萌女追夫:神仙大人,要不要

第104章 京都风云1

第104章 京都风云1

虽然此时此景有些怪怪的,不过杉萝还是感到好开心啊,把手给伸出去道:“这一刻在我们那都是要戴戒指的,这个红绳就当做戒指系在中指上如何这是定情的意思。”

月和点了点头,便将红绳的一头系在杉萝的中指上。杉萝也把红绳的另一头小心翼翼系在他的中指上,男左女右。都给系上之后,红绳便消失不见了。

杉萝笑得嘴。巴都合拢不上了,可月和还摆着那张冷若冰霜的脸,伸手戳他的两边脸颊道:“这一刻,你不该笑一下吗笑一个笑一个”说着还一直挠他胳肢窝,成功的让他笑了。

月和抓住她的手,让她不要再这样了,太痒了。杉萝趁机一个转身就此躺在他怀中,头枕在他的手臂上,很是享受,“月月,那我们现在是未婚夫妻的关系吗”

“嗯。”

听到他的回应,杉萝伸手勾住他的脖子,用自己温热的唇盖住他那冰冷的薄唇,许久之后才放开他的唇,深情款款地把他看着:“月和,我并非十四岁,你是知道的。”

“我知道。”月和温柔的说道,他内心深处那一抹风平浪静的大海,一而再再而三因为她荡起了一圈又一圈的涟漪。

“那你不想要我吗”

听到这里,月和用手指弹了下她的脑袋,疼得她叫了一声,“看你的脑袋瓜每天都在想什么事,还有没有姑娘的矜持了”

杉萝双手摊开,无奈耸肩道:“我的矜持早在遇到你的时候就丢了,到现在都还没找回来耶。”

“虽然玉帝不反对我们在一起,但天规终究还摆在那里,我们的姻缘必须有他们的认可才得以幸福。因为你的那支签王玉帝王母暂时不会难为我们,可若将来你没有拜到一个神仙为师的话,他们就会开始发难。”月和缓缓道来。杉萝明白的把头点着,这种剧情她在电视上也见过很多,没想到会发生在自己身上,人和仙强强要在一起的话,一定会惹怒王母的,到时候他们就是牛郎和织女的翻版了。但自己明显幸福得多,至少还有一个努力的机会

月和想让杉萝拜太上老君为师,如果她能成为老君的女徒弟,届时王母也不好说什么了。所以等手上的事办好之后会给她训练一下那些三清殿所要学的,好在基础的剑术已经都学会了,还不算太糟。

也可以找侯子华和张道陵帮忙,这两个人明显张道陵比较出色,只是离的比较远,他也有想过让杉萝更接近张道陵一些,可是她才刚熟悉了清源山这里的环境,想想还是算了,不要给她施压过多的压力。且让她离开段生和张远也不好,相互不能有个照料。

,杉萝觉得自己做得到,反正时间这么充足,四年一次仙庭考试,足够了

后来杉萝才知道,月和是因为跟她有了肌肤之亲才说要负责的,所谓的肌肤之亲就是他的手帮她的小腹按摩,知道真相之后的杉萝觉得月月真是傻得可爱,不过这个便宜不占白不占。

夜晚的时候,哼哼和廉坤正在房间里用膳。廉坤抛下他一众妻妾跑来这里跟他一起用膳,看着哼哼一脚踩着圆凳,毫无形象的扒了一只j腿来啃,一桌子的佳肴十几道菜,差不多都是r,都快被他一个人给解决光了,廉坤忍不住伸手去摸他的胃了,被哼哼给无情地拍掉,“来,喝酒。”

一边狂吃,一边狂灌廉坤酒喝。他一酒醉就色心大发,想要跟他亲亲,看到他那油腻腻的唇,哼哼就觉得倒胃口,有些不耐烦道:“好,亲亲亲。”直接扇他一个耳刮子,也不知道这种日子什么时候才能结束,趁结束之前多吃几顿。

第二天,楚伦偷偷登门拜访来了。听说廉坤在准备迎娶辛琪之前还把一个姑娘给带回家了,那这婚到底是成还是不成了

“成当然成了岳父大人放心,小婿这就准备去。”

楚伦听到他这么一说,这心也就踏实了。要不然那些聘礼都要竹篮打水一场空了。

哼哼暗叫不好,来这里的日子都光顾着吃了,完全没把正事放在心上,得把这个廉坤折腾得才行,让他没有那个拜堂成亲的力气要是没把这事摆平了,日后还要看月和那个家伙的脸色,那可就遭罪了

如今京城那边表面看上去风平浪静,实则诸位王爷已经开始蠢蠢欲动了。只不过他们要联手一起除掉猖狂许久的太子爷高越,只因听说他并非当今皇后亲生的。

宫里都在盛传当年皇后怀的是凤胎,并非龙胎。这一事震怒了萧皇后,立马派人彻查此事,看看究竟是谁在造谣此事不但萧皇后在查,其他王爷都在私底下暗查,他们都相信这件事绝对不会空x来风的

太子爷高越几次震怒东宫,恨不得将造谣此事的人抓出来大卸八块,一心认定都是那些觊觎他太子爷的位置而造言生事,他和嘉明帝也是这么说的。

嘉明帝当然也不是吃素的,是真是假他自己派心腹去调查就知道了。

这都不查不知道一查下一跳,当年伺候皇后的宫女都已经出宫,且都已经在太子出生那一年相继死亡了,就连稳婆都下落不明。所以此事疑点诸多,嘉明帝都开始怀疑起他帮别人养儿子养了很多年。

萧皇后一天到晚的在以泪洗面,叫嘉明帝看了就心烦。现在所有人都认为她为了稳固自己皇后的位置而把公主换成太子,可是她真的没有这么做,要怎么说大家才会相信

知道皇后压力大,高越和他的外公萧清河一道前去坤宁宫面见皇后,萧皇后母子俩面对那些流言感到愤怒时,萧清河一点表态都没有,默默地坐在一旁。

萧皇后让她父亲赶紧给她想个权宜之策,如今连皇帝那颗坚信不疑的心都在开始动摇了,她实在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