萌女追夫:神仙大人,要不要

第108章 锄禾日当午

第108章 锄禾日当午

白衣女鬼流星在外面逗留了很久,这才又折了回去。看到对方还在想办法自救,便想到自己遇到这样的情况时只会哭,着实有些难过,吸了吸鼻子问道:“你为什么能看到我?”

“呃,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耶。”总不能说我有一个朋友是专门收你们的吧?万一又吓跑了怎么办?

“那你不怕我吗?”流星披头散发地站在柱子身后,这样一看也不知道是谁在怕谁啊。

“不怕啊,姑娘你是被楚伦害死的冤魂吗?”要不然为什么一直逗留在此地不离开呢?

白衣女鬼犹豫了下,还是把头点了,身子靠在柱子后面不再去看她,头低低地让人看不清她的神情道:“你真聪明,我都没说你就知道了。”

“嘿嘿,这没什么的,我见鬼见多了。”至今还没忘记在那鬼宅里的遭遇,“对了,我叫杉萝,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流星。”

“流星,你能不能帮我解开这绳子或者去帮我叫人也行啊,哪个方便你做哪个。”

流星想了下伸手施法,杉萝才得以解脱,万分感激对方,“欠你一个人情,有机会我一定会还你的。”说着跑上石阶想要去开门,可外面锁得很牢,打不开,“那个,还能再帮我一次吗?”

流星飘了上来,从门穿了出去又穿了回来,脸色大变道:“他回来了!”

杉萝暗叫不好,赶紧跳下去躲在石阶下方。流星似乎比她还紧张,伸手拉住她的手,手心冰凉一点温度都没有!!

楚伦开了门下来,在上面没看到人赶紧跑下来察看,杉萝便趁机溜上去。谁知脚腕一把被抓住,心惊了下,回头看到楚伦趴在石阶上抓住她不让她跑,用力一拉就将她拉了下去。

杉萝有些害怕,抬起另外一只脚往他脸上招呼过去!!叫楚伦连连爆粗口。

“快走!”流星回来把杉萝给拉走,只是她跑到院子没多远就被脖子上一条白绫给拉回数米,重重摔倒在地。

“流星!”杉萝回头看到她脖子上的白绫是连着墙的那一边,勒住脖子不让她走似的,神情甚是痛苦,那一刻她就意识到流星是被吊死的。难怪一直逗留在此,有脖子上那条白绫缠住她,这辈子都别想离开了。

“杉姑娘,你别管我了,赶紧走吧,要是被楚伦抓到了你会没命的!”流星抓着脖子上的白绫,可是白绫越勒越紧,叫她痛苦万分。

“流星,你放心好了,我会回来救你的!”杉萝看到楚伦追出来,大喊一声,撒腿就跑了。

伴随着“啊”的一声,流星被白绫给重新拉了回去,吊在悬梁之上,不停地踢着腿,痛苦地挣扎着。四周的小鬼们皆都现身了,一个个面目狰狞地把流星看着,其中一人手持鞭子道:“臭三八,居然敢把人放出去!!”话毕,一边打在她身上。

“啊!”流星痛苦地惨叫着,泪水从眼角滑落,她很想死,一了百了,可是她已经死了!!这才是最痛苦的事!!

此时此刻,段生正在上清宫里的寝殿歇息,一张传音符飘了过来,拧着眉头睁开双眼,看着传音符一边燃烧一边传达一道求救的声音,“师兄,救我,快来救救我!”,嚯的坐了起身,这不是师妹的声音嘛?

想到这里,段生直接御剑离开清源山往临泰县赶去。

杉萝也不知道自己身在何处,方才已经给段生传达了传音符,相信没多久他就会找到流星的,而她这边只要别被楚伦抓到就行了。

书上说了,楚伦是个江洋大盗,那功夫一定不错,真的是!怎么不好的事都被她给摊上了?

的确如此!!楚伦一个施展轻功就拦住了杉萝的去路,伸手一撒,不知道对杉萝撒了什么东西,叫她闻了有些香香的,捂住嘴。巴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向后踉跄两步跌倒在地,开始喘着粗气道:“你、你撒了什么东西?”

“这可是人世间最好的东西,会很舒服的。看你这身子一定还是处子之身吧,老子先要了你,再把你给杀了。”楚伦露出一张极其猥琐的脸来叫杉萝恶心到家了,咬牙把自己的身体往后挪,“别,别过来。”说完,直接瘫倒在地大喘粗气,她这是中了春。药吗?我靠!!

楚伦看到她已经无力反抗了,准备脱衣服欺身而上时,一把剑从胸口贯穿而过。

鲜血沿着剑身划过,一滴又一滴滴在了杉萝的脸上,叫她忍不住把眼睁开,看到了这一幕,甚是惊恐,是谁救了她?

长剑被拔了出去,楚伦直接倒地不起!!

下一秒!!黑漆漆的夜空轰鸣一声打起了雷,月和手握长剑抬头望着天空,完美无瑕的脸庞一会儿亮一会儿暗的,大风将他的袖袍吹得上下翻滚着,不禁抿了抿唇,暗嘁了一声。

“月月……”杉萝看着这雷打得有些奇怪,不禁有些担心是不是因为仙君杀了人,所以震怒了玉帝才会这样?

月和听到杉萝在呼唤自己,收起长剑过去将她抱回客栈,发现她的身体烫得惊人。身体被触电了似的,步伐一顿,低头看到她的手有些不安分,已经钻到自己的衣服里摸着他的胸膛了。

什么话也没有说,将她轻轻放到**去,想要起身却又被拉了回去,两张脸近在咫尺,杉萝满脸通红,双眼迷离的把他看着,“月月,我不是故意的……只是我的身体好难受……那该死的畜生居然对我下了春。药!”

说着直接翻过身将月和压倒在身下,月和一怔,怎么从来没发现这个小妮子的力气有这么大,看到他们这样暧昧的姿势连连说道:“小萝,你不要这样,我这就帮你把体内的药逼出来。”

“逼什么逼,直接做不就行了,月月笨。”杉萝坏坏一笑,伸手勾了下他的鼻尖。此时此刻,她就像是一只饥饿难耐的母老虎,而她身下则是一只无力抵抗的绵羊,这角色是不是弄反了?

就在杉萝准备对月和做锄禾日当午那种羞羞的事时,周围一下子飘过来好多浓雾啊,等浓雾退散后,他们就以这样暧。昧的姿态出现在凌霄宝殿之上。

“……”月和。

“……”杉萝。

“……”其他神仙。

“……”玉帝王母。