萌女追夫:神仙大人,要不要

第103章 求婚

第103章 求婚

哼哼被廉坤带回去之后就被安顿在别苑厢房里,府上的各位姨太都听说他们家老爷在迎娶楚辛琪之前居然又带回了一个婀娜多姿的姑娘,简直不敢相信了,就算是只种马也不带这样的啊。。

哼哼把扭到的脚伸给大夫看,廉坤就在一旁色眯眯地看着,那又白又嫩的白腿叫他有种爱不释手的感觉。哼哼娇羞地把头低着,心里却是道:月和,这是你欠我的!

杉萝带着激动的心情和月和同房而眠,虽然一个睡床一个打地铺,但心中依然是满满的幸福。突然想到什么似的,便说道:“月月,你可以给我提供一些简单点有用点的信息,这样我们就可以赚很多很多钱了。”

她这些银子都是靠她的三寸不烂之舌赚来的,有那么一些人喜欢听真话,喜欢她这边劝分不劝合的戏码,她表示无奈啊。如果她能帮他们指点幸福在何处也是可以的,月老殿的香火就会更旺的。

月和觉得不是不可以,只要不泄露了天机就行了,便淡淡地“嗯”了一声,杉萝一怔,这就答应了?这么快!!

“月月你真的答应啦?”

“睡吧。”

杉萝无声地对他道了声晚安之后,便和周公约会去了。月和缓缓地把眼睛睁开,坐起身来,让杉萝睡**去,他则从窗子飞了出去。一身白衣翩翩,及腰的长发随风飘动,皎洁的月光洒在那俊逸的容颜上,轻轻地飞到一片竹林之上盘腿而坐,周身泛着莹莹的光芒,双手捏指放在膝盖上,开始打坐,吸取天地灵气。

杉萝醒来的时候,月和已经坐在桌旁喝茶了。发现自己睡**时暗笑着就知道月月哪会那么狠心让她睡地上呢,不过他昨晚睡哪?

杉萝跑到客栈后院去洗漱一番,突然觉得肚子有些不舒服,下面好像有什么东西流出来了,双脚一加紧,不会在这个时候来大姨妈吧!!想到这里,赶紧到楼上把自己的包袱拿出来,那用的东西她早就准备好了。

这是第一次来!之前还没来的时候她就会向认识的姑娘取经,这古代都用什么玩意儿来弄那玩意儿,为了防止大姨妈说来就来,她一直随身戴在身上,没想到还真派上用场了。

月和等杉萝慢吞吞的用了早饭之后,便带她到县衙附近等哼哼的消息。杉萝一直都站在他身后捂着肚子,居然痛经了……从来不痛经的她居然在这里痛经了……

“小萝,你怎么了?脸色有点难看。”月和好像注意到什么,转过身来问道。

杉萝尽量挺直腰杆子,摸了摸自己的脸,“没什么,就是有点头晕,我坐下缓一缓就好了。”她也不好意思跟仙君说她痛经啊!!

等了一会儿,就看到哼哼那曼妙的身影了,朝这里飞奔着,最后装得有些累干脆就不装了,撒腿就跑起来,一到月和面前话匣子就被打开了,说那廉坤如何如何色,一天到晚就想着跟他做羞羞的事,还好他机灵应付得过来,“嗯?杉萝怎么了?”

哼哼突然看到杉萝有些不对劲,坐在一旁捂着肚子,脸色、唇色惨白无比,这可不像平时那么好动的她啊,一定是哪里不舒服了,莫非是……

比较了解女人身体的哼哼突然想到什么,赶紧把月和拉到一旁咬耳朵说道:“我看小萝她来那个了。”

“哪个?”

“哎呀,就是女人每月都会来的那几天,你家孩子长大了哟。”哼哼说着坏坏一笑,月和倒是拧着眉头让他先回去,这里他会看着办的。

杉萝痛得都快昏厥过去了,压根就没注意他们在聊什么,只是感觉到有人把自己给抱了起来,下意识地勾住他的脖子。

月和把杉萝送回客栈去躺着,对于这方面他一点经验都没有,显得有些手足无措,便把土地公和土地婆二老给请来。对此,两人一脸的笑意,这么急急忙忙的把他们夫妇给叫来,原来是因为这事啊,还以为有什么大事发生呢。

土地婆看到杉萝紧闭的双眼、双唇,一张小脸发白,想来是很痛啊!!所以把该注意的,要做的都嘱咐给月和,饮食要清淡,喝点粥,煮些红糖水,再帮她的小腹取暖。

月和一怔,前面他都可以做到,只是这后面有些困难,毕竟小萝还没嫁给他,男女授受不亲。

土地婆让他不要纠结这个,难道他要眼睁睁地看着这丫头这么痛苦吗?反正终究都是要嫁给他的,所以无碍的,相信这丫头也是非常乐意的。

该吩咐的土地婆都已经吩咐了,所以让月和自己看着办。夫妇俩又钻回地下去了。

没有办法,月和只好那么做。施法让自己的手变得有温度一些,然后放在杉萝的小腹上,逆时针、顺时针的揉着。这才看到她的表情没有那么痛苦了,暗暗的松了口气。

等杉萝醒来的时候,月和扶她坐起来,喂她喝点红糖水。杉萝本人表示惊呆了,这是什么情况??

“怎么了?又不舒服了?”月和发现杉萝一直呆呆地把自己看着,一时有些不好意思。

“没、没,只是月月你怎么知道我要喝这红糖水的?”

“我也不懂,是请教土地婆的。”

听到仙君这么说,杉萝顿时觉得好感动啊,居然为了她去请教土地婆婆,还给她煮了红糖水,简直受。。宠。。若惊了。在月和一勺一勺地喂,她乖乖地一口一口喝完,视线至始至终都没离开过他。

一碗红糖水都喂完了之后,月和的神情突然变得凝重起来,好像有话对她说似的,又不知道该怎么去开那个口。叫杉萝看了有些纠结,表情这么严肃,难道她得了不治之症??

“小萝那个……我会对你负责的。”月和最终还是把话给说出口了,叫杉萝的脑袋上多出了好几个问号,对我负责?为什么突然间会说出这样的话来??

话毕,月和右手一翻,手掌心握着一团红绳,缓缓道:“这条红绳是取你我各一缕青丝而成的,我一直想找个时间给你我二人系上,现在这个时机也差不多了。所以你考虑清楚这辈子跟定我了?红绳一但系上,纵使我们各临天涯海角,最终还是会走到一起,至死方休,到时候你想后悔都来不及了。”

杉萝忍不住捂住嘴巴,她可以把这个当做求婚的意思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