萌女追夫:神仙大人,要不要

第102章 勾搭计划

第102章 勾搭计划

于是,一家三口选了一家生意比较好的酒楼坐下来,杉萝等这一天等很久了,赚钱之后下山大吃大喝一顿,等回去的时候再打包一些回去给两位师兄享用,妥妥的。

杉萝给他们一人盛了一碗饭,还给月和夹了很多菜,让他吃。对于这些食物,杉萝和哼哼大吃大喝的,月和连看都不看一眼,而是伸手掐着指,算算时间,那个县令廉坤就要从这里经过了,便让他们赶紧吃,要做事了。

听到月和这么一说,杉萝和哼哼赶紧速度解决掉一桌子的佳肴。准备结账时,月和二人才突然想起什么来,他们居然给忘记了!!!面面相觑了下,蹑手蹑脚的准备离开酒楼。当杉萝看到钱袋里都是石头的时候,一个又一个问号冒到脑袋,笑一下子就僵在脸上了,全部倒出来一看,全是石头,“银子呢?我的银子呢?”什么时候被掉包的?转身看到就快要走出酒楼的两人,心中便有了答案,“你们两个王蛋!!”

听到这一声怒吼,一大一小的心咯噔了下,还没来得及离开就被拽回去。

杉萝坐在位置上好好的在口头上教育了一番他们俩,“你们俩人什么时候开始狼狈为奸了?”

“你包袱里不是还有银子。”

“以前可没发现你们的关系这么好……”

“你包袱里不是还有银子。”

“……”杉萝一脸黑线,包袱里的银子是用来以备不急之需的!!不到万不得已是不能拿出来用得!!!伸手要钱,月和打开折扇遮住眼部以下的部位傲娇的别过脸去道:“要钱没有要命一条!有本事你就杀了我。”

“我杀了你!现在就让你死无葬身之地。”杉萝直接扑向哼哼,双手掐住他的脖子,叫他惨叫连连,“又不是我说……啊……”

最后还是哼哼乖乖地把银子交出去,他本来分的就不多,才一锭银子而已,居然受了这么多的罪,真是岂有此理!!

三人便站在廉坤的轿子会经过的道上候着,月和说那个廉坤就是个好。色之徒,说来说去就是觊觎楚辛琪的容貌才要娶她的,如果这个时候能出现一个美人去诱。惑他的话,说不定能叫他改变心意。

“怎么看也只能我出马了。”杉萝已经做好去勾搭廉坤的打算了,清了清嗓子,拍拍胸脯自我推荐道。

可月和好像从一开始就没要让她出马的打算,“哼哼,你去!”

“我?你别开玩笑了,我可是纯爷们。”一个五岁女童说自己是纯爷们?

“我啊仙君,还有我啊……”杉萝蹦到月和面前去,大胆地抱住他的身子,踮起脚尖让他看到自己这张很想出点力的脸。

月和大手掌盖住她的脸对哼哼说道:“既然你可以变成五岁的女童,就不能变成十六岁的姑娘?”

“明明这里就有个现成的,还要我去扮女人,岂不是多此一举?”

“你也是个男人,你会喜欢她这样的身材?”月和说着,还不客气地把杉萝的身子转过去,哼哼从头到脚,从脚到头的打量一番,认为他说得很有道理,“还是我来变吧。”

“……”杉萝一脸黑线,她才十四岁,你们想怎样啊?只不过还没开始发育,发育了身材肯定不错的。

哼哼走进小巷子又走出来时,已经摇身一变成婀娜多姿的姑娘,瞧那屁。股,瞧那胸,瞧那腰,叫杉萝一个姑娘家家都很难移开视线了,操着一口男人的声音问道:“如何?”

画风瞬间就不一样了,纠正回清纯姑娘的声音。

没多久,廉坤的轿子队伍正慢慢地过来了。哼哼正想着该怎么出去吸引廉坤的视线时,月和用脚帮了他一把,一脚把他踹了出去,叫他硬生生地摔倒在地,正想回头来个破口大骂又忍住了,眸子闪过的怒意瞬间变得楚楚可怜,趴在地上痛苦的嘤咛着。

队伍因为有人突然摔了出来而停下,捕头拔刀直指哼哼,呵斥道:“大胆!哪来的人居然敢惊扰了县令大人。”

“人家不是故意的,这位大哥,人家不慎摔倒了,麻烦你扶我起来好吗?”哼哼一抬头,一张妩媚众生的脸叫那些衙役们都看呆了,不停地放电叫面前这位捕头连连伸手将她扶起来。

月和一道掌风不着痕迹地向廉坤的轿子打去,风将他的帘子轻轻吹起,这才叫他没有错过他的属下怀中抱着一个美人,两眼圆溜溜的,看痴了,然后大喊一声道:“邱明明,你在干嘛呢?还不撒手。”

听到这个名字,哼哼都差点笑场了,其实他也是半斤两都没有资格笑话人家的。

邱捕头立马撒手,哼哼身子一软直接往廉坤的怀中跌去,胸。脯前一对软绵绵的东西撞得心花怒放的,“没事吧姑娘?”

杉萝这才有机会看到廉坤这个男人,在还没见过他时,杉萝本以为会是一个大腹便便的男人,没想到会是一个精壮的男人,听月月说是武夫出身,功夫比他的手下还要好,所以一个个都怕他怕得要死,唯命是从的。

“没事,只是脚扭了。”哼哼害羞地娇嗔着,不敢去看他的眼睛。

“脚扭了没事,有轿子。”

看到哼哼成功博得廉坤的欢心,随他上了轿子,杉萝觉得事情已经成功一大半了,可月和却不这么觉得,“先找家客栈落脚等他的消息吧。”

听到客栈这两个字,杉萝的心中不禁打起了坏坏的主意,如今就只剩下他们孤男寡女二人了,也没有哼哼这个大灯泡存在,不就是个好时机嘛!!!

“月月啊,现在开始我们要节省一点,银子不够,所以只能开一间房了,怎么办才好呢?”杉萝故意问道。

“好办,你打地铺,我睡床。”

“……”杉萝一脸黑线,就算两人不同床而眠也不应该让姑娘打地铺吧。

“……难道你要我打地铺?”月和的神情有那么一丢丢的不可思议,好像现在不怜香惜玉的人是她,而不是他!!

“你是b,当然是我打地铺啦。”杉萝笑弯了眼眸道,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