萌女追夫:神仙大人,要不要

第59章 我是朱英!

第59章我是朱英

杉萝和张道陵按照仙君的吩咐去找朱家小姐。

此时此刻的朱英正在自己房间里梳妆打扮,准备出去和朋友玩呢。她的丫鬟端着一碗补品进去给她喝下后便一前一后的出门去了。

途径花园的时候,朱英突然忘记带什么东西并让丫鬟回去拿,她则在原地等着。

丫鬟前脚刚走,她后脚来到人工湖前无聊的想要逗逗池子里的鲤鱼来玩,俯下身子,看着水中的自己很满意地嘴角上扬。躲在一旁的杉萝二人看到一个丫鬟趁着四下无人时,冲过来一把将朱英推了下去。

扑通一声!朱英一头栽进水中,叫那些鲤鱼四下窜逃。丫鬟冷哼一声后,转身就走了。

朱英不停地扑打着水面,想要张口呼救,水却从口中肆意钻入,阻止了她的呼救,最后人慢慢地沉下去……魂魄却留在了岸上,面无表情的看着自己的身体慢慢地沉入水底。

下一秒!一条铁链从地面上钻了出来拴住她的脖子,一把将她给拉入地下,一声惊呼之后便是一片宁静。

张道陵将朱英的身体救上岸时又放了什么东西在她体内。二人在丫鬟来之前就离开了,丫鬟一看到自家小姐浑身湿哒哒的躺在人工湖旁,料想一定是落水了,赶紧去喊人来。

朱老爷请来了大夫给她们的女儿看病,好在人无大碍,醒来就没事了。

朱夫人坐在床边上哭泣着:“这孩子怎么好端端的就落水了呢?你这丫鬟怎么当的?”说着还责怪起朱英的贴身丫鬟,那丫鬟扑通一声双膝跪地,交代出是小姐让她回去拿东西的,她也不知道会成这样。

幻桃只觉得耳边有些吵,不知道是谁在她耳边哭,不可能啊,她无亲无故的,死后怎么可能会有人为她哭呢,这声音听起来也不像是小萝啊,眼皮慢慢地睁开来。

“老爷,醒了醒了,阿英醒了。”朱夫人欣喜万分的拿出手帕擦着泪水。

幻桃一看到朱英的父母,吓了一跳,“我这是在哪里?你们为什么会在这里。”是来给她女儿报仇的吗?她女儿又不是她杀的。

“阿英啊,你可别吓娘啊,你这是怎么啦?”朱夫人看到自己的孩子有些反应过常了。

“……你叫我什么?”

“阿英啊。”

“我不是你们的阿英……我叫……”幻桃正想说出自己的名字时,看到自己的双手变小了,身体都小了一大截,完全不是自己的,赶紧让人给她拿一抹镜子来,一照,她的脸居然变成了才十一岁的朱英!!!不会吧!!!

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仙君他……

“你说你叫什么?”

“没、我就叫朱英,你是我爹,你是我娘,你是我的丫鬟。”幻桃破天荒的开口道。

这一指认把他们都高兴坏了,还以为脑袋出什么问题把他们都给忘记了呢。幻桃硬是在**休息了三天才有机会出门去,她迫不及待的坐着马车到城郊的月老庙,那心情完全不能用言语来表达。

上了香,磕了三个头道:“仙君,我……我实在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您的大恩大德我一定会铭记在心的,很抱歉给您带来那么多麻烦,您却不计前嫌帮了我……”至始至终,月和都没有下去见她,见或不见已经没有那么重要了。

幻桃,哦不!这个世上已经没有幻桃这个人了,从今往后她就是朱家小姐朱英了。朱英从月老庙离开之后便回到静阳城,看到徐家公子徐若阳独自一人在街上行走,瞬间红了眼眶,赶紧让车夫停了马车,奔下去,冲着他大喊道:“徐若阳——”

徐若阳的步伐一怔,听到有人在大喊他的名字不禁转过身去,看到朱家小姐就站在离他十步远的地方,只听她深呼吸了口气冲天大喊道:“徐若阳我喜欢你,我要嫁给你,我要做你的妻子,一生一世不离不弃——”

大街上不少人对朱英指指点点的说她不知羞,大庭广众之下做出这样的举止来,看到徐若阳傻在原地,朱英不管不顾继续冲天喊着,徐若阳这才跑过去捂住她的嘴。巴,显得有些惊慌失措的样子道:“朱小姐,你别喊了。”

这太阳打西边出来吗?她不是很讨厌嫁给自己这么一个病秧子?

朱英赶紧把他给抱住,任由徐若阳怎么挣脱都挣脱不了,一个十一岁的小姑娘,力气都比他还大。

“别这样啊朱小姐。”

“我不我不我就不,除非你亲口告诉我你愿意娶我。”朱英略显调皮道。

“朱小姐……你是不是在故意寻我开心呢?”徐若阳是这么认为的。

“怎么可能,我这么认真的样子,像是在寻你开心吗?我知道我以前的德性,可以前是以前,现在我开窍啦,你快点说嘛,到底要不要娶我!”朱英双手揪住他的衣领,用力一拉,两张脸靠得非常的近,叫徐若阳整张脸都通红了,有些腼腆道:“你若愿意嫁,我便娶。”

“哈!”朱英开心地在他脸颊上啵了一口,又将他给紧紧抱住。

这件事结束之后是,杉萝便又回到文井镇,先去跟张远和段生他们打声招呼,然后回庙里去,离开有段时间怪想念的。

她也是后面才知道,原来这一切不是仙君擅自用权才让他们有情。人终成眷属的,而是一开始就是这样的套路,真正的朱英大限已到,幻桃又因为被张道陵给重伤,魂魄出窍附到朱英身上去,而他们的缘分就此开始。所以才说徐若阳只有娶了朱英才得以活命,而这个朱英也是幻桃。

一天,她正在给人解签的时候,突然看到一对非常熟悉的身影,只见那个男人正在埋怨自己的妻子道:“我们那明明有个月老庙,干嘛非得跑到这里来呢?你不为自己着想也应该会肚中的孩子着想啊。”

“没来过这里,所以想来嘛,还不都是因为你,这已经是第三胎啦,你当我是猪嘛?”朱英说着,还调皮的给杉萝眨了下眼睛,因为她保留了幻桃的所有记忆,所以她想到这里来看看这些对她有恩的人,虽然不能相认,但这样就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