萌女追夫:神仙大人,要不要

第67章 以大欺小

第67章 以大欺小

感受到巨大震动的哼哼钻出书篓一看,底下是波涛汹涌的水流,一双眼睛瞪得老大了,吓得减寿十年啊大喊道:“喂,你们几个小屁孩,怎么选的路啊啊啊!!!”

“你行你来啊!”段生冲他翻了个白眼。

“加油,我看好你们哟!”哼哼说着又钻进书篓去,他就不给他们添麻烦了,不能用法术解决的事,他一概都懒得出手。

“师兄,把手给我。”张远蹲在上面把手探下去,先将段生拉上来,再一起拉杉萝上来。

等人都上来之后,才开始想对策,在他们之中杉萝算是最轻了,连杉萝的体重都承受不住就更别说他们了。

段生上前试试,只踩绳索两端不踩木板看看容不容易,好在桥间距离刚刚好,叉开两只腿慢慢向前行。杉萝则只踩一边向前移动,好在这木板质量渣渣,绳索质量还算牢固。

三人拼劲自己的力气过了这个吊桥,又挨个挨个往崖壁上爬去。抵达断崖上时,几乎透支了。光是过这个吊桥和爬崖壁就消耗了他们平日里好几倍体力,皆一个大字躺在地上气喘吁吁。

与此同时,九天之上。

众仙君们都站在凌霄宝殿上观看这一幕幕,半空中两只仙鹤拉着一个屏幕,屏幕上都是前往仙庭参加考试的新人、老人们,其中也在上面看到了杉萝三人处惊不变的种种表现,不禁问道:“那三个孩子是谁家的?”

太白金星作揖道:“分别是月和仙君、土地、阎王家的。”被点到名的三位皆微微地把头一点。

玉帝恍然大悟地把头点着,他在天庭里头听到月和家的庙祝已经不少次了,这次多多少少还是有些期待的,很满意地捋了捋胡须道:“太白金星,今年参加考试的新人有多少位?”

“启禀玉帝,共一千人。”太白金星作揖道,光是新人就有上千,看来今年的竞争力也蛮大的。

杉萝和张远坐在断崖上,段生过去瀑布那装满了三壶水回来一起坐着休息一下,开始拿出干粮啃着,掐指一算又到吃饭时间后哼哼自觉地醒了,精神抖擞地走了出来。杉萝撕了半块饼给他,看着他一屁。股坐在地上开始啃着,差点被萌晕了,“哼哼,你都睡好久了,也该出来走动走动了。”

“不!等你们有事再把我叫醒吧。”哼哼开口就是这么一句欠揍的话,还是安安静静地吃东西吧。

他们每个人身上的盘缠是有限的,所以在路上的时候就已经商议好了,七天一小补,也就是说,每七天就可以到有人烟的地方消费一次,补补体力,好好洗漱一番再赶路。

三人组成的小团队很团结,几乎一点分歧都没有,事情都是段生和张远俩人商量着做主,她也不是吃闲饭的,在小队当中承担起了饮食这等大任务。一路遇到果实吃果实,有鱼吃鱼,有时还会路过人家的农田,用文钱换取等量的蔬菜,或者路上抓野鸡来烤,反正营养必须充足。

两日之后,三人抵达了一座小村庄。这村庄位于他们的必经之路,所以他们准备进村的时候也遇到了来自静阳城荔峰观的几位师兄,龚天宗等人。

心有灵犀转身准备离开,却被龚天宗逮个正着,一看到他们也到这里,立马上来打招呼,“哟,这不是来自文井镇的师弟师妹嘛!”

“见过龚师兄。”三人一起行了个揖礼,杉萝已经可以想象得到后面的日子了。

“嗯!”龚天宗很满意地点了点头,然后说道:“既然大家一起到了,那就一起进去吧。”

每四年各个被指定的地方好比如眼下这个村子都要帮忙接待一些像他们这样到某个地方去赶考的书生,所以他们不用特地到繁华的城镇去歇脚,只要到指定的地方就行了,没想到运气这么差!!居然会遇到龚天宗他们。

龚天宗一行人共有五人,四位师兄拥有两枚铜钱挂饰,一位拥有三枚铜钱挂饰。跟着五位师兄进了村子后,便在一家小店落了脚,他们五人坐着他们三人就只有站着的份。

而眼尖的掌柜也只热情的招待他们五人,“五位客官要吃点什么?”却将他们三人给无视掉,叫杉萝暗暗不爽地嘁了一声,有什么了不起的。

张远无奈地看了她一眼,他这个小师妹不爽的表情都写在脸上了,要是叫龚天宗看到了可不好,到时候肯定会借题发挥的,小声说道:“师妹忍忍吧!”

杉萝想了想还是忍了,她现在所作所为都是代表着仙君的脸面,出门在外可不能让仙君失了脸面。

五人不但大鱼大肉的叫了几道,还叫了一壶陈年好酒。而他们三人靠窗而坐只叫了一道肉食其余都是素食,不饮酒,他们都不是好酒之人,出门在外还是得多几分警惕才行。而且这路还长着呢,能节省就节省,反正路上也不缺吃的。

就在杉萝安安静静地低头掩饭吃时,一只手摁在她的肩膀上颇有几分力道,眼睛一瞥,看到是龚天宗拿着一壶酒过来了,“师弟师妹也喝一杯暖暖身体吧。”

“多谢师兄的好意,不过我们出门在外不能喝酒的。”杉萝不着痕迹地把自己的肩膀从他手掌中抽离道。

“喝!”龚天宗好似没听到她说的话,依旧把酒杯往她面前一搁置道。杉萝正想说什么时,张远拿了酒杯径自地喝下了,酒是喝了,但这一举动叫龚天宗有些不爽,“我有让你喝吗?”

“师兄请见谅,师妹她还小不胜酒力,我替她喝。”

“哼,来人呐,让他把酒给我吐出来。”龚天宗一说,拎着他的衣领随手一丢就把张远扔出去老远,杉萝和段生嚯的一下起身了,却被他又给硬生生地摁了下去,“没你们的事,给我坐好了。”

那边张远被两位师兄扶起来,然后一位师兄便朝他的肚子招呼了一拳,叫张远闷哼一声,疼得头爆青筋,涨红了脸。

“继续!”龚天宗又给杉萝倒了一杯酒,杉萝毫不犹豫地喝下,转头一口喷在他脸上,却挨了他一个掌掴,直接摔在地上,吃疼地捂着火辣辣的脸颊,嘴角溢着一条血痕。

月和在看到这一幕时,眉头一皱。玉帝也是一脸失望的把龙王看,龙王恨不得找个缝钻进去。

每年的这一刻都在考验这些新人、老人的素质,最后能不能进天门还是另外一回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