萌女追夫:神仙大人,要不要

第57章 局面如何逆转?

第57章局面如何逆转?

月和双手都不知道该往哪里放了,看到杉萝抱着自己的腰哭得很是伤心,一边哭一边说对不起,听了之后先前的气都在这一刻烟消云散了,嘴角噙着一抹欣慰地笑意反抱着她并摸摸脑袋道:“别哭了,原谅你了。”

“仙君,我保证以后都听你的话,你别赶我走好不好?”杉萝继续抱着他,用脸去蹭他那结实的胸膛,这样的机会可不是常有的。

月和知道她已经没事了,伸手抵住她的额头禁止她再这样肆无忌惮的吃自己豆腐了,“知道了,你别再蹭了。”

看到他们这样公开的“秀恩爱”,张道陵整个人都不好了,让他吃惊的是仙君居然能对那个丫头这么温柔,仙君变了!能让人靠他这么近,没有变才怪。

月和任由杉萝抱着他的左臂不放,用右手掐指一算后,已然知道现如今静阳城中徐、朱两家所发生的事了,却也不急。

他做这一行有多久连他自己都记不清了,如果连这点事都处理不好的话,那还真如小萝所说的那样无能了。

“道陵。”

“仙君有何吩咐。”张道陵到面前来行了个大大的揖礼。

“去徐府。”

张道陵往院子一站,双手快速掐指,他身后背的那把银剑“漱”的下冲天而起,画了个大弧度又飞了回来,发出一声剑鸣后停在他们面前,掀起院中的尘土。

月和率先上去再向杉萝伸出宽大的手掌,杉萝开心地把手放在他那温热的手掌中,有种大手包着小手的感觉,用力一拉就把杉萝给拉到他身后去。

随即张道陵跳上剑,御剑走了。

全程杉萝都有些紧张地抓着他的手臂不放,深怕一个不小心就掉下去了。之前就是被这把剑给过了一遍云霄飞车的感觉,没想到被耍了,这剑分明可以这样来御的,可恶!!

三人抵达静阳城的时候,徐、朱两家已经闹得不可开交了。

幻桃从杉萝口中得到消息之后,便去朱家查探一番,证明杉萝所说的话都是真的便回去把整件事告诉徐若阳。俩人立马到徐明成面前将这件事给说出来,也只有这样,他们才能够在一起。

就连徐若雪母女俩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都惊呆了好吗?有些不敢置信!身为朱英的好姐妹徐若雪就不得不提出质疑了,万一这是幻桃那个贱婢想要上位的诬陷呢?

“你说这话可有什么证据?”

“想要证据那还不简单,带个大夫上朱家就知道了。”

徐明成当场大发雷霆,用力拍案,桌子上的茶杯都震了震,“哼!如果你们说的这件事是真的,那朱家也太过分了,居然想要瞒天过海!!”亏他们俩家还是多年来的世交,没想到啊!!!

徐明成亲自去一趟朱家,弄清楚了这事情的真相之后,在朱家当场退婚!!一点脸面都不给他这个老朋友,他们先欺瞒在先就别怪他翻脸不认人。

一时之间,朱家小姐被徐家公子退婚的事传遍了整个静阳城,朱老爷朱夫人想着上门解释,却连人都见不着。

杉萝三人站在一棵大树的树枝上,面前一朵白云呈现着徐、朱两家所发生的事。

朱家内传来朱夫人痛苦的哀嚎声:“天哪,老天爷为什么要这么对我们?”

朱老爷一脸沉重地坐在位置上许久都不说一句话,而朱英则坐在一旁目光有些呆滞,泪水似乎已经被哭干了似的。事情一传出去,她便遭人唾弃,往日好姐妹一个个都不待见她,疏远她,嘲笑她,那些被她欺负的人就更不用说了,除了落井下石还能干嘛,只是让她心寒的是连徐若雪也这样对她,她以为她们是那种有福同享有难同当的好姐妹。

“仙君,现在该怎么办?”

“先看看再说。”

夜,又变的阒静幽染。暮色四起时,不见四下的晨光溢射。然后,深邃的它黯然悄悄落幕,笼罩着迷茫的诡异,沉寂下去,带走了所有的嘈杂与嚷垢。

朱英缓缓地把眼睛睁开,起身,穿好衣服并带上门离开。

一路非常顺利地从后门离开,又辗转到城中一片竹林,只要穿过这片竹林就能出城。四周漆黑一片,只有她手中提的灯笼散发出微弱的光芒照着前方的路艰难地前行着,面如死灰。

杉萝和张道陵按照月和仙君所吩咐一路跟着朱英缓慢穿过竹林,仙君就是仙君,料事如神,知道朱英半夜会偷偷溜出来,就让他们守夜盯着。也没什么,他只是从催判官的口中得知了朱英的死期罢了。

很快!杉萝二人跟着朱英来到一座悬崖,二人面面相觑了下,似乎知道那个朱小姐想要做什么了,古代女人最看重的就是名节,如今名节没了,又遭到退婚,已经失去生存的欲。望了。

虽然杉萝很想过去阻止她让她不要自杀,可是仙君吩咐了,不论发生什么事都不能再插手,不让我们改变任何事的进展了。

所以她只能眼睁睁地看着朱英跳下万丈深渊,那种绝望她似乎能感受得到,若不是被逼得走投无路,又怎么会动了轻生的念头呢?

现在朱英已经死了,那接下来该怎么办?杉萝都不知道仙君想要做什么了,她只能按照仙君所教的一步步去做以弥补她所闯下的祸,只是她不明白的事,朱英不是注定要嫁给徐若阳的吗?现在这个局面还将如何逆转?!

翌日,朱家小姐跳崖自杀的死讯又传遍了整个静阳城,静阳城因为徐、朱两家的事变得好不热闹,几乎没有人不在讨论这件事。而身在徐府的幻桃压根就高兴不起来,因为徐若阳的病越来越严重了,她甚至有些无能为力……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了!!!

萧铭一收到她的飞鸽传书就快马加鞭的赶回来了。不知道为什么,他救其他病人易如反掌,可唯独自己的义子屡次遭到障碍,好像连老天爷都不让他救自己的义子。

这是自然!清风明月按照月和仙君的吩咐,不断地给萧铭错误的信息,又或者和解药擦肩而过,反正就是不能让他把解药给做出来就行了。

幻桃觉得这一切也太巧合了,便想到了有人在背后操纵这一切,而能做到这些事情不就是那些高高在上的神仙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