萌女追夫:神仙大人,要不要

第66章 启程历练

第66章 启程历练

这天,天地之间白茫茫的一片,雪花纷纷扬扬的从天上飘落下来,四周像拉起了白色的帐篷,大地立刻变得银装素裹。杉萝正在里屋收拾细囊,哼哼则穿着一身为他量身定做的衣服窝在一旁,看这杉萝来回走动,眼睛都快花了。

转眼的时间,她终于迎来了前往仙庭考试的日子。仙君都已经帮他们算好时间了,从今天开始出发,一路徒步前去,一个月之后便能抵达集合的地方。

“小萝,这一路上一定要听两位师兄的话,不要到处乱跑,乱闯祸,一旦错过登天门的时间,你就还得再等四年。”月和双手提着书篓让杉萝背上,这后面放有她的衣物,干粮,盘缠,还有一只猪。

“知道了仙君。”杉萝做了女扮男装的打扮,和张远、段生他们一样,都装扮成书生,为了方便。

杉萝出了庙门,张远和段生早已在冰天雪地里等她,不过他们都不感到冷,能够认识神仙可真好啊,看到崔判官和无常二爷也出来迎送,便上前行了个揖礼。

“段生,你一定要护你师妹周全知道吗?”崔判官不忘叮嘱道。

“知道了。”段生觉得崔判官太啰嗦了,一大早就对他叮嘱这叮嘱那的,真是的,要是不放心为什么还要让他去赶考。不过也是,凡人不能一直住在阎王庙,得赶紧有个光明正大的身份才行。

“仙君,回见!!!”杉萝跟着两位师兄走远了,还是忍不住回头踮起脚尖和月和挥手,月和始终站在那儿注视着她远去的背影。

段生在前面催促着她,一个月之后还是会见到的,不要这么不舍。

路上,杉萝换上好心情开开心心地启程了,伸手扫着伞布上的雪,以前总是看电视里赶考的书生背这个书篓,没想到她也有机会背。哼哼就太幸福了,一直窝在书篓里睡觉,除了吃饭的时间会醒来,其余都在睡觉。

就这样,他们三人结伴赶路,一路上走的都是小路,尽量避开人群。只是在三天之后,他们遇到了路上第一个问题,一分叉口三条小路,不知道该往哪里走了。

杉萝觉得再怎么样也不能扔树枝来决定,万一又有哪位神明大人从中做手脚呢……

“段师兄,我们该选哪一条路走?”杉萝觉得把这样的难题留给两位师兄来伤脑筋是最好的选择,环顾四周,四周除了树和雪,就只有他们了。突然想到什么似的,动了下书篓叫正在睡觉的哼哼感到震动,睡眼惺忪的醒来了,“怎么了?”

“哼哼,你赶紧下来嗅嗅该往哪里走。”

“你当我是狗吗?”

“我当你是猪,赶紧的。”

哼哼很是不情愿地从书篓里跳了出来,轻盈落地,四只猪蹄深深地陷进雪地里无法自拔。杉萝帮了他一把,把他放到前面去,让他慢慢地闻,一条一条的闻。

哼哼还真是什么都闻不出来啊,憋了半天,但又不想显得自己很没用的样子,赶紧努力地闻,使劲地闻。最后忍无可忍现出人形来准备施法探路,杉萝三人蜂拥而上将他扑倒在地,皆松了口气,挥拳揍了他一下,“你要死啊,仙君说了不能使用法术,你想让我们还没到就出局吗?”

“你们行你们上啊!”这什么破规定?哼哼冲天翻了个大白眼,然后变回小猪的样子,钻进书篓里继续睡大觉。

段生只好做主选了中间这条路,若神明真想考验他们是怎么躲都躲不过的,所以何必在这里纠结半天呢。一行人便开始启程,一路穿过中间这条小道,面临着是一条断崖,对面有一座大瀑布飞流直下,桥在底下中段,桥下则是波涛汹涌的水,要是一个不小心掉下去,估计都找不到人了。然而必须从他们脚下的藤条下去,沿着峭壁上只有一人宽的小路走到那座吊桥上。

“师妹先来。”张远放下书篓捡起藤条绑在杉萝身上,然后将她慢慢地放下去,崖壁上的风明显有些大了,吹得杉萝左右摇晃,伸手抓住峭壁这才稳住了身子,慢慢下去,直到落到小路上朝上面喊:“我到了。”

杉萝解开腰上的藤条,张远拉上去然后系在段生的腰上,段生让他先下去,但张远说他比较重所以让他先下去,而且他力气比较大。

段生只好同意,等他下来之后便用一条绳索绑在杉萝的腰上,另一头绑在自己的腰上,这里地处险境,防止发生什么意外。二人在原地等张远下来,看着他两手抓住藤条慢慢下滑,成功抵达。

杉萝这才开始往前行,这下面实在太窄了,只能贴着崖壁行走,慢慢往前移动,加上一点安全措施都没有,杉萝一颗心七上八下的,偷偷瞄了眼底下,一双脚直打哆嗦。段生让杉萝不要往下看,要是在上面晕了可不妙!!杉萝有些欲哭无泪啊,原来仙君说见见世面就是这样的历练啊!!她还以为可以趁着路上到处吃喝玩乐呢。

杉萝的书篓相对来说比较重一些,因为她那里面还装了一只肆要睡到天荒地老的猪。如果有必要的话,她一定会把他扔下去的!

哼哼忍不住打了个哆嗦,睡眼惺忪的睁了睁眼,然后又继续睡下去。

三人紧挨着崖壁行走着,寒风颤颤,他们丝毫没有感觉到,一个个额头上海伸出了细小的汗珠,全神贯注地往吊桥那边前进。杉萝率先上了吊桥,暗暗的松了口气,脚往前一迈,木板咔擦一声断了,伴随着一声尖叫声,杉萝掉了下去,段生被她这样一拉还没来得及到吊桥上就摔下去了。

张远想拉他一把都来不及,“师妹师兄!!!”

好在有那条藤条,二人才没有掉下去而是悬挂在吊桥上,杉萝都快被折磨死了,无语地翻了个白眼,天哪!这样质量渣渣的桥居然也能放在这里?不存心害死人吗!!然后一脸尴尬地转过身去抱歉道:“对不起啊师兄,连累你了。”

段生暗暗地松了口气的摇头,好在他有先见之明,才没出大事,现在只能靠张远把他们挨个拉上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