜儿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她身后的着实把她给吓了一跳,她发现她身为蛇妖真是越来越不惊吓了,“没没,我这不是睡晚了,怕公子责怪才不敢进去。”

“你以为我会让你睡到现在?还不是公子说了放你一天假。”喜儿朝她翻了个白眼,她可从来没遇到这么好的待遇,要吗都是自己请假。

“真的吗?”

“既然放假了就走吧,别在这里惹人厌。”喜儿不客气地说着,幻桃心情好不想跟她一般见识,转身一蹦一跳的走了,并没有要去哪里玩,而是去厨房忙活。

院中,萧铭忍不住问起徐若阳为什么偏偏只对幻桃一人不好,徐若阳给出的答案却是不相信她。

萧铭郁闷死了,“那个喜儿还是胡氏派来的,也没见你对她怎么样啊。”

“这不一样!”徐若阳义正言辞道。

“哪里不一样了?”

“我……”徐若阳倒回答不上来了,他也不知道为什么偏偏只对幻桃一人意见颇大,寻常人倒不会这么情绪化。

“哎,你可能是误会人家了也说不定。”萧铭郑重的拍了拍他的肩膀,作为一个旁观者来说,幻桃一直想要讨好他,可总是被他拒之千里之外,虽然不知道为什么她要这么做,可从她的眼神中看不出任何恶意。

就在此时,桌子上置放了个端盘,端盘上有两碗汤,幻桃一人一碗放在面前道:“公子,萧爷,这是奴婢特地为二位熬的汤,很好喝的,尝尝看吧。”

“是吗?那我试试看。”萧铭二话不说的端起一碗汤舀了一勺喝了起来,吧唧吧唧地品尝着,觉得不错的点点头,“没想到幻桃人长得漂亮,厨艺也是了得,可是为什么要屈就在徐府做一个下人呢?”

“因为我是来报恩的,公子对我有恩。”

“报恩?”萧铭下意识把徐若阳看着,徐若阳也是一脸的茫然,不曾记起有救过她,可是看她的表情不像是在说谎,便问道:“我何时救过你。”

“虽然幻桃不记得恩公长什么样,可是却记得声音,所以幻桃的恩公一定是公子,公子也不要拒幻桃于千里之外,幻桃报完恩自会离开,不会打扰到公子的好不好?”幻桃激动地蹲在他身边,双手握住他那瘦弱的手臂晃啊晃的,丝毫没觉得有什么不妥的地方,倒是把徐若阳的脸给红了,别过脸道:“嗯……”

幻桃很是开心,萧铭也开心,早这样问一句不就好了。

于是,事情弄明白之后,徐若阳对幻桃的态度明显好多了,但还是让她在院中做打扫,进屋打扫时他也没有要避开的打算,就坐在书案前看书,任由她自己在屋内随意摆弄,擦擦这里,扫扫那里,给书案增个花瓶再去采一簇花来放着。

虽然徐若阳没有把幻桃调在自己身边却胜似呆在他身边,因为她可以随意进出他的房间,更可以随意碰他的东西,而这些权利都是喜儿她们所没有的。

看到自己的位置即将被顶替时,喜儿立马去把这些事告诉胡氏和徐若雪,让她们想想办法,再这样下去,估计徐若阳只会把幻桃留在身边,其余一律撤走不是不可能的,因为那个女人很能干,几乎没有什么事能够难得了她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