萌女追夫:神仙大人,要不要

第58章 她必须死!

第58章她必须死

幻桃一怒之下冲到月老庙去找月和仙君讨个说法,公子他还有大好前程,还没有娶妻生子不应该就这么结束了,一定有什么办法可以救公子的!!

“月和,你给我出来!”伴随着一声愤怒,一道白色流光从天而降到月老庙,杉萝和张道陵的视线齐刷刷地看过去,只见幻桃怒气冲冲的来了,在看到杉萝也在这里眉头不由得一挑:“小萝,你怎么也在这里?你不是……”幻桃突然想到什么似的眉头皱得更深了,“还是说你们根本就是在骗我,只是合伙上演了一出戏给我看?”

“幻桃,你睁大眼睛看看朱家,你确定这一切都只是一场戏吗?已经出人命了,还是一尸两命。”张道陵皱眉说道。

“我不管,我只要公子活着,你们不能因为我的所作所为就要剥夺公子的性命。”幻桃怒吼道,面上的神情有些面目狰狞了,“如果你们敢夺走公子的性命,上天下地我都要杀了你们!”

话毕,幻桃直接现出原形,一条身形有柱子一样粗的白莽直接向他们扫来,张道陵伸手拦住杉萝的腰,双脚一点,往后飞起。而那个被白莽所及之处都遭到毁坏。

张道陵让杉萝躲远一点,他则拔出那把木剑去对付幻桃,此时此刻的幻桃如同失去理智一般,疯了似的毁坏庙里的一切东西。见张道陵手持木剑来对付她便变回人形,右手一翻,一把白剑握在手中,发出一声剑鸣之际向他刺去。

双方在半空中过招得不可开交,杉萝以肉眼完全看不见他们,只能看到他们被两道不同的光芒给包围住,以及听到两把剑相碰所发出铿铿锵锵的声音,完全看不清楚是谁占了上风。

砰的一声!两把长剑皆从那团流光里飞出,重重地插在地面上!!

也就在这个时候,双方对了一掌后,一个落在屋檐上,一个落在地面上。

位于屋檐上的张道陵双手快速掐指,将后背的银剑御剑而出,银剑嘶鸣一声冲向幻桃,幻桃左躲右闪的,上飞下跳,各种旋翻,一一躲开他的长剑。

双方的实力好像都不相上下!!至少杉萝是这么认为的。

刚一这么认为,那把银剑在幻桃的脸上划了一道小口子,张道陵从屋檐上飞了下来,一把握住长剑直直地向幻桃刺去,剑气将她的三千青丝吹得上下翻动,就连脸上的肉都陷进去了,双脚滑地,不断地向后退去。

直到被逼至墙上,被一剑刺入肩膀,疼得闷哼一声。

张道陵面无表情的将剑拔出她的肩膀,鲜血喷溅而出,她也直接扑倒在地。他已经够手下留情了,否则这一剑是要刺入她的心脏的。

幻桃伸手按住自己的伤口,鲜血从她的指缝间溢出,慢慢地爬向张道陵,伸手拽住他的衣角湿了眼眶道:“求求你,救救我家公子……这一切都是我的错,不关公子的事,你们有什么事冲着我一个人来,不要降罪于公子。”

又一道流光从天而降,杉萝立马迎上前,随着仙君的步伐来到幻桃面前,“你不觉得现在知错有些过晚吗?早知如此何必当初!萧铭还差一味药引子,那药引子便是朱英的心头血,如今朱英已死,那徐若阳也必死无疑。”

“什么?”幻桃一个抬眸,有些难以置信,怎么会这样……

月和大致地将如果没有她闯入他们的生活,徐若阳和朱英会有一个怎样的结果告知于她,这一切本来都是天机,所以他没法说也不能说,现在说不说已经无所谓了。

幻桃艰难地支撑着自己的身子跪在地上,一个头又一个头磕着,每一个都很响,甚至磕破了额头,“仙君,是我的错,都是我的错……请你一定要帮帮我……”她知道他一定会有办法弥补这一切的,因为他是月老,只要他肯!

他当然会把这一切都归回原位,毕竟他也有错,当初若没有动了恻隐之心让她去报恩,也不会变成现在这个局面,“帮你不是不可以,但我需要用你的命来换回这一切的安宁,你可愿意?”

“愿意!我愿意!仙君,你把我的命拿走吧,只要能换公子一世安康。”幻桃说着,又磕了一个头。

月和点了点头,给了张道陵一记眼色之后,张道陵便开始做法,从背后一掌打向幻桃,幻桃喷出了一口鲜血后,直直地倒地不起。

杉萝躲在仙君身后,完全不敢直视这么残忍的一幕,身子却害怕得浑身都在抖个不停的。月和好似也察觉到,余角的视线都在她身上。

张道陵直接把幻桃的魂魄给收走!!

接下来月和带着杉萝和张道陵一起回到过去,回到他放幻桃去报恩的那个时候,想要改变局面就得从那个时候开始,只有幻桃死了这一切才不会发生了,所以他要回到过去把她给杀了。

转眼间,三人回到那个又破又烂的月老庙。此时此刻,躲避张道陵追杀的幻桃还没有躲到这里来,月和便让他们按原计划行事。杉萝二人纷纷向他行了个揖礼后皆离开月老庙。

很快,幻桃来了,他也借此从外面进来躲雨,随后张道陵进场,两人一番对话之后,张道陵离场……事情进展得非常的顺利,幻桃想要去报恩,他则到老君那求了药来交给她并且告诉她若想要去报恩就必须服下这颗断情绝念丹才行。

幻桃毫不犹豫地服下,正准备起身走人的时候,身体有些痛苦难忍,不禁问道:“仙君,你给我吃了什么?”

“毒药。”

“为、为什么……”幻桃不明白他为什么要出尔反尔。

“你不该去报恩,因为你会爱上你那恩公,这是不被允许的。”

幻桃皱了下眉头人就倒地不起了,化作一条蛇,甚至化为湮灭。

至始至终,月和的眉头都没有皱一下。他这边已经解决掉幻桃了,接下来就剩下杉萝那边了,只要她那边事情处理好之后,这一切都能步入正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