萌女追夫:神仙大人,要不要

第52章 雄黄酒

第52章雄黄酒

喜儿的报告让胡氏觉得那个叫幻桃的丫鬟有点危险,但也不满喜儿现在才来报告。喜儿也冤枉啊,一开始公子是挺讨厌那个幻桃的,不论自己让她做什么苦力活公子都没反对。谁知道这才多久,幻桃就取得公子的信任了。

“幻桃?”徐若雪似乎还不知道徐若阳身边多了一个美人丫鬟。

“嗯,被招进来有一段时日了,也不知道管家是怎么安排的,居然把她安排到公子身边。”

“行了,我知道了,你先回去吧,到时候我会去会会那个幻桃的。”徐若雪明白的点了点头道。

“是。”喜儿福了福身转身就走了,有二小姐出马,应该不成问题。

这会儿,幻桃拿着斗篷往公子身上披准备带他到花园里晒晒太阳,像这样大热天还披这么厚的斗篷也是少见了,昨儿个她不小心碰到他的指尖,有种透心凉的感觉,“公子,像这样的天气就应该多多出去晒晒太阳,多多运动。”

“嗯。”

“真乖。”幻桃摸了摸比她还矮一个头的徐若阳,把他给摸脸红了。现在他的饭量比原来多很多,因为想长高一点,比她高就行了。

两人之间看起来也就相差一岁而已,幻桃十六岁很多年了,就算他日徐若阳十八。九岁她还是这般模样,所以不能在他身边呆太久,免得被察觉出来了。

虽然萧铭临走前还叮嘱她要好好照顾公子来着。

幻桃搀扶着徐若阳来到花园里散步,头顶上烈日高照,他二人却觉得暖洋洋的舒服极了,因为蛇本身就是冷血动物,压根就不怕冷,就算穿着薄纱在雪地里滚一圈都没有事。

“大哥。”

一道声音蓦地从身后传来,二人皆回过神去看,只见徐若雪带着她的贴身丫鬟在花园里跟他们偶尔遇上了。虽然一进徐家,幻桃所有的心思都在徐若阳身上,没有去关注其他人,但她还是一眼就认出面前这位穿着高贵的丫头就是徐若阳同父异母的妹妹徐若雪,长得倒是冰雪聪明。

幻桃福了福身,然后退到一边去。徐若雪过来搀扶她大哥继续往前走,不停地聊着她和朱家小姐在一起玩时发生的趣事,也就她觉得好玩,某人倒觉得无趣极了。

“这位姐姐长得可真好看。”徐若雪嘴甜道,第一眼她就认出她了,没想到当时和朱英一起说她是个狐媚子的女人居然跑到他们家来了。

“多谢二小姐夸奖。”幻桃也是这么觉得的,她的美可不是随便说说的,是老少年幼一致认可的。

徐若雪的眸子不着痕迹的闪过一丝不屑地目光后继续在他们面前表现得很乖,乖到幻桃都把她的话当真了,还觉得公子拥有一个好妹妹。徐若阳自然没有说什么,幻桃自己有眼睛,会有看清楚的一天。

自从花园一别之后,徐若雪就经常往他们那跑,来找幻桃玩。不但如此还说要将大哥的未婚妻朱英介绍给她看下,得到她的同意之后,徐若雪便张罗着到外面去玩的事。

幻桃的心情那叫一个好啊,居然能在这里交到朋友。

话于至此,幻桃显得相当气愤的握拳捶了下桌子,咬牙切齿道:“没想到这两个小贱人居然是为了整我才把我约到城郊去的。哼,她们以为本姑娘有那么好整的吗!!”

杉萝捧着个脸颊正听得津津有味时,一道声音蓦地从身后传来,“你们在说什么呢?可不可以让我听听?”

幻桃顺着那道声音看过去,身形一颤,脸上的笑也就此僵硬在脸上,瞬间惨白无比。只见月和仙君就站在杉萝身后,笑弯了美眸,双手依旧插在宽大的袖袍中许久许久……杉萝却一点不好的感觉都没有,头也不回的指着旁边那个位置道:“那就一起坐下来听听吧。”

那么温柔的声音她还以为是徐若阳,没想到侧头一看,赫然地发现仙君就坐在她旁边,身子直接跌坐在地,上排牙齿和下排牙齿直打颤,什么时候来的??那两个人哑巴了吗?人都到她面前来了都不吱一声的,下意识的把张远和段生看去,俩人也是一副无奈的表情,身边还站着一个背着两把剑的少年,不知道是谁。

“哈!哈!哈!仙君好巧噢,你怎么会在这里啊?”杉萝拍拍屁。股站了起来,不敢再坐下了,笑得一脸的尴尬。

倒是幻桃显得有些淡定,施施然起身过去把她的公子扶到月和仙君面前来,给彼此来个互相介绍:“仙君,这便是幻桃的救命恩人,徐若阳。”

紧接着又给徐若阳介绍仙君以及随他一道前来的张道陵,她没想到仙君都把他给请来了。。

杉萝打从心里佩服她,都这个节骨眼了,居然还有心思互相介绍。

待双方都很客气地行了个揖礼后,月和不顾现场有凡人在把袖子往石桌上一拂,便出现了一个端盘,盘子上放着一个酒壶和几个杯子,都把徐若阳给看呆了。

幻桃扶他坐下来,自己则坐到旁边去,四人一人一个杯子,皆倒满了酒,只听月和捏着酒杯道:“这么有雅致说故事怎么少得了酒呢?”说完便率先遮袖一口入肚。

其他三人也只好拿起酒杯喝了起来,幻桃率先喝下,觉得这味道有些不对劲,不禁皱眉多问了句道:“敢问仙君这是什么酒?”

“雄黄酒。”月和淡淡地回应道,听了这话幻桃的脸色瞬间大变,嚯的一下从位置上蹦了起来。

杉萝一听到这字眼还没来得及吞下去的酒想要一口喷出来时却看到月和仙君那双足够将她杀死一百次的眼神硬是“咕噜”一声吞进肚子了。

“什么??”幻桃无比恐惧地把他看着,向后踉跄几步,她怎么也没想到月和仙君要当着公子的面叫她现出原形,这次糟了!!

“我已经给过你机会了,是你不好好珍惜罢了。”月和一脸黑线的尽力去无视那个趁他说话而背过身去抠嗓子眼的臭丫头,搞得她喝下雄黄酒也会现身似的。

幻桃只觉得全身都很不舒服,想要离开这里,可是这四周都被张道陵做了手脚,都是黄纸符,只好让徐若阳离开这里,赶紧离开,越快越好,最好在她现身之前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